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轎中

第32章 轎中

齊方本來站在孔家大門外,現在見孔大夫親自去,面上比剛才緩和了不少。

「孔大夫,你病了還讓你去,實是沒辦法。」

「無妨。」

跟在齊方身後,一路往陸府走去的青枝,說不出自己心中是什麼感覺。

每往前走一步,便想著掉頭回去,但是腳下卻又不得不繼續往前走著。

到了陸府門前,但見一輛出行專用的加長的馬車已經停在陸府門口,馬夫王呂騎在一匹棕色馬匹上等著。

後面還有兩匹棕色馬匹,但未見馬上有人。

只聽齊方道:「孔大夫,請上轎。」

青枝看了眼轎子,心道如果上去不就要和陸世康同一個轎子里坐著了?她內心深處是拒絕的,道:「我還是自己騎馬吧。這不是有兩匹馬嗎?」

齊方道:「那馬是我和吳山騎的,若是孔大夫不介意,也可以……」

得,不可能不介意。

與和他們同行比起來,那她寧願上轎。

青枝上了轎子,又想起自己家也有馬匹,若是回去騎馬,應該也用不了多少時辰,但是一想到自己三姐每日要用那馬車進進出出,而自家只養了兩匹馬,另一匹馬被父親騎去雲遊行醫去了,剩下這匹自己若再騎走,家中有急事時便多有不便,於是這想法便一閃而逝。

坐在轎里后,環顧了一眼轎子,見這轎子寬約六尺,長約十尺。內里裝飾豪華,靠左有可半躺的長椅,靠右還有兩個可坐的矮椅,想來那半躺的長椅是陸世康用的,長椅後面,靠近轎後窗處,有並排放著的一隻大箱子和幾隻小箱子。想來是陸世康及其他人的行李了。

於是她坐在其中一隻矮椅上,將手裡的藥箱和包裹也放在後面的角落裡,從藥箱里拿出醫書,開始翻讀。

正讀著時,只聽外面有人說道:「路上小心些。」她聽出是陸老太太的聲音。

只聽陸夫人於氏的聲音說道:「到了那兒玩個幾日便回來吧,也別久呆了。」

然後她又聽了陸世康應了一聲。

接著自己的轎簾被掀開,一隻白靴踏在了轎子邊沿,接著,一條長腿也跨了上來。

她趕緊低下頭,繼續讀自己的醫書。

當然,只是目光放書上而已。

目光的餘光感覺到,他上來后,便半躺在邊上的那張躺椅上。

轎簾又被拉開,她聽到陸夫人的話在說:「孔大夫,不好意思今日你病中還讓你陪同出行,實是因為你家錢六學了才沒幾年……」

青枝連忙抬頭,對陸夫人擠出一個笑容道:「陸夫人不必介懷,我剛好也可以出去走走,整日呆在江北城,也感覺有些頗悶。」

「那你們便出發吧。」

陸夫人將轎簾放下,馬車開始前行。

青枝聽到後邊的兩匹馬「噠噠」的聲音,也跟著馬車一同前行。

在轎里,她擔心這陸世康再開什麼玩笑,不曾想他卻什麼也不說,一直沉默著,只是半躺在他那躺椅上。

轎子行的並不快,穩穩噹噹,看樣子馬夫王呂是顧慮陸世康的傷勢,所以打算行路以穩當為第一要務。

轎內的氣氛有一絲若有似無的尷尬曖昧,她扭頭往右邊自己這邊的轎窗處向外看去。

雖然江北城她還未能完全熟悉,但現在正走著的路途她再熟悉不過了,因為她曾經在這兒裝成個小馬夫在這一帶晃悠過好幾天。

馬車再往前走,就到了那日她演戲之處,柳左巷。

巷兩旁的柳樹此時仍是一片煙青色,微風吹拂,柳絲飄蕩,使得巷中如煙似霧。

馬車過了人煙稀少的柳左巷,再往前走,就到了德才街,來往的人突然增多,街邊叫賣聲不絕於耳。

與過於熱鬧喧囂的轎外相比,轎內安靜地出奇。

他今日言語甚少,倒是叫她有些意外。

目光從轎窗處返回醫書上,感覺到他就在身側,那日在望江樓下樓梯時與他相望的一幕無端地闖進了腦海里。

再看書時,卻是一個字也看不進去了。

馬車悠悠前行,不多時便出了城。

她再次將頭往窗外看去,只見郊外風光大好。

一些一閃而過的景色,似是有些熟悉,但細一回想,卻又不記得自己是否曾經來過。

沿途經過的村莊,總歸有些類似,房屋低矮,院門亦低矮,農夫們各自持著農具,或在田間勞作,或是路途行走,間或有孩童在田間奔跑,自由自在。

他們的喊聲格外地熱鬧。

轎內卻出奇的安靜。

她現在方才想起,自自己進了轎中后,他似乎一句話也未與自己說過。連客套話都沒有。

這樣倒也更好,對他的警惕之心,如此方才能慢慢地消失。

本來,她還擔心他萬一再舊事重提,她不知該如何回應。

低頭繼續看手上厚厚的醫書,這次倒真的看進去了。

不知何時,她感覺到身旁亦有書頁翻動的聲音,於是稍往那邊看了一眼,倒未看他,只是用目光的餘光看到了,他似乎也不知從哪裡找了一本書看了起來。

在她的認知里,他與書本是完全格格不入的兩種事物。

如此過了半天,到了吃飯時間,吃飯時刻,她寧願坐在離他最遠的桌子邊,他倒也不並特意離她近些,而是與他的幾個小廝坐在一起,交談著關於此行的目的地,以及下一步該從何處走的話題。

從他們的言談中她聽出來了,那目的地,原來是陸世康祖父以前買過的一山間住宅,如今歸於陸知府名下,那是陸家人偶爾外出時住上一住的地方,大多數時候,那兒是無人居住的。

聽他們的言談中談到淇縣,於是她猜測,那山間住宅定然位於淇縣。

在吳山嚮往的話語里,她知道了那淇縣是個遊山玩水的好地方,亦是個可修養身體的好去處。

也難怪陸府人去讓他去那兒養病,原來陸家還有這麼一處住宅。

不過在她看來,為了養這麼一個肩膀上的箭傷,便要行上上百里路,實在有些過於小題大作了。

富貴人家的此等作派,她是無法理解的。

反正,若是她家有人受傷,必是在家養傷罷了。

如此慢悠悠行了一天,也才到了行程的一半,到了晚間,住宿的客棧位於一處山腳下。

從客棧的窗戶向外看去,倒也風光旖旎。

飯後為他換藥,有幾個下人在場,那陸世康也是一句話未同自己說。

換藥后回到自己房間,在進入睡眠之前,她在心裡問了自己一句:

這陸世康一句話也不和自己說,是幾個意思?

還是,因為有其他人在場,一些話不便多說?

又或者,他對自己僅僅是一時的心血來潮,如今過了才不到兩天,這潮水便已經退去?

驚覺自己居然在猜測他的想法,青枝頓時對自己有些恨鐵不成鋼。。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2章 轎中

5.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