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玩笑可不能亂開的

第263章 玩笑可不能亂開的

青枝連忙提著藥箱就出了帳篷。

出了帳篷后,便和來叫她的士兵一起一路往東南方向狂奔,以最快的速度跑到了訓練場上。

到了訓練場,便看到位於場地的北部邊緣偏西的那裡,有許多士兵站在一起,圍成了一個圈。

訓練場上還有人在練箭,但已經寥寥無幾了。人都圍在場地西北邊這裡了。

去叫她的士兵比她先一步到達人群外圍,在前面喊:「大家讓開!都讓開!孔大夫來了!」

士兵們立刻站遠了,並讓出一條能讓一個人進去的間隙,讓她走得進去。

她進去以後,就看到地上躺著個看樣子二十來歲的士兵。

她彎下腰,先將藥箱放地上,然後蹲下來,先探了下他的鼻息,見還有氣息,又將手放他手上感知了下他的脈搏,是跳動著的。

她放了心。

這士兵暫時沒有生命危險了。所以眼下無需進行心肺復甦術。

但是他是為什麼昏倒的,她還要再仔細感知下他的脈搏。看他身上有什麼病症。

把了一會兒他的脈搏后,她感覺到眼下他的脈搏很弱。脈象顯示他血壓不高。

再看了下他的面孔,面黃肌瘦的,猜測他大抵平常常因營中飯菜不合口味而進食不多。

她推測他昏迷的原因極可能是進食過少引起的低血壓性休克。當然,是不是如此,還要等他醒來問下再說。

現在唯一可以斷定的是,他血壓很低,他的昏迷是血壓低引起的。

現在最好的辦法是讓他就這麼保持平躺的姿勢,因為這種姿勢有利於血壓回升,等會他就會自己清醒過來的。

所以,她對旁邊的士兵們道:「你們離此處遠些,安靜一點。他沒大事,等會會自己醒過來的。」

士兵們在她這話出口后大部分都離開了此處。

有個士兵沒走,他猶豫地看著青枝,小聲嘀咕道:「怎麼,這次不做心肺復甦術嗎?」

常御醫昏倒那日,他剛好被感染了孔大夫說的什麼「致病君」,去了軍醫營里看病。

青枝聽了抬頭看了他一眼后,道:「不需。他等會自己就會醒了。」

這小兵本來還想問什麼,但又怕打擾到孔大夫和影響到眼下躺地上的士兵的蘇醒,眼看其他人都離開了這兒,便也離開了。

現在,就這躺著的士兵和青枝兩人還在這一塊場地上了。

青枝就一直守著自己餓士兵,每過一會便把一下他的脈搏,看有沒有什麼變化。

她脖子上的項鏈已經在她剛來時彎腰放藥箱的時候從裡面自己串在了衣服外面,她卻渾然不知。

此刻,她站在訓練場的這西北邊緣處,突然想起,陸世康應該也在這個場地里。

剛才她的心思全部在昏迷的士兵上,所以便不記得這事。

現在在等著士兵醒來的過程中有些無聊,便記起了這事。

陸世康剛才有沒有也在圍觀的人群里,有沒有看到她,她就不知道了。

她不知道他現在在哪個方位,在幹什麼。

她下意識地往訓練場上看去,環顧了一圈后,方才發現陸世康正站在最北邊的一個練箭的位置處,一個小兵的後面,他的眼睛看著西邊的箭靶,他前面的那小兵拉著弓箭,做出要射的姿勢。

他們後面不遠處,是王呂和齊方兩人站在並排的位置在說著什麼。

只看了陸世康一眼,她便連忙將身子扭轉過來,面對著士兵,用後背對著訓練場地。

這姿勢正好是側對著陸世康的。

然後她再次彎下腰,給躺地上的士兵把脈。剛才他的脈搏一直很弱,她想看看現在有沒有變得強些。

要是一直沒什麼變化,就要找人把他先抬到他的帳篷里去了,畢竟在地上躺久了寒涼,今天天氣雖然不算太冷,但畢竟他躺的是地上,有地氣。

訓練場上,向陸世康求教的士兵在射了一箭后,問道:「這個姿勢可以嗎?」

陸世康道:「胳膊伸得不夠............直。」

他的話音落下以後,這士兵心道,為什麼他後面那個「直」字在前面的話說了半天以後才說?

疑惑之下,士兵往背後看去,就見陸世康正往西偏北一點的方向看著。

臉上的神情有些震驚,以及疑惑。

他趕緊順著他的目光看去,就看到孔大夫此時正彎下腰給剛才那個昏倒的士兵在把著脈搏。

但,這好像也不值得震驚吧?

他又往後看了陸世康一眼,再次順著他的目光看去,他發覺陸世康看的是孔大夫身上的一個碧綠的項鏈。

眼下孔大夫正彎著腰,那項鏈就那麼垂在孔大夫的脖子下面。

但是,一個項鏈而已,也值得他這樣震驚?

見陸世康盯著孔大夫身上的項鏈看,他也盯著它看,看它到底有何值得陸公子這種貴公子震驚之處。

他看出來了,它是水滴狀的,顏色碧綠碧綠的,因為離得有些遠,他看不清它的質地,但他知道,就算離得近,自己也看不出它價值幾何,他是個不懂珠寶的粗人。

他尋思著,陸公子之所以這麼震驚,大抵是因為孔大夫竟然戴著個水滴樣的項鏈?

這種式樣的項鏈,在大隸,多半是女子戴的。

大隸的男子們都喜歡方方正正的飾物,好能襯托出他們的陽剛之氣。

他認為自己一定猜到了陸公子震驚的原因。

其實,他自己也蠻震驚的。

這孔大夫竟然還有這樣的與眾不同的審美?

不過,他就只是震驚了那麼一瞬,隨即對陸世康說道:「陸公子,我這樣胳膊算是拉直了嗎?」

沒聽到陸世康的迴音,再往後看,就見陸公子還在看著孔大夫脖子下垂著的項鏈在若有所思。

小兵在過了片刻后,方才聽到陸公子的迴音,「夠直,你再射一箭。」

這士兵便又射出了一箭。

這次他仍然沒能打中靶心。

但已經距離靶心很近了。

但是,一直射不中靶心,讓他有些氣餒。

這時陸世康上前,從他手裡拿過弓箭,道:「射箭這事,其實只有三個字,穩,快,准。」

說著他瞄準了距離青枝後面有一尺多遠的藥箱,那藥箱上面的圓環狀的提手此時剛好是直立著的。

拉弓,放弦,箭便不偏不倚,從青枝的藥箱的半圓環狀的提手中穿了過去。

然後穩穩地插在了距離青枝前方有兩丈遠的地上。

然後陸世康將弓箭遞給了小兵,讓他接著練習。

青枝正在彎腰給躺地上昏迷中的士兵把脈,因為是彎著腰,所以若是背後有什麼動靜,也能看到。

她突然感覺到一支箭從自己身後掠過,便立刻扭頭看了一眼,見箭就從自己的藥箱的提手那兒穿了過去,然後插在了地上。

她停止了把脈,站了起來,轉身往訓練場看去,看是哪個正在訓練的士兵竟然敢開這種莫名其妙的玩笑。

玩笑可不能亂開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3章 玩笑可不能亂開的

46.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