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6章 回去的辦法

第346章 回去的辦法

吃了紅薯后,她問:「你想出回去的辦法了嗎?」

「咱們需要化妝成農夫。」他道。

「這個自然。」她答。

但只是這樣,必然不一定騙得過那些士兵。

她正想說什麼時,就聽他道:「然後還要借一個老人。」

「借一個老人?去哪裡借?」

「就在這院子西邊的第三個院子里有個老婦人。」

原來他剛才出去不只是為了去地里找紅薯,還順便查看了一番這村裡住著的人。

「你的意思是,讓那老婦人和我們一起去寒山?」

「對。」

她點了點頭,道:「這個方法可行。我們可以和她同行,讓別人以為我們是她的兒子和兒媳,這大冷天的還帶她出去,是帶她看病去的。」

她已經將他的計策猜中並全部說了出來。

「對。」他道。

「那現在我們先去扮農夫吧。」她道,

昨日睡覺的地方是個偏房,裡面靠西牆有個衣櫃,衣櫃裡面應該有衣服。

從窗口進了偏房后,他們還真在裡面的衣櫃里找到了衣服。

裡面以女子的衣服為主,男子的衣服每個季度的只有幾件。

不多時后,他們兩人便扮成了農夫。

而為了裝扮得像些,她將頭上原來的飾物拿了下來,放在衣袖裡,而他則從衣櫃底部找到了一個農夫常戴的那種帕頭,戴在了頭上。

兩人裝扮完成後,她看了看他,道:「你這樣子還是太像貴公子了,得把臉塗黑些才行。當然我也得把臉塗黑一些。」

天天風吹日晒的農夫,哪裡有這麼白的臉蛋?

「要不咱們抹點泥巴在臉上吧。哦,對了,我還會點易容術,可能會讓咱們倆人看起來有點不一樣。」

「你會易容術?」

「會一點點。」她道。

在平康王府里,因為無聊,她曾經和兩個侍女玩過化不同的妝容,她給她們嘗試化過老婦妝,侍女妝,農婦妝,還嘗試過男子妝,她明白有時候將臉上用不同顏色的粉描畫一下,便會讓一個人看起來很不一樣,就像一個人素麵朝天和化好妝的差別一樣。

「好。那就依你。」他道。

「我們去院里吧,那兒有水。」她道。

在院里,她先給他化了個農夫妝,因為沒有粉之類的東西,她便用地上的黃泥放點水打濕,然後用濕泥巴先將他的臉全部弄黃,再用多一點的黃泥勾勒出和他本來的眼部輪廓不一樣的輪廓。

化好以後她端詳著他的面孔道:「差不多了。還挺像。」

然後她給自己化妝,因為院里沒有鏡子,她便去偏房裡化了,因為那兒有個銅鏡。不多時,便化好了。

她端詳鏡中的自己,一個黃不拉嘰的農婦模樣。

在她從偏房裡翻越窗戶出來以後,兩人一起沿著村道往西邊的第三個院子走去。

到了院門口,她敲了敲門后,不久后,一個身穿灰褐色棉襖的佝僂著身子的老婦人前來開門,開門時,門上方的雪落了下來,說明她這幾日都沒開過門了。

再看院里,只有伙房和正屋之間的雪被剷除了,其他地方都是厚厚的雪。

從伙房到院門這兒,是一行腳印。那是她剛才走過來時留下的。

這老婦人開門后見門外站著兩個陌生人,有些疑惑,問:「你們兩個敲門有啥事?」

「老婆婆,我們想找您幫個忙。」周靜道。

「姑娘,你說什麼?」老婦人抬眼望著周靜問。

「是這樣的,我和這個男的是被我父親棒打鴛鴦的,他等會會派人來找我,把我和他弄回家,然後我就不得不和他分開了,求您幫忙扮演一下我們的母親,我們拉板車帶您去看病。」

老婦人佝僂著身子往上又看了一眼周靜,「你說什麼?」

她連問了兩句你說什麼,讓周靜有些疑惑,轉瞬她明白了,她現在應該是已經聾了。

她看了看鄭杭肅,道:「這下怎麼辦?我說話她聽不清。」

總不能強行把她弄走吧。

「你大聲些試試。」

於是周靜靠近老婦人,對著她耳邊大聲說道:「老婆婆,我們來求您幫個忙。我和我後面這個男的是被我父親棒打鴛鴦的,我父親正在派人到處找我,想把我和他弄回家,然後我就不得不和他分開了,所以我們想求您幫忙扮演一下我們的母親,助我們逃走,因為您腿腳不便,我們會拉著板車帶著您走路,當然,我們對外是說要帶您去看病。」

說完以後,她擔心老婦人沒聽到,問:「老婆婆您聽到了嗎?」

就聽老婦人說道:「你父親太過分了。好,這個忙我幫了。」

周靜又對著老婦人的耳朵大聲道:「謝謝您了,您家裡有板車嗎?」

「有有有。院里就有,那是我以前用的,現在我老了,推不動了,你們兩個過去看看,那板車還能用么?」

周靜於是向院里看了一眼,就見院里靠東牆放了一輛板車,車子看起來確實有些年頭沒用了,雖然上面覆著雪,但也能看出上面長了些雜草,因為有些長些的雜草露出了雪面。當然,現在是冬天,那些雜草已經枯萎了。

「我過去看看。」她道。

鄭杭肅道:「我去吧。」

她沒有和他爭著去,而是看著他的背影走近了板車。

他先是推了一下板車,見板車沒有任何問題,然後便開始清理板車上的雪和雜草。

將板車上的雪和雜草清理乾淨后,他看了眼在院門處和老婦人一起的周靜,道:「靜妹,你對老婆婆說一下,今日天冷,她坐在板車上定然會凍著,需要裹一個被子防寒。」

周靜心道,他還挺細心的,能想起這事,自己壓根兒沒有想起,於是她再次將嘴巴對準老婦人的耳朵,大聲道:「老婆婆,今日天冷,你坐在板車上定然會凍著,需要裹一個被子防寒,您的被子在哪?我去拿。」

老婦人指了指北邊的正屋東邊處道:「就在屋裡東邊那間,你過去就看到了。」

周靜於是踩著院里的積雪往正屋走去,到了正屋,她往東一拐,便到了東間里,見裡面是卧室,雖然簡陋,但是收拾得乾乾淨淨,北邊有張床,床上有箇舊舊的但乾乾淨淨的綉了梅花的被子,她抱起被子往外走去。

到了院里鄭杭肅所站的板車前,她便將被子放在了板車上。

「走吧。」她道。

鄭杭肅於是推著板車往院門處走去,到了院門口,老婦人便坐上了板車,並且裹緊了被子。

出了村子,她對鄭杭肅道:「看樣子只能往南了?」

「對。」他答。

往北的話,往寒山的路只有窄窄的山路,不便推板車,而且,因為之前在那條路上被刺過,她不想再重走舊路。

往南有個鎮子,在鎮子上往西拐,然後沿著鎮西的路一直往西,便又有一條大的山路可以往東拐。

雖然繞遠了不少的路途,但至少可以更方便的抵達寒山。

但也只是方便些而已,接下來能不能安全抵達寒山,還是未知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46章 回去的辦法

62.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