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8章 躲不掉的尷尬事

第278章 躲不掉的尷尬事

這時她感覺到於其書也到了自己背後,就在門邊站著。

她對他指了指西間那兒,意思是讓他先到那裡說話。

剛才在東間那兒說了半天,現在換個方位,自然,聲音要小一些。

她無非是想告訴他,眼下兩個人都要離開這兒,但怎麼離開,得想法子。

黑衣人雖然離開了這院里,但是,她猜測,那黑衣人大概就在院門處等著陸世康。

自己這樣子出去,若是被他們當成小偷,自然會被帶到太子殿下那兒,這種出醜的事她絕不能容許它發生。

但是,若是直接和陸世康求情,讓他放過自己一馬,她也不想這麼做。

再說了,他眼下怎麼看待自己,還很難說。

和於其書一起去了西間后,她看到西間的西牆那兒有窗,便以極輕的聲音對他道:「你就這樣爬窗出去,應該就會到了院牆那邊,爬過了院牆就到了你和我父親住著的那間了。」

於其書也以極輕的聲音道:「可是,我怎麼能放下你一個人在此處?」

青枝道:「你放心,我認識他。他不會把我怎麼著的。」

於其書道:「你當真認識他?」

青枝道:「當真,他是太子殿下那兒的人。」

她沒有說他也是江北城的,以免到時候父親會問起他是誰。

於其書道:「他是太子殿下的人,我們便可以直接面對他。」

她道:「可是,這樣鄭杭裴就會被太子殿下的人抓去了,誰也不知道太子殿下會如何處置他。」

於其書點了點頭,道:「嗯,你的顧慮有道理。既然你認識門外那公子,那我就自己先爬窗出去了。」

說著,他走到房間的西窗那兒,輕輕將窗戶的插銷打開,越窗而去。

窗外便是兩院之隔的院牆,他輕鬆地藉助於院牆之間的樹木翻過了院牆,到了那邊,就見院裡面靜悄悄的。

來到和孔仲達一同住的東屋后,孔仲達對他道:「你們談的怎麼樣?」

他實話實說道:「師傅,我只能和您說我不知道。」

他沒感覺到青枝對他怎麼熱情,但也沒感覺到她的冷淡。

孔仲達道:「你放心,我敢斷定,她不會對你有任何不好的看法的。」

他選的徒弟,天資聰穎,為人忠誠,樂於助人,集各種優點於一身,她豈有拒絕的道理?

「這……徒弟並不敢這麼認為。」

「你只需等著。」孔仲達說著轉變了話題,「剛才有人來這兒問有沒有小偷光顧,大概就是來找青枝的,她那個樣子,太容易讓人誤會成是小偷了。」

於其書回他道:「他們剛才也去那邊的院子了,青枝說,他們是太子殿下的人,所以,他們不會拿她怎麼著的。鄭杭裴有沒有被太子殿下的人發現?」

「沒有。他們來時,是東子出去開門的。東子對他們說,這院子裡邊人多,小偷不敢來,他們就離開了。」

於其書道:「這麼說來,鄭杭裴躲過了一劫。」

「對。」

.

那邊的院子的北邊正屋裡,青枝在於其書離開后,便尋思著自己該怎麼辦才好。

是這樣子出門見陸世康,還是找個出路逃掉這種尷尬的局面。

她隨即想到,自己眼下的形象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她可不想這樣的自己被他看到。

再者,要是如實告訴他自己來此的目的,讓他知道鄭杭裴就在這個鎮上,她不敢保證他會不會對太子殿下說起這事。

而太子殿下知道鄭杭裴就在這鎮上以後,會不會讓鄭杭裴因此面臨危險,她也不敢冒然猜測。

而且,出去見他,意味著還要見其他那些塘報騎兵,那麼她在兵營中立起的完美無缺的形象,就此損壞,這可不是她想看到的。

以後兵營中人人回想起自己時,都會想起自己此時頭髮凌亂,面孔髒兮兮的樣子,而不是之前的淡定自若,醫術精湛的自己了。

而一個人的形象一旦被他人在腦海里固定,想要改變便難了。

所以,她決定了,一不做二不休,逃為上策。

既然要逃,便需要找到一個利於逃離的地方。

門那兒是不可能逃出去了,屋子裡所有的南邊的窗戶也都不是合適的逃離通道。

因為一出去就會被陸世康給逮個正著。

而東邊的窗戶大概也沒有什麼用,因為出了東邊的窗戶,便是東邊的院牆,出了東邊的院牆,萬一剛好遇到其他塘報騎兵在搜尋東邊的院子,豈不麻煩。

所以,就只有房間北邊的窗戶可以選擇了。

她抬頭看了看,廳堂這邊沒有北窗,於是她往剛才自己和於其書交談的東間走去。

到了東間里,環顧了一眼北邊的牆,就見架子床的後上方,有一扇窗戶,不過,那窗戶距離地面足有六尺。

這鎮上幾乎所有的北窗都距離室內地面的高度有六尺往上。

而且,窗戶不大,只有二尺見方。

不過,二尺也足夠她爬出去了。

現在的問題是,如何上到窗戶上去。

床就依著北牆那兒,如果想要爬上北窗,必須在床上再放個高些的東西,比如,椅子,桌子什麼的。

環顧了一眼房間里,只有一張床邊的椅子,但那是個低矮的椅子,看樣子,只能用南窗邊的那張桌子了。

她走到南窗邊,開始輕輕地將桌子上的那些小玩意兒和書籍放在地上,然後開始搬桌子。

桌子有些沉,她搬得頗費力氣。

將它搬動已經是如此困難,將它弄上床就更費力氣了。

好不容易將它弄上床,她已經氣喘吁吁了。

弄上床以後,還要將它再弄到床上的窗戶下面的位置。

不過還好,在床上平移比弄上床時省些力氣。

終於將桌子放在窗戶下方以後,她便站了上去,此時她腰部剛好在窗戶的下沿那兒。

在面對窗戶的這個時刻,她突然想起自己曾經也越窗而逃過,那次是在陸府,她扮女裝找青銅牌而被關在陸府的雜物間,那次她是踩著堆起來的酒罐翻越了窗戶。

那次跳下窗戶那一瞬間的疼痛她現在還記憶猶新,現在看來,她要再一次承受那種疼痛了。

由於這個房子是鎮子最北面的,所以,她推開窗戶時,看到的是一片空地。

她只是往下看了一眼窗戶的下面的幾尺之內的空地,便不敢再多看一眼。彷彿不看便能讓自己等會的疼痛減輕些似的。

兩隻腿一起邁過窗戶的下沿以後,她便閉著眼睛往下縱身一跳。

想像中的疼痛真真切切地襲來時,她突然聽到身旁一個聲音響起——

「孔大夫裝扮成小偷的樣子和人相親,連本公子也被孔大夫的別出心裁而感動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78章 躲不掉的尷尬事

4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