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0章 孔門弟子

第270章 孔門弟子

孔仲達此時道:「老朽認為,此處雖然對鄭公子來說是危地,但鄭公子若離開此地,少不得勞苦奔波,怕反而會有生命之憂,鄭公子的哮喘已經有不少日子了,此時是必須靜養的時刻,再者,俗話說得好,最危險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太子蕭大約也不會想到鄭公子會藏身於此處。」

劉棹看了另一個護衛一眼,「王康,你來說說。」

被他叫王康的這護衛道:「我覺得孔大夫說的對,既然眼下小公子不便多奔波,咱們就先讓他在此處養傷,等他病好了,咱們再行路。」

劉棹也便不再說話。

這天夜晚,孔仲達和於其書終於有獨處的機會之時,於其書先將門關緊了,然後走到桌前的藥箱里,從裡面拿了張紙,在紙上寫下:

「師傅,今日在鎮上遇到的那年輕人,你認識?」

鄭家的兩個護衛劉棹和王康因為要隨時察看藥房外的動靜,站在門口的位置,所以他們沒看到紙條,但他自己就站在孔仲達旁邊,所以看到了孔仲達寫的紙條。

而因為不敢用言語交談,擔心鄭家的兩個護衛聽得見,他便也學著他們今日下午那樣,以紙和筆交談。

孔仲達拿過他手裡的紙張,寫道:「對,那年輕人是我兒子,不,女兒。」

在他寫的時候,於其書就在旁邊看著他寫的一字一句,看到字后,他震驚地睜大眼睛,然後,當孔仲達將紙和筆推到他這邊后,他拿過紙和筆,寫到:「什麼,那年輕人竟是您女兒?」

孔仲達寫道:「對,你覺得她如何?」接著將紙張推給於其書。

於其書寫道:「什麼如何?」

孔仲達從他那邊拿過紙張,寫道:「你對她是什麼印象?」接著再次將紙張推給於其書。

於其書拿起紙張后,寫道:「令媛看起來博學聰穎,如果她是女裝,應該是個挺美麗的女子。」

他雖然只看到了青枝的側面,但在他眼裡,那是無比完美的側面,他還感覺到了,她的一舉一動都頗有氣質。當時他只以為她是男子,曾在心裡想著,怎麼這男子看起來皮膚如此白皙嬌嫩。

現在心想難怪她會有如此好的皮膚,她竟是個女子。

孔仲達看著於其書的字,滿意地點了點頭,在紙上寫下:「還記得為師說過若能出去的那番話嗎?」

於其書看著孔仲達的這行字,疑惑地看了他師傅一眼,在紙上寫道:

「徒弟不敢妄猜師傅您的意思。」

「你好好猜猜。」

他師傅回他的是這行字。

於其書沉思了片刻后,恍然大悟地看著孔仲達,然後寫下一行字:「師傅您的意思可是……以後咱們是一家人的意思?」

孔仲達寫下:「你猜對了。」

於其書撓了撓頭,然後寫下:「徒弟怕您女兒看不上我,徒弟知道自己配不上。」

想起她美如明月初升,而自己的長相只能說是周正,他有些心裡沒底。

孔仲達在紙上寫道:「你放心,我女兒不是以貌取人的那種人,你太看輕她了,她這人最是注重內在。你放心,只要時間一長,她知道你的好,便一定會同意這門婚事的。」

於其書仍然心裡沒底,彷彿眼前突然出現一粒珍珠,而有人對自己說,這珍珠以後將是自己的了,這讓他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見他仍然在猶疑,孔仲達在紙張上寫下:「你也不必過度自謙,其實你也算是相貌堂堂之人,再者,你天資敏銳,為人忠厚,為師想不出她會拒絕你的理由。」

於其書拿過紙張,在上面寫下:「不如我先找個機會和她聊聊看看,若她無意,我便不強人所難。」

孔仲達從他那兒拿過紙張,寫道:「好,我會找個機會和她說下,讓你們單獨見面。」

於其書看著孔仲達寫的那句話,心裡突然有些拘束起來,說起來,他還從來沒有和哪個女子單獨相處過。

他本來是村裡的普通大夫,承了他祖輩的醫術,每日里所能接觸到的年輕女子,不過是一些村姑而已,面對她們時,他從來沒有動心過。

他被幾個身穿黑衣的人帶到玉湖鎮的山谷里還是兩年前的事情,那時候他給人看病回來,在鄰村的一條村路上走著,突然從身後來了幾個黑衣人,他們見他提著藥箱,問他是不是大夫,他們求他為他們醫治,因為他們剛剛患了風寒。

而其中有一個人傷寒嚴重,到了快要丟命的程度,他用祖輩傳下來的秘方給他們所有人醫治好了,包括那個傷寒嚴重的人。

他們告訴他,他們將要報答他,所以想請他去某個地方。

他沒想到,他們報答他的方式是,將他強行拉到了一個轎子里,然後轎子日趕夜趕,趕到一處山間。

他們帶著他走了一兩里路的山洞,然後來到了一處山谷。

從那以後,他就被迫給那山谷里的人看病了。

孔仲達是後來才去的,而孔仲達去了以後,他在和他交流醫術的過程中發現,孔仲達的醫術遠在自己之上。

於是,他誠懇地請求孔大夫教他醫術,他願意成為孔門的弟子。

孔仲達見他天資不錯,人也誠實忠厚,便答應了他,立他為弟子,每日在空餘的時間裡教他醫術。

孔仲達對自己這個弟子非常滿意,而且他認為,這是青枝最好的夫婿人選。

他認為,她若拒絕的話,一定是她眼睛瞎了。

他甚至能想像得到,這兩個年輕人一起交流時,該發生怎麼樣的碰撞和火花,想到這兒,他嘴角難得的勾起一絲笑容。

.

璃山。

是黎下城東邊三十里處的眾多山脈中的一座不甚起眼的山。

在青枝遇著她父親的這個下午,陸世康正坐在山腰處的一個空宅子里。

他昨日便已經抵達了這兒,這宅子里的人卻不在。

據塘報騎兵們說,那位隱者,便是居住在這個宅子里的。

既然塘報騎兵們說隱者是常住此山,現在卻不見人,不由得讓他有諸多猜測。

真的隱士,大抵不會離開自己的山居達一日之久。

而久等不見人,閑來無事,他便讓其中一個塘報騎兵去了附近的鎮上買了一隻魚竿,來到了山腳下。

這處山腳,便是塘報騎兵們所說的老者推薦的最佳的安營紮寨的地點。

他本想先會會老者,再來這處地點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0章 孔門弟子

47.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