第200章 狡辯

第200章 狡辯

周鵬皺眉不語。

他意識到,自己確實被耍了。

第一,鄭勁確實早有造反計劃。

第二,鄭杭肅以小把戲輕而易舉地騙過了自己。

也怪自己當時沒有擦亮眼睛好好看看這隻木盒和雪木耳,說起來也怪自己,畢竟當時並未從心底里懷疑過他。

誰能想到一個人會將自己的親生父親活活燒死?

就是因為先入為主的先選擇相信了他,才導致了自己的粗心大意,對他拿來的物證不加仔細端詳辨別,被他矇騙過關。

陸世康看出周鵬又悔又怒的神情,知道他已經完全相信了自己。

眼下是時候離開了。

於是道:「小生告辭,平康王您可以好好思慮一下。」

周鵬道:「今日感謝陸公子過來告訴周某事情真相。」

陸世康道:「不必多謝,最近幾日小生住在虹州,也去了其他幾個城市遊玩,一路所見百姓無不如驚弓之鳥,今日前來,也是希望戰事得以避免,百姓可以如此前那樣安居樂業。」

最能觸動他的,是那日從江北城回虹州路上的最後一日的傍晚時分遇到的一對在山間行路的母子,一個男孩和其母親,兩人孤苦無依,母親提著笨重的行李,男孩才八九歲,也提著頗重的一件行李。

路過之時,那男孩說的是:「母親,我們今晚在哪睡呢?」

「在前面找個路口,隨便睡吧。」

「可是,山上有狼嗎?」

「有狼咱就自認倒霉吧……」

「咱們為什麼一定要突然出來?」

「因為城裡很快就會發生比狼吃人還危險的事情。」

他們的聲音在自己轎子邊飄過,再回首看時,看到的卻是兩個步履蹣跚的提著笨重行李的背影。

尤其是那孩童的背影打動了他,如此幼小的身軀,卻提著個和他身影並不相稱的行李。

是以,當日回到虹州后,他便決定,先讓齊方去報告太子殿下哪些城市已經叛變,等他回來便讓他和自己一起來周鵬這兒勸導周鵬放棄謀逆之心。

之前不來和周鵬訴說真相,是因為他還一層顧慮,他擔心周鵬就算知道真相,也會反心依舊。為兄弟復仇,也有可能只是他造反的借口而已。

畢竟,人心難測。

若他是后一種原因舉旗造反,自己告訴他真相不但不能起任何作用,還有可能因自己知道的太多而導致殺身之禍。

現在看周鵬臉上一臉悔恨,便知道了他當真只是為兄弟一怒而起。

這倒是好辦了。

相信他如今知道了真相,必然會及時回頭。

他道了句「小生告辭」便離開了周鵬的會客之室。

來到會客室以外,他對正在等候他的齊方道:「咱們走吧。」

兩人匆匆出了平康王府的大門,便上了馬,一路疾行奔虹州而去。

.

周鵬仍然在會客室內,他怒火衝天地讓守在門外的士兵去叫鄭杭肅。

士兵抵達之時,鄭杭肅正在自己的房間里徘徊著。

今日上午有探子來報告平康王,說太子蕭的軍馬已經轉變了路線,往黎下城方向行進。

這意味著此前的計劃泡了湯,那些埋伏在從禹州去往虹州路上的兩萬精騎便白埋伏了。

太子蕭的路線突然轉變,在他看來是因為有人知曉虹州已經暗暗叛變的這個秘密。

他認為平康王府的內部有密探。

所以這大半天,他就一直在踱著步子猜疑著密探是誰。

正猜疑時,就聽到了外面的腳步聲。

一個常常跟在周鵬後面的士兵走了進來。

「鄭公子,平康王有請。」

鄭杭肅只當周鵬是和讓人叫他和他一起商量內奸一事,於是匆匆跟在士兵後面去了周鵬的會客室。

到了會客室,見周鵬正負臂站著,地下放著一隻鼠籠,桌子上放著那隻盛了雪木耳的木盒。

他面色驀地一變,但轉瞬就正了正顏色,走了進去。

「伯父叫侄兒過來,必是有事相商?」他身軀微躬說道。

「你……為何如此歹毒?你自己的親生父親,你也能狠心一把火燒了!你家宅里那麼些和你朝夕相處的下人,你也能同時讓他們陪葬,你的心到底是什麼做的?」周鵬氣的說話時嘴唇顫抖,同時指著他的手指也在顫抖著。

「侄兒不明白伯父在說什麼?伯父可是聽信了什麼人的胡扯,就信以為真了?」鄭杭肅道。

見鄭杭肅面色淡定自若,沒有一丁點兒變化,周鵬更是氣得心頭冒煙,他沖著他吼道:「你還要在這兒給我裝?你給我說說,這盒雪木耳是怎麼回事?」

「雪木耳是太子蕭送給我父親的,當時我便和伯父您說過了。」

「你給我解釋解釋,這雪木耳因何能在木盒被燒得表面焦掉之時,還能保持原有色澤?這木盒因何能在你家宅子失火之後,還能表面沒有被砸的痕迹?」

鄭杭肅淡定回道:「雪木耳能保持原有色澤,是因為包裝它的木頭是上好的良木,透不過煙霧,而表面沒有被砸的痕迹,是因為我找到它時,它就在一隻木樑底下。」

周鵬怒氣沖沖道:「你還要狡辯?縱然木質再好,透不過煙霧,但只那熱度也會讓雪木耳變色,要不,你端坐在火盆上方,也無需靠近火,距離火有二尺高,我將你燒燒試試看你衣服和皮膚變不變色?」

「伯父你請冷靜,且聽我分析……」

周鵬懶理他如何說,對著外面喊道:「來人哪!將這大逆不道的小子綁起來,再拿只火盆來將他燒了,讓他父親在九泉之下得以暝目!」

門外的幾個士兵一直站在門口處,聽了命令后,一個去府里東北角的雜物間去拿冬日燒火用的火盆和木柴,其他人立刻走進房間里,將鄭杭肅綁了起來。

鄭杭肅也不躲避,任他們將自己綁了。

不多時,那去拿火盆和木柴的士兵已經趕到,將火盆放在房間正中。

周鵬命令道:「火燒起來!將他給我扔到火盆里!讓他也嘗嘗被火燒死的滋味!」

那幾名士兵便立刻開始行動,先是將火盆中放進了木柴,等火燒得旺盛以後,將五花大綁的鄭杭肅挾著往火盆走去。

鄭杭肅面色陰沉,一言不發地任他們將自己推向火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00章 狡辯

35.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