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雪中練劍的少年

第338章 雪中練劍的少年

兩天後便下了雪,這是這一年的第二場雪。

一場大雪覆蓋著一個又一個村莊,讓那些本就空寂的村莊看起來更加空寂冰冷了。

在寒山東南方向的三十里路處,有一個少年在一個農家大院里舞著劍。

劍光和雪色互映生寒。

舞著舞著,他突然膝蓋疼得直不起來。這時一個五六十歲的老夫連忙從屋裡跑了出來,對他道:「鄭公子,你這又是何苦?做什麼都要一步步來。哪能一下子就變成絕世高手呢?」

舞劍的人是鄭杭裴,跑出來和他說話的人是青枝的父親孔仲達。

鄭杭裴泄氣說道:「孔大夫,你說為什麼我這腿太陽也曬了,壯骨粉也吃了,卻一直不見好?」

孔仲達道:「和骨胳有關的,沒有那麼容易好,要好完全好起來,沒個一年半載的是好不了的。還有,你這樣子練劍,對你的膝蓋可沒好處。到時候沒變成絕世高手,反倒變成一個廢人,就麻煩了。」

這時鄭杭裴的一個護衛,劉棹說道:「孔大夫,你胡說什麼呢!」

孔仲達道:「老朽是擔心他,別無他意。」

劉棹道:「這兒沒你的事了,你進屋去吧。」

鄭杭裴的劍法是他教的。

他雖然不是什麼絕世高手,但劍術怎麼說也可以算得上中等偏上,對於現在只懂一點皮毛的的鄭杭裴來說,他算是個稱職的師傅。

他認為人若要強身健體,需靠多多運動才行,身子骨是越練越硬朗的,所以,他並不覺得鄭杭裴膝蓋偶爾疼痛一下會有什麼問題。

在疼痛的時候休息一下,等疼痛減輕再接著練,在他看來,是完全沒問題的。

他發現鄭杭裴練劍的天資極高,超過了他的想像。

鄭杭裴從小就因身子骨弱而不被允許習劍和出門,整日被關在家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對人情世事一無所知,身子骨不但沒變好,反而越來越差。

之前所有鄭宅里的護衛都把鄭杭裴當成了一個類似於白痴的人物,整日只會研究那些無用的木刻,類似於廢人一個。

但這些日子和他相處下來,他發現了他居然比他想像得要聰明得多。

大部隊動作,他都是一教就會了。

這也引起了他的極大的滿足感,自己劍術一般,若是能教出一個絕世高手來,那也是極好的。

所以,他比任何人都希望他能多多練習。

眼看鄭杭裴只休息了一下,就又在劉棹的催促下練起劍來,孔仲達搖頭嘆息了一聲。

為人醫者,他希望他的每個病人都能健健康康的,這其中就包括鄭杭裴,哪怕他的兩個護衛整天防他逃跑像防敵人逃跑似的,他一樣沒對他有任何壞心眼,但是眼下,他說什麼都沒人聽,也是讓他夠難受的。

普通人對於骨骼的特性並不了解,不了解就罷了,還不聽勸,真是無知者無畏。

作為大夫,他深知一個人患有腿疾時還強行進行高強度的動作意味著什麼。

鄭杭裴再這樣練下去,隨時都有可能發生骨折。

真要骨折了,那可是無論如何也治不好了。

看著這孩子在雪地里練著劍,在這寒冷的天氣,他額頭還冒著汗,他嘆息了一聲,進門去了。

他剛剛關上自己的房門,就聽到院子里有開門的聲音傳來,是院門那裡的聲音,他於是從門縫裡往外看去,就見鄭杭裴的另一個護衛,王康。

這護衛王康來到鄭杭裴面前說道:「小公子,我去問過大公子了,說是眼下你沒必要去那兒。」

「我哥這話什麼意思?」鄭杭裴停止了練劍,用手擦著劍上沾的幾片雪花道。

「我猜他是想讓您離戰場遠遠的,不想讓您受苦吧。」王康道。

「我哥真會這麼為我著想?」鄭杭裴仍然在用手擦著劍上沾的雪,並吹了一下閃閃發光的青色寶劍說道。

「我猜是這樣的。」王康道。

「我猜他是覺得我是個累贅,不想我在他邊上拖累他。」

「這個……那小的就不知道了。」王康道。

「他現在可好?」

「他現在反正是寄人籬下,無所謂好壞。」王康道。

說到這兒這護衛停頓了一下,又道:「我猜,他是不想讓您也感受寄人籬下的滋味,所以才不想讓你去。你現在在外面更逍遙自在,何必去那兒感受寄人籬下的滋味?」

鄭杭裴道:「好了,我要練劍了,你們離遠一點。」鄭杭裴又開始舞起劍來。

這兩個護衛退到院邊上以後,便低聲聊起天來。

王康對劉棹道:「剛才我去那兒時,聽游德說了,咱們的大軍快到寒山了,以後咱們大公子就不會是寄人籬下了。」

「真的?什麼時候的事情?」劉棹扭頭看著王康,語帶驚喜問道。

「聽說他們是幾天前出發的,再過幾天可能就會到達寒山了。」王康眼睛往院門處瞟了一眼,道。

「太好了,我就等著這一天呢。」劉棹輕聲道。

孔仲達雖然關了自己的房門,但他就在門邊上不曾到房間里去,此時聽到了這兩人的小聲交談,便猜到了他們所說的那批人是誰。

他每個土匪窩都去過,最開始的時候,他以為他們是真正的土匪,在每個山匪窩裡都行過醫后,見到他們每日各種訓練,他又覺得疑惑,當個山匪,有必要整日不要命似的訓練?那時候他也隱隱地猜測,也許他們是奔著打天下去的。

不過,這一場密謀許久的造反,卻是以一種讓他疑惑的方式開始的。

他本來以為鄭勁會是造反的主謀,誰曾想他還沒出動便被燒死了。

而他本來以為平康王會是造反軍的主謀的,誰曾想他也同樣還沒出動便被刺身亡了。

這裡面有點兒奇怪之處。

但奇怪在哪兒,他卻說不上來。

轉眼間雪又開始落了下來,和著寒風一起,讓人冷颼颼的。

下著雪,鄭杭裴還在練著劍。

他臉上的神情甚是執拗,那是一種想要在一夕之間練成劍術高手的神情。。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38章 雪中練劍的少年

60.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