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2章 孔大夫,你不是說過今夜要和我秉燭夜談么?

第312章 孔大夫,你不是說過今夜要和我秉燭夜談么?

在這日的夜晚更深些以後,桫山以東兩里路的地方,有若干周靜的士兵偽裝成的逃荒的士兵和其他被他們強搶來的難民正坐在化得一塊一塊的樹林中間的雪地里。

寒風從樹林里呼呼而過。

許多難民因為被強搶而來,怨聲載道,尤其是有孩子的婦人,在這樣寒冷的天氣里沒有屋子可住,只能睡在夜晚的寒風中,早就氣極而泣了。

罵聲哭聲一時之間連成一片。

一名士兵從人群中站了起來,對著人群吆喝道:「大家聽著!你們不要再多抱怨了,你們來這兒,是為了正義而來!平康王的遭遇你們也看到了,而十年前定北王鄭公的遭遇你們也同樣看到了!大隸皇家始終容不下異姓之王,平康王忠心若此,在陳州為大隸守了十年多的疆土,還是逃不過要被他們設計害死的命運,只能說,當今皇上心眼極小!」

「可是,這和我們有什麼關係?」一位婦人怒氣沖沖說道。

她把她的兩歲的孩子緊緊抱在懷裡,想讓他那幼小的身體能暖和一些。

站起來的那士兵道:「你們放心,明日或是後日,你們便解脫了。明日他們來時,我們會把你們保護好的,不會讓你們一起參與到戰爭中去。」

「那我們呢?」一個中年男子說道。他不知道這士兵說的是孩童婦孺不需要參與,還是所有難民都不需要參與。

站起來的那士兵回道:「你們也不需要,但你們需要為我們加油打氣,把我們當成你們的親人一般,好讓別人以為我們和你們一樣是難民。」

這時一位年輕人說道:「你們是周靜的人對吧?」到現在他還不知道他們是被誰的人強行帶到這兒來的。因為這些人都是穿著普通百姓衣服的人。

他剛才聽他說話,覺得說話的這人句句都是為了周靜說的。

「不,我們和你們一樣是普通百姓,只不過我們實在看不下去皇上的做法了,任何一個有良知的大隸百姓都應該起而反之!當年定北王鄭勁有何過錯?如今平康王周鵬又有何過錯?」

「這裡面的事情,我們普通百姓哪裡知道這麼多?孰是孰非,誰也不知道。」剛才搭話的年輕人說道。

站起來的士兵道:「只要你們不傻,就應該能作出判斷!事實就是鄭宅被燒后沒多久,平康王也被刺而亡,如今周靜郡主不得已而起兵造反!遭受這樣的奇恥大辱,誰還能忍氣吞聲?那還是個人?所以說,你們也不要覺得周靜郡主起兵造反了就認為她是反賊,她是被迫的!」

「我怎麼越聽越覺得你是她的士兵?」剛才一直在說話的年輕人道。

「那是因為你認為每個人都像你們一樣,對不公如此無動於衷,這世上所有的熱血之士,都不會對不公視而不見!這是做為人最起碼的良知!你們眼下只是暫時的挨餓受冷,周靜郡主卻是因為失去了父親而報仇!你們就不能為了她忍受這一丁點的寒冷?」

這時人群啞寂無聲。

在場的所有人都被他說服了。

這士兵見自己的口才說服了這群人,想到其他幾處必然也存在一樣的情況,於是馬不停蹄地跑到其他五處,用同樣的方式說服了其他怨聲載道的難民。

.

同樣是這個晚上,於其書在和王呂以及齊方一起的帳篷里閑聊了一會,正打算要睡覺時,突然想起自己今日傍晚時在軍醫營中聽說過的青枝會的什麼心肺復甦之術,於是便再無睡意了,他決定立刻去向她問下清楚明白。

因為傍晚時他自己去軍醫營里轉了一會,幫著給幾個士兵看了看一些小毛病,就在他給其中一個病人看時,一個軍醫問他:「你既然是孔大夫的師兄,必然也會心肺復甦之術了?」

於其書疑惑道:「什麼?心非復甦之術?」

那軍醫道:「怎麼,連你都不會?」

於其書道:「我未聽過什麼心非復甦之術。」

那軍醫道:「是心肺復甦之術。關於這個,你可以去問下你師弟,他用了這個醫術救了常御醫的命,前幾日他還教了這兵營里的所有士兵和所有大夫心肺復甦之術的做法。」

他當時就想著,一定要向青枝問問這事。

吃完晚飯後,他和王呂和齊方聊了會天,互報了名字,相互之間說了下彼此的家鄉和風土人情等事,就把這事給忘記了。

到臨睡前他才突然又想起來這事,想著剛剛入夜不久,便出了帳篷,往青枝的帳篷走去。青枝在將他帶到王呂和齊方的帳篷里時,曾經告訴過他,她的帳篷號是第一百二十二號,就在這同一列,所以他出了帳篷后往南走去,很容易就找到了她的帳篷。

來到她帳篷外,他敲了敲帳篷的帘子:「師弟,你睡了么?」

此時青枝正在看醫書,突然聽到自己帳篷外的於其書的聲音,道:「沒睡,師兄可進來。」

於其書進來以後,就站在帳篷入口處進去兩步路的地方,對青枝道:「我今天聽聞軍醫營里的軍醫說你會什麼心肺復甦之術,這是何醫術?師傅從未向我提起。」

青枝心道,父親確實不會,自己在江北城並未遇到過需要做心肺復甦之術的人,自己也從來沒有向父親提起過此術,所以回答於其書道:「其實,我父親對這個也不甚了解。」

於其書疑惑問道:「那你是如何知道的?」

連師傅都不會,她卻會,讓他太疑惑了。她的醫術難道會比師傅還好?

「因為我看過他認為是錯誤較多而燒掉的醫書。」她唯有這樣向他解釋。

「所以師傅沒用過裡面的醫術,你卻用它來醫治世人?」

「對,後來證明,那部古醫書里的內容並非全然荒謬。」

「那,那個心肺復甦之術是如何做的,我聽軍醫們說,你曾經用那個醫術救過常御醫的命。」於其書誠懇地說道。

現在,他在虛心向她求教。

「這樣吧,我先給你說下具體的做法。」說著,她將心肺復甦之術的做法先給他描述了一遍。

但他有些沒聽明白,問:「那你能不能把我當成常御醫那樣,給我也做做這個,我就知道它是怎麼做的了。」

他根本不明白做這個心肺復甦之術兩人之間會有怎麼樣的親密接觸。因為僅憑想像,他覺得自己想像不出來。

她能碰常御醫,也用別的士兵演示過,自然也可以將他當成工具來演示。

青枝不知道該如何回絕他,一想到如果真用他當成工具來演示,她就頓時覺得為難。

這可少不了一番肢體接觸。

於其書看著她,卻不知道她因何覺得為難,所以盯盯地看著她,有些疑惑。

就在青枝左右為難時,突然聽到外面陸世康的聲音響起:「孔大夫,你不是說過今夜要和我秉燭夜談么?」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12章 孔大夫,你不是說過今夜要和我秉燭夜談么?

55.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