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5章 不一樣的味道

第345章 不一樣的味道

窗外的風聲不停地吹打著窗桕,樹上簇簇落雪的聲音,傳入房裡。

過了很久以後,周靜還是毫無睡意,聽呼吸聲,她感覺身邊的他亦是沒有睡著。

這一晚上她睡得不好,時不時地想起自己被自己人背叛一事,以及不知明日該如何回到兵營一事。

到了半夜,她才迷迷糊糊睡著了。她睡時並不知道他有沒有入睡。

第二日天色尚暗時分她便醒了,一早醒來,發現他已經不和去向,她吃了一驚,立刻從床上坐起,見窗戶半開著,她從床上起身,來到窗前。

往外看去時,見院子里沒有人。

她有些心慌,不知道是他昨夜發生了什麼,還是一大早他自己出去了。

翻越窗子后,她再次環顧四周時,院子里仍然沒有他的影子。

她跑著來到院牆處,翻越了低矮的院牆后,來到村道上,往西看,村道上空空的,沒有一個人,再往東看,仍然沒有一個人。

「鄭大哥!鄭大哥!」

她高聲喊著,邊喊邊在村道上往東跑著,心裡升起一種極度心慌的感覺。

來到大道上,她往南看一眼,沒有他的影子,再往北時,仍然沒看到他的影子。

「鄭大哥你在哪兒……」

這麼自言自語時,她的腦海里浮現出種種不好的聯想。

就在她以為他已經遭遇意外時,突然聽到身後不遠處的聲音:

「靜妹……」

是他的聲音!

她往後一看,見他正站在身後不遠處,手裡提著一隻竹簍,那隻竹簍有些破舊,做工粗糙,像他這樣有著孤寒氣質的人,提著個這樣的竹簍,有些不搭。

她向他跑去,到了邊上時她抬頭問他:「你剛才去哪了?」

「找吃的。」

「找到了么?」

「嗯。」

她往竹簍里看了看,有幾隻紅薯。

「哪裡來的?」

「西邊地里找的。」

「我以為……」說到這兒她有些忍不住自己的情緒,淚光在眼裡閃爍。

她儘力不讓它掉下來。

「以為什麼?」

「以為我再也見不到你了……」

他轉移話題,將竹簍遞給她,道:「這個給你,我負責找,你負責燒。」

說著轉身往西走去。

「好。」她從他手裡接過竹簍,和他並排同行。

她這一輩子,還從來沒有自己做過任何一餐飯。

但是,她認為煮紅薯這事對自己應該沒問題,無非就是將紅薯洗凈,放水和紅薯,然後用柴火燒就是了。

兩人翻越院牆后,他便在院里無所事事地站著,她則進了伙房去煮紅薯。

到了伙房,她發現裡面沒有水,然後提著木桶來到院里靠東牆的井邊,那兒還有一隻用來汲水的專用的木桶,桶的把環上拴著繩子。

她把從伙房裡拿來的木桶先放在井邊,然後把那隻來汲水的桶放在井裡,開始汲水。

由於她沒有汲過水,汲了半天,也沒能將井水汲到木桶里,她看了看他,見他在院里的一棵樹邊徘徊著,於是輕輕道:「鄭大哥,你會汲水么?」

她話音落後,他走了過來。

她將木桶和繩子遞給他,他接過木桶,將它放在井裡,輕而易舉地讓木桶里灌滿了水,然後將木桶提了上來。

整個過程中,他的動作嫻熟,利索。

她疑惑問道:「鄭大哥,你怎麼會汲水的?」

據她所知,鄭叔叔雖然後來被貶了官,但家裡還是有下人的,不至於需要自己汲水。

就聽他答道:「在十五歲那年,我學過野外生存的本領。」

她更疑惑了,問:「可是,你為什麼會學野外生存的本領?」

「以防萬一。」他道。

她恍然大悟,道:「學習這個也好,免得哪天遇到自己孤身一人在野外迷了路的情況。」

他沒有回話,只是將木桶遞給她,。

「鄭大哥你先邊走,等會還要再汲兩次水。」

因為這家的主人離開有一段日子了,從伙房裡拿出來的那隻木桶裡面落了些灰,需要清洗一下,同時用來汲水的這隻木桶也有些髒了,也得洗一下才行。

他於是站在她身後,等著她洗木桶。

如果她此時往後看上一眼,就能看到他在盯著她的背影,神情有些複雜。

不過,她並沒有回頭看,而是一直在專心致志地洗著木桶。

先將用來汲水的木桶洗了一番后,她道:「這隻洗好了,你幫我再汲一次。」

他接過她手裡的木桶,再次汲了一桶水上來。

這第二桶水是她用來洗伙房裡的那隻木桶的。

洗好伙房裡的那隻木桶后,她又將木桶放在井邊上,道:「再汲一次。」

他於是汲上來第三桶水。

這第三桶水是用來洗紅薯的。

洗了紅薯以後,她又讓他汲上來第四桶用來煮紅薯。

她將他汲上來的第四桶水倒進她從伙房拿來的木桶后,就將木桶提到伙房裡煮紅薯去了。

將水倒進鍋里,然後放了紅薯以後,她在伙房裡的灶台上看到了火石,於是拿了火石,將幾根木棍放在灶里,然後開始用火石生火,生了半天,還是無法將木棍點燃,不由有些氣餒。

於是她向著外面喊道:「鄭大哥,你會生火么?」

片刻之後,他走了過來,她連忙站一邊,把灶台的地方讓給他。

他蹲下后,看了看鍋下的灶,對她道:「你直接放木棍是生不了火的。」

「那要放什麼?」

「易燃的樹葉之類的。」說話間,他抓了把身後的樹葉,然後用火石點燃了樹葉,樹葉燃了之後,他才將木柴放在燃燒的樹葉之上。

「鄭大哥,你是不是覺得我特別沒用?」她尷尬說道。

「沒有。」他聲音低沉說道。

「可是,我本來就沒用。」

他沒有答話,只是起了身,往外走去。

對他的冰冷她已經習以為常了。所以有時候他突然不回她話離開時,她便不怎麼往心裡去。

因為她內心深處固執地認為,他是裝著對她冷淡。

燒了一會兒以後,水開了,她又再煮了一會兒,當她覺得紅薯差不多已經變軟了以後,把紅薯盛出來,放在洗好的盤子里,等著它放涼些再吃。

感覺到紅薯的溫度差不多了以後,她拿著裝有紅薯的盤子,往外走去,到了他面前時對他道:「鄭大哥,紅薯可以吃了。」

從昨天中午就沒吃過飯,她現在已經飢腸轆轆了。

她相信他也一樣。

當他拿起紅薯吃了一口后,她問:「好吃么?」

「還行。」

她吃了一口,然後道:「我覺得很好吃。」

這是她第一次為她和他做飯,她覺得意義重大。

所以吃起來紅薯時,便感覺和以前自己吃的紅薯似乎多了一層不一樣的味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5章 不一樣的味道

6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