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0章 陸公子你看看我

第260章 陸公子你看看我

由於鄭杭肅進入周靜的帳篷后,帳篷的帘布沒有關得嚴密,被找自己公子喝熱水的游德看到了裡面發生的情形。

看到鄭杭肅像柳下惠一樣不近女色,他想起了鄭宅被火燒掉之前的半刻鐘發生的事情。

他心道:「看樣子公子是謹記著那日鄭公的教誨了,永遠要保持無欲則剛的狀態。」

而一想起那日,他心頭便不覺打了個寒戰。

那日,老爺當真是瘋了。

那日,公子當真是太可憐了。

他搖了搖頭,不想再想起那個火光滔天的夜晚。

因為從那一晚開始,鄭宅里的所有人的人生全變了。

死的人死了,活著的,生活變得支離破碎,居無定所,寄人籬下。

而想到眼下所有發生的這一切,只起於鄭公的一個瘋念,他便覺得人性過於複雜。一人旦執著於某個念頭時,會變成一個不可理喻的人。

見到鄭杭肅已經走到帳篷邊,他道:「公子,快進去吧,外面冷。」

他見鄭杭肅沉默地走進了他的帳篷里,於是跟隨著他進了帳篷。

「晚上睡覺前再喝點熱水吧,傷口好得快些。」他從桌上的水壺裡倒了杯熱水對鄭杭肅道。

鄭杭肅端起熱水杯,手卻停留在了半空中,彷彿手裡的水杯不存在似的。游德看出,他似乎是在失神。

「公子?」

在他喊了這一聲后,鄭杭肅方才將手裡的杯子往嘴邊放去。

看到他這樣子,游德突然又想起那日鄭公的話來:「往後的日子裡,便只有你一個人了,現在我說的所有的話,你都要牢牢記住。

第一,越漂亮的女子越是要遠離,因為她們會讓你失去鬥志。你需要讓自己永遠保持無欲則剛的狀態。

第二,斬除一切前行路上的障礙,不管對方是好人還是壞人。絕不能手軟。

第三,永遠保持冷靜,勝時不輕敵,敗后保持鬥志。」

想起鄭公的那三句告誡,再想起在他話后不久的鄭宅里的火光,他又打了個寒戰。

那日的鄭公,當真是瘋了。一個人怎麼會起那樣的瘋念頭?

那日的公子,當真是太可憐了,失去了父親還被委以了這世上最艱難的責任。

他嘆了口氣,對鄭杭肅道:「公子,夜深了,快睡吧。」

說著往帳篷外走去。

在掀開帳簾,身子出去以後,帳簾合上之前,他扭頭往後看了一眼,見鄭杭肅又一次將他的手停留在了半空中。

杯中水在他手中搖搖欲墜,他也似未曾覺察。

他在想什麼?

周靜?

還是在想念鄭公?

抑或是在想念他那遙遠的在記憶里只有模糊一團影子的母親?

他猜不透。

出了帳篷,他便感覺這樣的夜晚寒冷單調,一切都充滿了一種說不清的悲涼味道。

.

青枝醒來后發現自己竟然在陸世康床上睡著了。

她受到驚嚇一般迅速地坐起身,心裡想著,昨夜自己因何沒有回自己帳篷里去睡?

難道她是被他擁吻時睡著的?

只有這個可能了。

她甚至不知道昨夜被他吻了多久。

見他現在還未醒來,她心裡想著,萬一他此時醒來,看到自己在他床上的話,不知道他會想些什麼?

大概,也許,他會要麼把自己趕走,要麼一言不發冷若冰霜不理她。

趁此時天色還未全亮,周邊的帳篷里的士兵還未起床,她悄悄起了床,然後離開了他的帳篷。

到了帳篷外,由於自己只穿著單薄的秋衣秋褲,她打了個冷戰。

來到自己帳篷里,她便立刻先穿上了外衣,穿好外衣后,她便將昨日晚上從陸世康的箱子里拿出來的水滴樣碧玉項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她決定,只在他邊上的時候,才將它從衣服里拿出來,其他時間都放到衣服裡面去。

畢竟眼下是初冬,在衣服外面戴著個這麼貴重的項鏈,也過於顯眼了。

再說了,不管誰看到這項鏈,都會覺得這是她一個大夫所買不起的首飾。若有識貨的人看到這項鏈,怕會認為她是個不顧自家家庭情況而執意購買貴重珠寶的虛榮女子,哦不,男子。

於是她突然又想到第三點這條項鏈不能讓人看到的緣由,作為一個男大夫,戴著這麼個貴重的碧綠色的項鏈,樣子還是水滴狀的,會引來別人怎麼樣的猜想?

就因為上面的三點原因,不在他邊上的時候,她可得把它藏好了。

把它放到衣服裡面后,她便去北邊洗漱去了。

巧的是,回來路上,她往南走時,正遇上陸世康往北走。

果然,就看到他目光看也不看自己,彷彿自己並不是在過道上走著的人一般,而是空氣。

在距離他還有兩丈遠時,她便趕緊將項鏈掏了出來,希望他能在路過的時候剛好瞥到。

但是,縱然她故意走得離他很近,而且也走到和他正對面的位置,還差點擋著了他的道,他卻根本沒看她,更加沒看她的衣服外面的項鏈。

在路過他之後,她只好又將項鏈放進了衣服裡面。

本來拿出來時已經沾了她體溫的溫熱的項鏈,現在已經被外面的寒風吹得冷冰冰的,貼著她的皮膚時,讓她感到它所在之處突然一片冰涼。

算了,只好等到了樹林里再說吧。

.

大約一個時辰以後,到了樹林中。

武書和小月在樹上摘榛子的時候,她看到陸世康刻意坐在離她頗遠的樹下,便走了過去。

她邊走邊從衣服裡面掏出了項鏈,在他面前站著,對他道:「陸公子,你在看什麼書?」

他並不回答,也不抬頭看她,目光仍然定格在書本上。面上是拒她於千里之外的神情。

她不禁感嘆,原來人清醒時和醉了時能差別大到如此地步。

醉了時情感佔據絕對的上風,清醒時自尊便佔據了絕對的上風。

她道:「陸公子,你看看我。」

便離開了她的身旁,走到了馬邊,上了馬,騎馬而去。

青枝心道,莫非自己的話又引起他的誤會了?

仔細一想,可不是?

她讓他看自己,在他眼裡的意思大概就是,你看,我現在美么?

女子們總是天生喜歡讓別人看自己,目的幾乎都是讓別人看到自己的美貌,他肯定見過不少這樣的女子。

在他認為自己本來就是水性楊花的人之時,自己還偏偏讓他看自己,他會怎麼想?

她想,他心裡那一瞬間閃過的想法大概就是:這個女子在水性楊花之時,竟然還要本公子欣賞她的美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0章 陸公子你看看我

46.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