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誰是主謀

第350章 誰是主謀

鄭杭肅的幾個護衛回來后,進自己的帳篷以前,其中一個站在邊上沒進去,很快就有個士兵過來和他聊天了。

由於他們住在附近,已經很熟悉了。

士兵問道:「你們公子和周靜郡主去哪了?不會是本來想一起私奔,後來又轉變主意了吧?」

鄭杭肅的一個護衛說道:「私奔?你說什麼胡話呢?」

這士兵道:「也不是我一個人這樣猜,是許多人都這樣猜。我無非是說出來了。」

剛才回他的護衛道:「我和你說個機密的事情,你耳朵湊過來。」

士兵道:「什麼事情?這麼神秘的?」

護衛道:「你耳朵湊過來我才能說啊。」

士兵把耳朵湊了過來,護衛道:「我給你說,周靜郡主和我們公子昨日之所以一天沒回來,是因為路上被人行刺了。」

士兵道:「什麼?路上被行人刺了?誰啊?太子蕭的人?」

護衛道:「不是,就是自己這邊的士兵。」

士兵道:「自……自己這邊的士兵?哪個士兵會這麼膽大包天?」

護衛道:「士兵自己自然不會這麼膽大包天,是有人指使的。至於誰指使的,周靜郡主和我家公子已經知道了。」

士兵道:「是誰?」

護衛道:「現在還是秘密,我不能和你說,要等到明天周靜郡主才會打算處置他,你可千萬莫要把這事傳出去了。」

士兵道:「你也沒告訴我是誰啊,我傳給誰去?」

護衛道:「就這樣吧,時間晚了,咱們都回去睡覺吧。」

這士兵回到自己的帳篷后,立刻和他同帳篷的其他士兵說了這個消息。

他這個帳篷里的有個士兵在去茅房的時候,又在和人聊天起說起了這事。

就這樣,傳來傳去,沒過多久,一個士兵慌裡慌張地從自己的帳篷鑽了出去,往東北角一個帳篷跑去。

他一口氣跑到魯方的帳篷,魯方正在帳里睡覺,這士兵氣喘吁吁地站定以後,對躺在床上的魯方道:「魯將軍,大事不好了!」

「什麼事?」

這士兵走到他邊上,彎下腰,將嘴巴對準魯方的耳朵說道:「周靜和鄭杭肅兩人已經知道誰是幕後主謀了。」

魯方突然之間站了起來,道:「當真?」

「千真萬確,軍中到處都在傳呢。」

「到處都在傳?那不一定是真的。」

若兩人當真知道誰是幕後之人,又怎麼會在沒抓人之前到處宣揚?

「可是,萬一是真的呢?」士兵擔心說道。

「這事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魯方道。

士兵回去后,魯方又躺了片刻,只覺坐立不安。

他沒想到,周靜和鄭杭肅竟然能安然無恙地回來了。他們是怎麼躲過了眾多士兵的搜尋的?

他再無睡意,從床上起身,然後一直往兵營的東南角走去,那兒有祁連的帳篷。

到了祁連的帳篷里,他見祁連還在睡覺,手大力地推了他一把,祁連便睜開了眼睛,問:「你有何事?」

「他們回來了,你不知道?」

「什麼?他們回來了?」祁連一下子再也睡意,突然之間從床上坐了起來。

「你說吧,怎麼辦?」魯方道。

「什麼怎麼辦?他們還能找出是誰幹的不成?咱們又沒出面。」

「他們說他們已經知道是誰了,明日便會處置那個人。」

「明日的事情你現在緊張什麼?這樣吧,你回去吧,這事明日再說,我現在要睡覺了,你可別打擾我睡覺。」祁連說著又躺了下去。

「你!你怎會如此糊塗!」魯方沒想到祁連竟然會是這種態度。

這事明明對兩個人來說都有風險,他卻打算這一晚上不管不顧,還說讓他不要打擾他睡覺。

祁連道:「你現在擔憂也沒用啊對吧。若是他們知道了,明日咱們任他們處置,本來咱們做這事就要擔風險的,既然現在風險已經成了危險,怕有何用?再者,他們真知道假知道還難說呢,你就算一晚上不睡覺,不也改變不了什麼么?怎麼,你還想晚上直接行刺?你要知道,能在周靜面前還敢明目張胆這樣聽令於咱們的人沒多少。還有,畢竟軍中還是支持她的人多,咱們也打不贏。所以,你回去吧。」

魯方道:「我就不該一時糊塗聽你的。」說著惱羞成怒地出了帳篷。

昨日,在周靜和鄭杭肅幾個時辰未歸后,祁連找到他,和他商量了一件他之前連想都不敢想的事情,那便是,借著派兵尋找他們的機會,前去行刺,因為是自己人,她和鄭杭肅不會加以防備,此事必然十拿九穩。

他當時疑惑問道:「你不是喜歡周靜嗎?為何還要去行刺?」

當時祁連這樣義憤填膺地回答他:「她心裡只有鄭杭肅,當然,這是私仇,這我可接受,不干涉,可是,她卻想讓那些只支持鄭杭肅的人過來,以後咱們周家軍,變成鄭家軍了,你能接受?」

魯方道:「自然不能。咱們周家軍在一起十幾年,被換個名頭,我自然心有不甘,可是,咱們也不能因為這個將周靜也一起刺死啊?」

祁連當時道:「她不死,咱們的軍隊就得亡。你要是心軟,以後便當個縮頭烏龜吧。你好好想想。」

「那…..怎麼行刺?」

「這個我全權交給你。所有士兵都歸你調遣。」

「哼,你這是想事成之後敗露的人是我吧?」

「你也太目光短淺了。你想想,要是我派人去,別的士兵會怎麼想?我一直表現得極度喜歡周靜,現在反而派人刺殺她,顯得我是因為私人恩怨才做出這個決定的,但你派他們去就不一樣,你可以和他們說,這是為了咱們周家兵的興亡。士兵們現在自己也不和想投靠鄭杭肅的那群人為伍,個個都心有不甘,你派他們去他們會依從你。但我派他們去,他們只會覺得我是因為得不到她便要毀了她。」

魯方當時沉默了半晌,道:「看來,為了周家兵的前程,只有如此了。」

「行刺之後,咱們還可以說他們是被太子蕭的士兵給行刺的,將仇恨轉嫁到太子蕭身上。這樣一來,那些支持鄭杭肅的士兵也成了咱們的人了。」

「這倒也是。」魯方看到了行刺兩人的又一個好處。

祁連又道:「你放心,咱們若是得了天下,以後便是平起平坐之人。」

魯方在回帳篷的時候想起那日的和祁連的對話,此刻後悔不迭。

然而,世上沒有後悔葯。

在他剛剛進了帳篷以後,發現自己帳篷里本來點好的蠟燭不知何時熄滅了,此時他有些疑惑,是誰吹熄了自己的蠟燭?難道,有風從帳篷帘子那兒吹了進來?

他走到床邊,剛剛想拿起桌邊的火石點燃蠟燭時,突然感到自己的背部一陣疼痛。

還沒來得及反應過來,他已經倒在了血泊中。

一個人影隨後從他帳篷里竄了出去,一溜煙跑到了附近的山腳下的樹林里。

過了許久以後,兵營里的人都睡了的時候,他才從樹林里走了出來,來到了祁連的帳篷里。

祁連對他做了個手勢,意思是,成了沒有。

他點了點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0章 誰是主謀

6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