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如此進府

第2章 如此進府

關於陸家,青枝有一點兒原身的模糊記憶,加上這幾日也聽得一些關於陸家的故事,因此,倒也不是全不知情。

這江北城知府大人陸賀洲乃已故富商巨賈陸振的二子。陸賀洲上有一兄長,名為陸賀遠,下有一妹,名陸品月。

陸賀洲和陸賀遠兄弟二人一走官道,一走商道,各行其道,各得其所。兩人的妹妹陸品月嫁於一和陸家有商業往來的商人之家何家,和陸家也算門當戶對。

陸老夫人眼下隨二子陸賀洲住在這江北城。

陸賀洲共有三子一女。大公子和二公子眼下俱在京城,大公子陸世昭在京中任侍御史,二公子陸世良為翰林院學士,兩人均是年紀輕輕便初露頭角,前程無限,偏這三公子陸世康,生性頑劣,屢教不改,常讓陸大人因之長噓短嘆,頭疼不已。

陸大人除了三個兒子,尚有一女,女兒名陸媛清,比陸世康小四歲,陸世康今年剛好二十,陸媛清十六。

話說青枝和錢六齣了門后,走在江北城的大街小巷,一路往知府大人家的私宅陸府走去。

陸府位於江北城的西部,而孔家宅院位於江北城的東部,這一路過去,要穿過不少街巷。

在半途的時候,青枝對錢六說了自己這些日子因騎馬而引起記憶缺失之事,錢六讓她放心就是,承諾自己會竭盡全力幫助她。

兩人眼看著快到陸府門口了,即將拐入陸府門前的寧橋街時,突然前方巷中衝出了一人。

由於來人是突然衝出的,一剎那間青枝認為是遇上劫匪了。

震驚之餘剛剛站住,就聽衝出的人說道:「孔大夫您來了?快這邊請!」

原來此人是陸世康的隨身小廝。

這小廝約莫十八九歲,上穿青布馬褂,下穿褐色褲子,身板瘦瘦長長的,眼睛不小,皮膚泛著一點兒黑。

青枝以為他是因為緊張自家公子所以早早在此等候,於是和錢六繼續抬腳往陸府大門處走去,那小廝在後面急忙叫住她,「孔大夫,這邊走,這邊走......」

青枝和錢六停住腳步,轉身往後看去,只見那長臉小廝手指著陸府東圍牆邊的小巷,那是他剛才突然冒出的地方。

青枝心裡疑惑,因何不走大門,反要往這小巷中走。

這小巷莫非有偏門?

讓一個來看病的大夫走偏門,豈非失禮?

她懷著疑問走到小巷裡,一眼看去,圍牆沿著小巷一直到頭,哪裡有什麼偏門?

距她二十丈遠的圍牆邊有個梯子,一個和身邊小廝衣著一樣的人,正站在梯子上用鋸子鋸著圍牆邊的樹枝。

青枝猜測他是陸府修理花草的。

這鋸樹的人看到她和錢六,立刻從梯子上攀了下來,站在地上時,可以看出比剛才衝出小巷子的人矮了半頭,一張圓臉看著也是十八九歲模樣。

剛才衝出巷子的長臉小廝靠近青枝,低聲說,「還請孔大夫從此處進去。」

嗯?爬梯子進陸府?

青枝以為自己聽錯了。

「從這進?」青枝疑惑問道。

「對對,委屈孔大夫了。」

青枝轉臉對錢六說:「咱們回吧。」

說著扭頭就走。

錢六也在後面跟著,嘴巴嘟囔著:「這也太作賤人了!」

剛才衝出巷子的那個長臉小廝連忙緊跑幾步,衝到兩人前面,氣息未定急急說道:「孔大夫誤會了,您聽我解釋。」

「不必。」青枝冷言道。

「您真的要聽我解釋解釋。我們公子被打這事,不能讓我家老爺知道,這才迫不得已,委屈您爬梯子的......」

青枝聽到這兒站住了,她的好奇之心頓起。

「因何不能讓你家老爺知道?」

「孔大夫您有所不知,我家老爺對我家公子平日里管教甚嚴,只要他在外邊挨了打,都認為他罪有應得,這還不算,我家三公子每被外人打一次,他老人家還會命人再打他一次,讓他長記性。這還不算,打了之後,還讓他十日不出門,好反思自己的過錯,所以我家公子現在在外挨了打,從不敢告訴老爺......」

說到這兒他頓了一下,「平常都是我們偷偷買葯給他熬了吃吃,今日不是萬不得已,不會求您過來的。」

青枝聽明白了。

所以,這陸世康是怕被打之後再挨家鞭,又怕被關家裡十日,且又因此次被打嚴重,所以才偷偷請大夫?

明白了這一切,她知道了那個剛才在牆邊鋸樹枝的,也只是在偽裝而已,目的只是以防陸家其他人或是經過的外人看到牆邊有個梯子,心生疑惑。

在這立梯子的真實意圖無非只是讓她可以爬梯而入。

她是個有八卦之心的人,且是個八卦之心很重的人,她想立刻去看看那個傳聞中的陸世康是個何等人物。

當下也不再計較作為一個大夫爬梯上去是否體面,對錢六說:「既然陸公子確實有難言之隱,咱們便去吧。」

錢六比她還八卦,早在心裡好奇這陸三公子挨打的起因了,所以點頭道:「好,咱們真不能見死不救。」

正在圍牆梯子上裝模作樣鋸樹枝的小廝聽到他們同意了,立刻從梯子上再次下來,站在梯邊。

而長臉的那個小廝則跑到巷口去了,為的是一看到有人經過就立刻通風報信。

青枝沿著梯子往上爬,到了那邊,發現牆內還有一個梯子,梯子下邊也站著個小廝。那小廝見她下來,噓了一聲,意思是不要大聲說話。

青枝瞭然地點了點頭。

待錢六也下來,剛才站圍牆這邊的小廝便腳步輕輕帶著他們離開牆邊,往前走去。

牆邊一帶種了桂樹,當下桂花已開,滿院飄香。

看來小廝們剛才立梯子的地方就在他們三公子住處的院內。

因為青枝注意到,自己往前沒走幾步,就被引向一房屋。

看樣子這是他們三公子獨立的院子,一路上未遇到任何人。

院子有正屋三間,廂房四間,正屋門口站了一小廝,看到孔青枝過來,臉上立刻現出開心的神色。

他彎了彎腰,對孔青枝說:「孔大夫請進,我家公子等候好久了。」

「你家公子到底傷到哪兒了?」青枝想要探得一點關於這陸世康傷病的底細。

邊問邊放眼望去,屋內廳堂清掃得乾乾淨淨,屋裡的裝修風格氣派奢華典雅並存。

這裡的一切都可看出,這是一個極其講究的貴公子的住處。

正打量間聽到小廝回答她剛才的話說:「傷到頭部了,胳膊上也受傷了。」

「是被誰打的啊,怎麼這一大早的就被人給打了呢?」錢六按納不住好奇之心問道。

「別提了,我家三公子自己也不知道是被誰給打的,昨天半夜被人給打的,因為已經太晚,沒去打擾你們。」

「這麼說來你們三公子是稀里糊塗就被人給打了?」

「我家三公子說,就算掘地三尺,也得把打他的人給找出來。」

「就怕不那麼容易。」錢六道。

青枝也這樣認為。

得罪的人少還能鎖住目標,猜出個大概,像陸世康這種得罪人物眾多的人,想找到真兇,何其困難......。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2章 如此進府

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