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4章 發生了什麼

第284章 發生了什麼

太子殿下說到這兒,抿了口茶,將茶杯放在桌上以後,看了陸世康一眼,突然說道:「不過世康,怎麼為兄看著你今日特別地意氣風發?怎麼,這段路程竟有如此功效,能讓一個整日面色陰沉的人變得如沐春風?莫非在路上發生了什麼故事不成?」

陸世康也抿了口茶,道:「這一路下來,為弟看了許多山峰細流,所以,看開了……」

「不,陸弟你一定有什麼故事瞞著我這做兄長的。」太子殿下嘴角勾笑打趣道。

陸世康端起茶杯,輕輕吹拂著上面的茶葉,道:「其實為弟只是今日在鎮上抓了一隻小偷,為民除了害,所以心情大好。」

太子殿下這才想起什麼似的說道:「你抓了一隻小偷?對了,半下午時塘報騎兵回來后,確是說你抓了一隻小偷,怎麼,還有人敢在這附近偷東西?」

「可不是?」陸世康抿了口茶,「誰能想得到,竟然會有小偷如此猖狂呢?」

「那你抓住他之後,是如何收拾他的?」

「我好好地蹂躪了他一番,讓他以後再不敢犯。便放他回去了。」

「想必他會記住你此次的蹂躪的。」太子殿下笑著說道。

「今日下午之事,我猜,他應該會一輩子也忘記不了了……」陸世康說到這兒唇角勾起。

這同樣是他也不會輕易忘記的下午。和其他的那些關於青枝的回憶一樣,成了他心湖底處的回憶的一部分。

「既然你現在心情大好,能放下之前的心結,為兄便放心了。那麼明日的行獵,看樣子你也無需去了。」

他早就聽武書說過,前些日子陸世康沒有打過一次獵,每次都是到了樹林便一個人騎馬瞎逛去了。

「不,為弟明日還要繼續打獵,只因為弟突然想到,去那樹林中數日,竟然還沒有教過孔大夫如何打獵。」

「怎麼,他還沒學會?那你可以趁部隊還駐紮在此處的這幾日好好教教他,至少應該教他一下最基礎的拿箭手法射箭要點什麼的。」

想要射箭射得好,沒有年深日久的練習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最基礎的姿勢會了,以後靠自己多加練習也得慢慢得心應手。

「那為弟便尊敬不如從命了。」陸世康道。

「這些日子世康你一直在外勞累奔波,為兄就不多打擾你休息了,你快快回去休息吧。」

「那為弟便先退了。」陸世康站起身來,往帳篷外走去。

當他來到自己的帳篷里時,便看到王呂和齊方兩人站在他的帳篷里等著他。

他們兩人半下午的時候聽說塘報騎兵回來了,但自己三公子卻一直未見人,他們不知道他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還以為他遭遇了意外,但又不敢去問太子殿下,以免顯得是去興師問罪的,所以只好一直在他帳篷里等著。

沒想到一等,就等了這麼久,等得他們膽戰心驚,心裡七上八下的。

現在,他總算是回來了,兩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王呂剛剛看到他進來,便道:「三公子,怎麼你晚於那些塘報騎兵這麼久才回來?」

「我去太子殿下那兒彙報情況去了。」陸世康向著自己的床鋪走道。

「那之前呢?」王呂問。

那之前他可也沒回來啊。

「那之前……去了鎮上抓了一隻小偷蹂躪了一番。」說話間他已經走到自己的行軍床前,拿起之前放在方木凳上的書本,看了起來。

「怎麼蹂躪的?」王呂感興趣地問道。

「是啊,三公子你是怎麼蹂躪那小偷的?」齊方也問。

對於三公子竟然會親自抓小偷並蹂躪這事,他們很感興趣。因為他們覺得這可不是三公子一直以來的作風。

和他相處太久,他們太熟悉他的性格了。能讓別人做的事,他是絕對不會自己做的。

他竟然親自下場蹂躪小偷?

他們不敢想象那是怎麼樣的場景。

難道三公子也有這種親自動手蹂躪人的時候?

按著他們對他的理解,他就算會親自抓小偷,也只會將小偷帶到兵營來讓別人處置,他自己就在邊上悠然自在地旁觀,以免髒了他自己的手。

他們兩個問完后,發現他們三公子一直沒回他,而是翻起了書頁來,便以為三公子沒聽到他們的詢問,於是兩人一起問了一遍:「三公子,那小偷您是怎麼蹂躪的?」

三公子越是不回答他們,他們的好奇心就越加地重。

「……你們實在想知道,便去問那小偷本人吧。」就聽他們三公子漫不經心地回了這麼一句。

他的眼睛也一直放在書頁上,並沒有抬起。

王呂和齊方心道,三公子回的這話,不就等於沒回么?

他們去哪找那小偷問去?

王呂這時想起了什麼似的說道:「三公子,我忘記告訴你一件大事了。」

「什麼大事?」陸世康仍是頭也不抬地看著書道。

「我那天查看箱子時,發現箱子底下的那個裝著項鏈的盒子不見了,會不會是被什麼人給偷走了?」

這箱子一直沒上鎖,只是因為之前三公子每日要換衣服,且他自己呆在帳篷里的時間較久,所以那鎖和鑰匙便一直放在箱里底處。

在陸世康去探查路線的這兩三天,王呂便打算把箱子鎖上,免得有人趁三公子長時間不在偷了三公子的東西。

在鎖上之前,他先查看了一番箱子里的貴重物品的情況,看有沒有少什麼貴重的東西,沒想到他一查看發現,還真少了東西,就是那隻盒子,他記得那是孔大夫還回來后他放在箱子底部的盒子。

所以,現在總算見著了三公子,他便趕緊向他彙報了那盒子被偷的事。

只是他沒想到,三公子聽到他彙報后,面上沒有一點兒著急的神色,只是淡淡說道:「丟了便丟了吧……」

「什麼,丟了便丟了吧?那可是……那可是頂貴重的東西了。」

他心道,不管三公子再怎麼把錢財當身外之物,但對於那麼貴重的首飾,怎麼也能認為丟了就丟了呢。

按他的想法,今日三公子回來后,他向三公子彙報后,三公子一定會想著查個究竟的。

反正偷它的也不會是遠處的人,只可能是這兵營里的人。

齊方也道:「對啊三公子,那東西可不是一般的禮物,老爺要是知道您買了那麼貴重的禮物送人,被人送回來后還不當回事地把它弄丟了,老爺肯定會生氣的。」

「老爺如何會知道此事?除非你們有人說起。」就聽他們三公子這樣淡淡地回他們。

王呂是看出來了,今日三公子心情出乎他意料之外地大好,哪怕他告訴他他箱子里的貴重的項鏈丟了,他竟然也絲毫不放在心上。

他的眉眼之間,很多日子以來一直是陰沉沉的,現在不知為何,竟然那一絲陰雲不見了。

到底這幾日三公子在外發生了什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4章 發生了什麼

50.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