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我答應你

第28章 我答應你

青枝突然停了手上敷藥的動作,愣了一下。

他是何時發現自己是孔大夫的?如今有機會單獨相處一室,便逮到機會嘲笑自己一番?

畢竟自己兩日前曾在柳左巷嘲笑過他。

想到自己臨行前於鏡中看到的自己那隻可遠觀不可近瞧的假的不能再假的青黛塗抹而成的鬍子。

她現在異常的後悔!

她是發了什麼瘋,要自告奮勇為這位最愛諷刺挖苦人的某人拔箭!

眼下好了,又在他面前出洋相了!

當下也不看他,只是繼續低頭敷藥,「今日未曾刮須罷了……」

「陸某想問此前孔大夫每日用何種須刀刮須,能將鬍鬚颳得如此前那般乾淨?」

「陸公子可少說些話,多說話傷口會更痛。」面對無法回答的問題,只有顧左右而言他。她從懷裡拿出備用的紗布,幫他將葯固定。

「今日陸某失血過多,孔大夫不用幫陸某把下心脈么?」

聽他說起心脈,腦海里浮現出之前在陸府為他把心脈的尷尬一幕,當下臉立刻紅了,「不用。」

「那麼請問孔大夫,陸某能知道何種情況下需把心脈,何種情況不需把么?」

句句調戲。

她豈能聽不出來?

她咬牙回道:「我認為需要的時候便把,我認為不需要的時候便不把。來,我幫你壓壓傷口,再止一下血。」

說著故意按住他的傷口處,手掌稍用了些力。

讓他話多!

他疼得喊了一聲,接著道:「孔大夫,你想謀殺本公子不成?」

齊方站在門外欄杆處聽了他家三公子的喊聲,開了門,問道:「三公子,你沒事兒吧?」

「沒事,把門關了。」

齊方於是將打開的門又關上了。

房門的最後一絲縫隙也關上后。

青枝聽到自己頭頂上方的聲音在說道:

「孔大夫,你那日說的,本公子仔細想過了,我答應你。」

她莫名回道:「答應我什麼?」

她可沒求過他什麼。

等等,他也許指的是為自己守秘?可自己可沒求過他啊!

如果演戲算在求他,可自己也什麼都沒說啊。

「答應你和你開始。」

聽了他的話她呆住了。

手上本來在幫他包紮,此刻也停下了動作。

「我......我何時說過要和你開始什麼關係了?」

「你醉酒後的言語,你自己便忘了么?」

「我......醉酒後的胡言亂語,如何能當真?」她恨不能打他一頓。

她是不太相信自己醉酒後會那樣說的,但要說完全相信自己確實沒說,那倒不敢。

「酒後吐的方是真言,陸某在此後想了好幾日,雖此段關係必會引來他人非議,但陸某不願讓孔大夫獨自面對相思之苦,所以,縱然陸某從未愛過一個男子,但此次願意一試......」

等等,他說的要愛上一個男子是什麼意思?

當下抓住他這一點回道:「孔某並無龍陽之好。陸公子誤會了。」

「孔大夫可是過於在意名節?所以便遮掩自己的真情實感?」

「我......」

這人說的話,怎就這麼難以往下接呢。

「孔大夫放心,只要你我二人以兄弟相處,他人不會知曉你我二人有龍陽之關係的。」

「孔某對陸公子,即無兄弟之情,更無龍陽之愛。陸公子和我,是完全不同的兩類人,所以,陸公子請自重……」

此時她完全幫他包紮好了,於是站了起來。「陸公子,此葯僅為外敷,內服之葯你讓人去藥房拿葯,孔某告辭。」

「等等,你不幫我將衣服穿好么?」

她低頭看了一眼,見他肩膀還裸露在外面,「讓齊方幫你穿......」受傷的肩膀確是不能由他自己來穿衣服,不然會讓傷口裂開。

不過,自己是絕不會幫他穿的。

這時他從凳上站了起來,就站在距她不足一尺之處。

「孔大夫,你今日救了陸某,陸某左思右想,想不出其他報答之法,決定此後的日子唯有以身相許,方能報答孔大夫今日救命之恩。」

「誰要你以身相許了?」她嫌棄說道。

「孔大夫,你怎能始亂終棄?」

「我們什麼時候有過開始了?」開始都沒有開始,哪來的始亂終棄?

「那日你醉酒,對我吐露真言的時候......」

得,又繞到這上面來了。

他這是一直在打趣自己吧。

她抬頭,打算好好和他說說,要用義正嚴辭,一本正經,決絕果斷的語氣,來告訴他,自己對他絕無任何興趣,也不喜歡此類的打趣。

抬頭還未張口,遇上的卻是他的目光。

等等,他那目光里怎會看似有那麼一束......讓她突然頭暈目眩的光芒……

一時之間自己想說的全部忘記。

「我回去了。你自己這幾日注意下不要讓傷口碰到水,我這幾日繁忙,不會有時間去陸府為你換藥,你可派人來我家藥房拿葯,讓他們幫你換藥。」

她自然不是沒時間,只是不想面對他而已。

「孔大夫的囑咐,陸某記下了,但換藥之事,恐怕還得孔大夫自己來。」

「我當真很忙。」

說著便急急離開了他身邊。

也不知為何,站他身旁的時刻,讓她心頭有種壓抑之感。

急匆匆走到樓梯口處,開始下樓,腦海里浮現的俱是他剛才那些話。

也不知哪句是真話,哪句是調笑。

走到樓梯半途,下意識地往樓梯右側剛才為他拔箭敷藥的房間看了一眼。那個房間在樓梯附近,離她不過一丈。

見他就站在窗口處。

君子如玉,說的便是他吧。

欣長挺拔的身材在窗口站立,修長的骨節分明的手捂著傷口之處,稜角分明的英俊面孔上卻無半分因疼痛而痛楚的神色。

他的目光眼下正看著自己。

目光里似有無數言語,想要對自己言說。

她不自覺地停下了腳步,和他對視了片刻。

時間每延續一瞬,她便感覺到自己的靈魂似被他深情的目光又擊穿了一寸。

心跳也無端地變得不那麼規則。

不再看他,移過目光,然後匆匆下樓。

她現在意識到了,陸三公子的魅力。若他深情看著一個人,沒有一個人能夠抵擋住來自他的誘惑。

她孔青枝也不能。

意識到這一點,她下樓的速度就更快了。

她是抵擋不住他的深情誘惑,但,她可以逃啊,逃得遠遠的。

她才不要和他開展一段短暫的戀情。

不能,絕對不能。

她可不想成為她今日還在內心裡嘲笑的那群女子的其中之一。

出了門,逃離了這該死的讓她突然之間心跳無法止住的望江樓,她來到臨江街上。

面前是來來往往的行人和馬車。在車水馬龍處走著,她舒了口氣,彷彿此刻自己變得安全多了似的。

但這該死的心跳還在繼續。

撲通,撲通。

腦海里剛才在樓梯上和他對視的一瞬,任怎麼也揮之不去。。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8章 我答應你

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