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6章 拯救青枝計劃

第306章 拯救青枝計劃

自下雪那日的第三天,山頂上的雪仍然沒有一點兒要化的意思。

而更為麻煩的情況,是下雪的地方在化雪后都結了冰。

也因此,太子殿下的部隊不得不繼續困在康山山腳,無法行進。

在黎下城南,有幾個騎馬的人在結了冰的路面上謹慎行路。

那行人便是鄭杭裴,東子,和他的兩個隨從,以及孔仲達,於其書。

鄭杭裴這幾日經過孔仲達開的藥物的作用,哮喘之症漸漸地變輕了。

也因此,孔仲達認為他的哮喘並非身體虛弱所致,而是因為之前受了風寒所致。

鄭杭裴身體剛有好轉,便要立刻出發追趕太子蕭的部隊。

他的兩位護衛好說歹說沒有效果,只好遂了他的願,陪同他一起行路。

為了以防鄭杭裴的哮喘複發,他們決定先不將大夫送回原處,而是讓他們跟著前往。

一群人裡面,只有一人面色擔憂,心事重重。

那便是於其書。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為在出發以前,他師傅和他進行的紙上交流。

一大早的時候,當師傅知道馬上就要出發時,早飯以後,在收拾行李的時候,他正在往包裹里放衣服,師傅就遞給他一張他剛剛寫的紙條,上面是這樣寫的:

「今日你可以解脫了。」

他看了以後,不知道什麼意思,於是將紙條放在桌子上,寫了一句話問:「師傅,您這話什麼意思?」

他師傅在下面寫到:

「你可以尋個機會溜走。」他師傅這樣回他。

他看了一眼后,覺得有些疑惑,為什麼他寫的是「你」而不是我們?

「那您呢?」

他寫完后將紙張交給他師傅。

他師傅拿過紙張后寫到:

「我還要看看鄭杭裴這孩子接下來的情況。」

他看了眼這句話,拿過筆寫下:

「我不會一個人離開,我會一直和師傅在一起。」

接下來他師傅寫道:「我知道你是放心不下我,不過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他們不會怎麼我的,他們會一直需要我。」

「不,我無論如何不離開師傅。」

「你出去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看到這句話有些疑惑,寫到:

「有何重要的事情要做?」

「拯救青枝於水火之中……」他師傅寫下后,將紙張向他這邊移了過來。

他看了眼師傅寫的這句話,有些莫名,於是拿過紙張寫到:

「拯救青枝於水火之中?何意?青枝出事了?」

他尋思著,這幾日他一直和師傅呆在一起,師傅知道的信息他都知道,而且這幾日也沒發生什麼事情啊,青枝怎麼就需要讓他去救了?

他師傅看他一臉不理解的模樣,拿過紙張和筆接著寫到:

「她現在遇到了人生中最困難的時候了……」

他疑惑不解之下,從師傅那兒拿過筆寫到:

「師傅,徒兒不明白您的意思。您能不能說清楚一些?」

他師傅寫到:

「她要是被壞小子給糟蹋了,不就一輩子全完了?所以,你要出去,必須立刻儘快出去,今早得到她的心,如此就是拯救她於水火之中了……」

「可是,我放心不下您啊……」

「你放心,他們不會把我怎麼樣的。」

「那我怎麼離開他們?」

「我有辦法。」他師傅寫到。

「什麼辦法?」他寫到。

「雪天路滑,你將馬匹故意在離城遠的地方摔倒,摔倒的地方得是有荊棘的地方,得摔出傷口來,如果沒有把馬摔出傷口,你就用小刀輕輕給它一刀,讓它受點輕傷。然後咱們得給馬治病,你就借口給馬采草藥,然後他們必然有人跟著你,你就一直找,假裝找到草藥,然後要找地方熬草藥,熬草藥的時候你就一直煮,他們不可能會一直在伙房裡看著的,你到時候就從伙房窗戶那兒逃跑。」

他寫的小刀藥箱里就有,專門用來割斷紗布的。

「可是,這樣要找個伙房有窗戶的人家才行。」

「我觀察過了,這邊的人家的伙房都有後窗,只不過高一點,你得找個東西站上面爬出去。」

「那師傅你自己一定要小心了。」

他還是覺得此舉欠妥當。

他實在不想丟下師傅。

一想到師傅沒有了他的陪伴,會是怎麼樣的孤苦伶仃,他就無法舒展眉頭。

至於青枝,她既然沒有生命危險,他倒覺得她的事不是什麼大事兒。

但他明白,所有的當父親的都不可能看著女兒往火坑裡跳。

他若是再多拒絕這事,只會引來師傅不快。

所以,他把擔心放在心裡,只好決定按師傅的話做。

自從出了黎下城十幾里路之後,遇到了路邊有荊棘叢的地方時,他就感覺到了師傅朝自己遞的眼色兒。

一直遞了三次以後,他才拿定主意,找了個路下面有坡,坡上有荊棘的地方,將馬趕到路邊上,然後徑直往下衝去。

他選的地方剛好能讓馬穿過草叢,然後跌在溝里。

他沒有用得上小刀,因為他看到馬背上已經有血跡,那是剛才的荊棘叢划傷的。

他自己也從馬上故意摔了下來。

「你怎麼了?」他師傅往後看了一眼,叫道。

前面騎馬的幾個人同時轉過了臉來,並停下了馬匹。

「我的馬剛才在雪裡打滑了。」他對師傅說道。然後看了看前面的其他人。

他們的神色倒沒有表現出懷疑。

大概是因為今日路上有未化完的積雪還有冰,讓他們覺得馬匹打滑再正常不過了吧。

「那你有沒有怎麼樣?」師傅問。

「我還好,馬好像受傷了……」

「馬受傷了?」這時和鄭杭裴一起行路的東子說道。

「對,你們看,它被荊棘刺傷了……」他指著馬匹的後背道。

鄭杭裴的那兩個護衛下了馬,看了眼馬的傷勢,其中一個說道:「這馬必須得敷點葯。」

「可是,沒有給馬敷得草藥。」

「怎麼,馬和人敷的葯不同嗎?」還是剛才說話的那護衛問。他知道他們藥箱里必然有治跌打損傷的葯。因為這是大夫上路必備的藥物。

「有一種成分是不同的,就是蒲公英。」。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06章 拯救青枝計劃

54.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