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2章 蛛絲馬跡

第282章 蛛絲馬跡

懶得再和他瞎扯,再扯下去,自己放在那戶人家門外的那匹馬當真要被人偷去了。

她走到拴馬的樹旁,將馬繩解開,先上了馬,俯視著他,問:「陸公子你上不上馬?你不上馬我便一個人先走了。」

他上了馬,坐在她後面,在她後面說道:「孔大夫別忘記了,你現在騎的是本公子的馬。」

說著將胳膊從她身後繞到前面,牽住了馬繩。

兩人一起騎馬到了鎮南青枝換衣服的那戶人家時,就見馬匹還在樹上拴著。

她去那戶人家裡換回自己的衣服時,他就在外面等著。

她在裡面換回了自己的衣服,好好用手指梳了自己的頭髮,並將它們綁在頭頂后,方才從院牆那兒翻越牆頭爬了過來。

到了兵營后,青枝放了馬回自己帳篷里時,陸世康便去了太子殿下的帳篷里。

他要和太子殿下彙報自己此行所觀察到的,並和他商討該從哪條路線去寒山的問題。

到了太子殿下帳篷里,就見太子殿下正在低頭看著一封書信。

太子殿下在陸世康進來的時候抬起頭來,見是陸世康,驚喜說道:「世康你回來了?快坐,說說你所探到的情況如何?」

剛才塘報騎兵回來后,太子殿下本來想問他們此行的收穫,但想了片刻后,又擔心他們轉述的過程中出現疏漏,便決定等陸世康回來后親自和他說明情況。

是以,他一直在等待陸世康回來。

陸世康坐在太子殿下對面,道:「首先,璃山上的那老者是個是一位假隱者。」

「什麼,假隱者?」

「對。」

「世康你如此說,可有依據?」

「有一些蛛絲馬跡可以證實我的推測。」

「什麼蛛絲馬跡?」

「第一,我那日去時,他不在山中,第二日才到。一般的隱者不會輕易離開的山居,所以我當時便猜測,他不是那宅子的主人,他的返回,是因為聽到了我們去的消息。而他真正的所居之處,應該距離那兒半日左右的行程。」

「還有呢?」

僅憑這一件事,大抵說明不了什麼。

陸世康道:「他作為一個看起來頗有風骨的讀書人,所居之處卻是庸俗不堪的屋舍,那山宅一草一木,都無平常的山民的山居無任何區別。

我曾環顧過他的屋子,裡面沒有任何琴棋書畫,筆墨紙硯等物,但在我和他閑談中,他卻說自己平常閑暇之時,會讀書,閑逛,釣魚。」

「那是否他將筆墨紙硯等物放在其他房間了呢?」

「那山宅甚小,有一間門廳,裡面放著的是平常農具,還有一間是伙房,裡面更加不可能放書籍等物。還有一事可證明他不是隱者。」

「還有何事?」

「我問他是哪裡人說,他說自己是雁南城人。然而我曾經去過雁南城,聽過那裡的口音,和他的口音相差甚遠,也就是說,他之所以說自己是雁南城人,無非是不想讓人知道他真正的住所。既然他有意隱瞞住處,必然是因為怕我猜到什麼,比如他的身份什麼的。」

「那這麼說來,他的身份可能是某位大人物?」

陸世康道:「大人物或許談不上,但也許是某位大人物的知交。」

「世康你的意思是,他有可能是鄭勁或是周鵬的知交?」太子殿下說話間突然想起陸世康一路奔波必然口渴了,於是對外面說道:「江波,幫陸公子沏杯茶來。」

那叫江波的連忙走到帳篷里的靠南邊的一隻矮木登旁,拿了茶壺和茶杯,沏了一杯將滿的新山毛尖茶,端在了太子殿下和陸世康所坐的桌旁。

陸世康點了點頭,道:「其他人必不會如此傾心幫助周靜和鄭杭肅。」

「既然他有問題,那麼他推薦的地點,便一定有問題了。」

陸世康點頭道:「不錯,他推薦的地點,看似無風險,實則危機重重。這一路下來,我看到的風險足足有四處。」

「什麼,四處?」

陸世康飲了口茶后,道:「對。只會多不會少。」

若敵人有心在路上設置重重障礙,除了已經看到的,大概還有看不到的。

「哪四處?」太子殿下急切問道。

「第一處,便是那老者所居之處的璃山腳下。」

「那兒有何風險?」

「老者回來前,我曾在那山腳下的湖邊釣魚,但是,在那湖中,一條魚都未曾釣得出來。然而塘報騎兵們告訴我,在他們最開始考察那處地點時,那湖裡有魚兒來回遊動。」

「你的意思是說,有人在湖裡下了毒?」

「不是下毒。下毒的話,容易被嘗出味道,只會引起少數人的中毒,其他人在最開始的士兵嘗出味道后,便不會再飲用湖中的水。」

「那湖裡為什麼會沒有魚?」

「因為老者的馬棚就在一條溪流邊上,而那處溪流是順流直下一直通向湖中的。我去那日發現,那處山宅旁邊的馬棚是新建的,馬棚里有兩匹馬,一匹是老者去時騎去的,另一隻是本來就在那裡的。那棚邊的馬糞,會順著溪流流向湖中。」

「這麼說來,馬糞會使人中毒?」

「太祖年間,雁下城有一處山間有個宅子,被當時的雁下城人稱之為凶宅,因為每一戶人家在那裡住不到多久便是生病亡故,蕭兄你猜為何?」

「為何?」

「因為其上方有一戶人家是養馬人,每日沿著山間的溪流往下排放馬糞,而住在下方的人家,每日飲水是從溪邊汲水。那戶所謂的凶宅在那養馬人去外地做生意之後,才恢復了正常,而在那之後人們才知道,原來飲用滲了馬糞的水,會使人生病。」

「竟有此事?」

「此為野史,但想來應該確有其事。因為,湖中的魚兒確是沒有了。」

「這麼說,那老者也看過你看過的野史?」

「不知是他看過,還是周靜或是周靜身邊的人看過。但他們既然能想出這麼個不易讓人發覺的下毒的法子,必然是知道這一點的。」

「那這麼說來,那璃山腳下是無論如何要避開了?」

「倒也不用,有破解之法。」陸世康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2章 蛛絲馬跡

5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