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自有打算

第269章 自有打算

藥店老先生道:「就這麼幾樣葯?還有別的嗎?」

孔仲達道:「我自己這幾日也有些頭痛之症,需開些頭疼葯。」

說著,裝著寫方子的模樣,在紙張上寫下:

「為父這段日子一直在玉湖、明月、玉石、石下等鎮的山間。」

接著扭頭看了一眼青枝:「聽你剛才所說的那些話,看樣子,你這位年輕人也是個大夫?」

青枝答道:「是。」

孔仲達將手裡剛才寫的紙張交給青枝,道:「老朽一聽便知,你這年輕人不簡單,你看看,若你開頭痛之葯的話,是不是也是開這幾樣葯?」

青枝拿過父親寫的紙張,看了一眼后,道:「若我開藥,大抵也是這麼幾樣。不過,我會再加上幾味葯。」

孔仲達:「什麼葯?」

青枝便在剛才父親寫的那行字下面寫上:「父親,你一定要在這鎮上多拖延些時間,太子殿下的部隊就在這邊上,我會找人來救你。」

寫好后將紙張交給孔仲達,道:「老先生看看,加上這幾味葯以後,藥效是不是會更好一些?」

孔仲達搖了搖頭,道:「你開的這幾樣葯,有兩樣對我來說會造成腸胃不適。我會將你的葯再劃去兩樣。」

說著,作出端詳的樣子,拿起筆,寫下:「好。」

然後在紙張上劃了一下,做出劃下幾個字的模樣,遞給青枝,「你看看,劃掉的是這兩味葯。」

青枝接過他手上的紙張后,看了一眼,道:「但是劃掉這兩味葯以後,效果便大打折扣,倒不如乾脆再換兩樣。」

說著,在紙上寫下:「你們現在住何處?」然後將紙張交給孔仲達。

孔仲達接過紙張后看了一眼,道:「你換了這兩樣以後,倒是不會造成老朽腸胃不適了。好,我就按著這個方子開藥吧。」說著拿著紙張交給藥店的老先生,「再開這麼幾樣治頭痛的葯。」

藥店老先生接過紙張,假裝仔細地看了一眼,然後道:「好,我這就開始拿葯。」

因為紙張上沒有任何藥方,他便按著自己的經驗拿頭痛葯。他知道,眼前的老者所謂的頭痛只不過一種假裝而已,拿什麼葯都無所謂。

孔仲達又在另一張紙張上寫了幾個字,回答剛才青枝的問題:

「住處是在鎮西北角一空宅里。明日此時,咱們再約在此處。」

他寫這行字時,嘴裡說的是:「這些日子裡許多人都有風寒之症,不知你風寒之葯是如何開的?」

青枝拿過紙張后,道:「也差不多就是這麼幾樣。只不過會加上一樣。」

說著,提筆在紙上寫下:「好。」

然後青枝將紙張疊起,放在桌上,將筆同時放在桌上,開始口頭上和父親裝作剛剛相識的樣子聊起天來,「怎麼,老先生在這種戰亂的時候還堅守在這種地方?」

她的話假裝以為父親是在這鎮上或鎮附近的人。

「做大夫的,怎麼能臨戰而逃?如此不是置年老體弱的病人於不顧?」孔仲達回道。

這時藥店的老先生意識到兩人已經用紙談的差不多了,於是將哮喘葯和頭痛葯一起放在孔仲達面前,道:「葯已經稱好了,既然老弟自己是大夫,每種葯的用量我便不寫了。」

孔仲達道:「這個不勞老哥費心了。」

說著,拿起葯,走了出去,於其書和那兩個跟著他們的年輕人也一起出了藥房。

青枝看著他們走了出去,過了片刻后,方才想起自己剛才讓藥店老先生開的消食葯還沒開好,但她決定等會再說,她決定立刻出去跟蹤父親和另外三個人。

剛剛出藥店門,就發現了父親和那另外三個人的背景,就見那兩個看起來是練家子的人正在邊走邊四處察看,其中一個人往後看來。

好在他的目光並未往她這兒望,她於是又返回了藥店里。

看來,她若是強行跟蹤,一定會被他們發現。

想到已經和父親說好讓他想辦法在這兒拖上幾日,她明日再問清楚他們的具體地址,眼下既然不便跟蹤他們,於是她返回藥店拿了藥店老先生給她開好的消食藥物后,便離開了鎮上。

回到陸媛清住的村宅后,她便將從鎮上拿來的葯交給了陸媛清,讓她按著方子上的方法熬藥就好,讓受傷的士兵一日喝三次,每次喝一碗。

接著她回到了兵營。

她決定今日暫時不去麻煩太子殿下,等明日探到父親往的確切地址后,再前去拯救父親。

畢竟眼下,她只知道他住在鎮西北的一處空宅里。

.

話說孔仲達和於其書從鎮上的藥房那裡回到所住的空宅之後,便再次見到了剛才已經見過了一次的病人,鄭杭裴。

孔仲達之前便在鄭家宅子里見過他幾次,這幾個月間,他去鄭府去過好幾次,他給鄭勁看過病,也去給鄭勁的夫人看過腿疾,還給這鄭杭裴也看過腿疾。

他今日初來到這兒后,發現這次自己要看的病人是鄭杭裴時,是吃了一驚的,他不知道他怎麼會出現在這麼個地方。

這處宅子看樣子是主人逃荒去了留下來的空宅,畢竟這宅子並沒有長久無人居住的荒蕪樣子,而是門庭乾淨無雜草,室內傢具乾淨整潔。

看樣子主人出門逃亡不是太久。

之所以住在別人的宅子里,因為這個小鎮上已經沒有哪家客棧還在開著了。所有的客棧老闆都已經逃路走人。

現在,從鎮中的藥房回來,孔仲達便讓於其書拿了葯去熬藥,他自己在鄭杭裴的床前對鄭杭裴說道:「鄭公子,你這病得靜養,不宜再連續趕路了,不如你便在這鎮上休息幾日,等病好了再說。」

鄭杭裴道:「我本來也沒打算現在就走。」

這時兩個年輕人之一,被鄭杭肅派來的叫劉棹的鄭家護衛道:「小公子,你必須得走,咱們就算靜養,也不能在此處靜養,可以找個僻靜之處靜養。」

這時另外一個護衛也道:「是啊小公子,這裡可是危地,萬一太子蕭知道你正在這麼個地方,你便危險了。」

孔仲達不露聲色地聽著他們交談,憑直覺,他意識到最近大約發生了什麼大事了。

他這兩個月久居山間,對外界一無所知。

就聽接下來鄭杭裴說道:「危險便危險,我無論如何也要呆在此處,一想到我父親母親和其他下人全被太子蕭燒死了,我家宅子也成為了灰燼,我便連覺也睡不著!」

孔仲達仍是不露聲色地聽著。

劉棹道:「可是小公子,你就算呆在此處,也無用啊!你難道還打算去以卵擊石?」

鄭杭裴道:「有時候,極弱便是極強,因為弱,所以被輕視,因為弱,所以不易被敵人放在眼裡。」

劉棹道:「可是小公子,您這不是弱,而是……弱到極致了,和微塵一樣了。」

鄭杭裴道:「我自有我的打算。」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69章 自有打算

47.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