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4章

第354章

吃好飯後,陸媛清便帶領大家往她當時看到孔仲達被帶往的村子行去。

由於都騎著馬去,十來里路不過是一會兒的功夫。

一路南行,到了附近的村子時,陸媛清對青枝道:「下一個村子就到了,那個村子就在這個村子南面不到半里路的地方。」

聽陸媛清說兩個村子挨得這麼近,青枝道:「那現在咱們先下馬吧。」

馬蹄聲在這樣的夜晚過於響亮,而幾匹馬一起行走,會讓鄭杭裴的護衛心生警惕。

走路的話就安全多了,至少可以腳步輕些。

但是,人太多了一起去,也容易會被鄭杭裴的護衛察覺,畢竟現在還有化了一半的雪,能清楚地看出路上的人。

想到這兒她又想起他們在入睡之前都要察視周邊的環境很久才會入睡的,於是對大家道:「這樣吧,咱們晚些再去,至少要等戌時以後再去,因為在戌時以前,鄭杭裴的護衛基本上不會睡覺的。」

於其書道:「對的,他們是有這個習慣。」

幾人下馬後,決定先在這個村子里等上片刻。

在等待的時候,青枝一直往那個村子看著。

等了大概半個時辰時,她看到突然有三個黑影從那個村子的村西冒出,往那個村的西邊走去。

從她所在村子的邊緣來看,那個村子的西邊不遠處是一個樹林。

剛好是三個人影,現在又是晚上,她心裡閃過一絲不妙,對大家道:「看那三個人!」

陸世康道:「必然是他們。」

他猜那三個人中的兩個一定是鄭杭裴的護衛,另一個人一定是孔仲達。

從三人晚上行走的身影也能看得出來。

兩個人看著高大些,身材挺拔些,另一個人看著身材中等,有著年紀大的人常有的彎腰的姿勢。

而且,看三人的身影,能看出一個高大挺拔的在押著年老的,另一個人在前面走著。

在這大晚上的,三個人同時外出,本就預示著不妙。

青枝見陸世康也猜是他們,心一下就慌了,急急說道:「這可怎麼辦!」

現在她距離父親有半里路,而那片樹林距離他們三人行走的地方只有十丈遠。

她一慌神,便想著問問陸世康怎麼辦,往他看去時,就見他手裡已經舉起了從兵營里拿出的箭來。

「不要!你會誤傷我父親的!」她快喊出來了。

「眼下如果想救你父親,這是唯一的辦法。」陸世康道。

現在人跑過去救已經來不及了。

而且如果人跑過去,會在半路上被他們聽到跑步的聲音,他們反而會更快地行動。

「可是……」青枝一時之間有知道怎麼辦才好,心「咚咚」直跳著。

於其書此時道:「他們有兩個人。陸公子的箭一次只能射中一個人,那樣我師傅一樣會有危險。」

青枝道:「對,就算陸公子你沒有誤射中我父親,可是你只能一次射一支箭啊,那另外那個人……」

她說話時眼睛一直盯著那三個人影,說完以後,沒聽到陸世康的回應,於是她往陸世康看去,見他弓上有兩支箭,擔憂說道:「陸公子,你真的能保證兩支箭一起發,都能將那兩個人射中么?」

雖然見識過他的箭術,但現在關係到父親的安危,她實在是擔心他有一丁點的閃失。

「九成的把握吧。」陸世康道。

「什麼?只有九成?」眼看那三個人影已經距離樹林越來越近了,她因焦急而頭有些眩暈。

「那沒有把握的一成是,若他們此時突然加快腳步,那麼便會有閃失。」

箭到那兒的距離和他們行走的距離需要估算,箭的速度和他們行走的速度也要事先確定,一切都必須配合得萬無一失才行。

眼下如果他們突然改變速度,那麼箭到那兒時,便會射空,或者誤傷到孔仲達。

靜止的東西易射中,動的東西往往想要精確射中比較困難。

所以,真正的箭術高手高就高在他們對速度和距離的準確判斷,真正的箭術高手可以百發百中地射中動的物體,而不是靜物。

就在青枝已經額頭冒汗時,突然看到兩支箭在自己前面突然竄了出去。

她屏住呼吸,看著那兩支箭直往前刺去。

只是一瞬的時間過後,她便看到兩個人影突然倒地,而還站著的那人突然之間拔腿就跑。

從那人的身影看,她知道是父親了。

看著父親跑去的方向是往西,正是樹林的方向,她便也立刻上了馬往西南方向跑去。

其他人亦跟在她後面往西南方向騎去。

一路上也不知道是什麼地,到處都有此坑坑窪窪的。

好在距離那兒只有半里路,那身影距離前方的樹林還有幾丈左右,她已經騎到了那往前跑的身影面前,大聲喊道:「父親!」

那奔跑的身影突然停了下來。

瞬刻之後,她已經到了那身影邊上,在夜晚的光線中,她一眼認出這身影正是父親。

此刻她后怕不已,心想今天若是不來,父親便再也見不到了。

她下了馬,站在他面前,道:「父親,是我。」

就聽父親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我今日一早便出來找您,只是找了一整天,沒有找到,好在陸媛清在鎮子上見過您,帶了我們來這邊。」

就聽父親道:「剛才那兩支箭是誰射的?」

說完這話,他看了看青枝後面的那幾匹馬上的人,眼下他們也已經下了馬。

雖然天色有些黑,他還是看清楚了,來的人有陸世康,於其書,陸媛清,吳山。

於其書回他道:「師傅,是陸公子救了您,剛才那兩支箭是他射中的。」

孔仲達看了看陸世康,雙手一抱拳,道:「老朽謝過陸公子相救了。為了報答你的救命之恩,你們陸家的醫藥費,本大夫給你們免了。」

陸世康道:「孔大夫倒也不必如此客氣。小生舉手之勞而已。」

說話間,他走向剛才那兩人倒地之處。

其他人亦都跟了上來。

那兩人在地上一動不動。

「他們死了沒有?」吳山問,說著走近其中一個人,探了探那人的氣息,接著又走到另一個人面前,探了探這另一個人的氣息。

不曾感覺到兩人的氣息,他道:「感覺是沒氣了。」

於其書這時道:「師傅,咱們回去吧。」

說著他攙扶著師傅上了他的馬。

青枝也上了馬,就跟在他們後面。

陸世康剛好和她並排。

孔仲達只是看了一眼,便對青枝道:「青枝,你過來,和我們並排騎。」

青枝聽到父親的話本來有些疑惑,心道他為什麼突然讓她到前面和他們並排騎,轉瞬想到,父親一定是看到她和陸世康並排騎了。

說實話,也是在父親這話說出口以後,她才意識到她是和陸世康並排騎著的。

她只好地將馬騎到和父親以及於其書的馬並排的位置。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54章

62.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