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這世上誰能不被世俗雜事給束縛住

第366章 這世上誰能不被世俗雜事給束縛住

就聽他接著又道:「一個合格的大夫,應該能做到望聞問切,只一『望』字,孔大夫便沒做到,孔大夫便看不出本公子一夜未睡?」

青枝連看也不看他,只是道:「陸公子昨夜有美人在懷,一夜未睡有何稀奇?」

陸世康無奈嘆了口氣,問:「你要如何相信我所說的?」

青枝道:「本大夫只想勸你莫要再多浪費口舌了……」

說著想將自己的手從他手中抽出,卻無論如何抽不出,於是緊急中想到了一個和他斷絕關係的辦法。

沉思片刻后她道:「況且,就算沒有昨夜那事,我也想尋個機會和你說清楚一件事。」

「你說。」

「其實,在遇到於其書之後,我便不想和你相處下去了。首先,我父親認可他,你也知道,我父親的醫術還要指望他來繼承。再者,我和他相處了一段時間后,發現他和我更有共同語言,我們可以一起探討醫書,可以一起學習,一起成長,這一點,你是比不了的。」

見他怔住了,她又狠心說道:「和你在一起,甚是無趣。我現在已經想明白了,你這種紈絝公子,是不適合本大夫的。就算何櫻沒來,我也想找個機會和你說清楚這事的,今日只是剛好找到了機會。」

她感覺到剛才緊緊攥住自己的手鬆開了。

她順利地將手從他手中抽出,然後頭也不回地出了樹林向東走去。

他沒有跟過來,身後並沒有他的腳步聲,她猜測他應該還站在當地。

她沒有回頭看他,只留給他一個決絕的背影。

一直回到了兵營,快到自己帳篷時,就見王呂站在自己的帳篷和陸世康的帳篷中間的那個過道上。

王呂見她一個人回來,遠遠地就問她道:「孔大夫,怎麼我家三公子沒和你一起回來?」

她盡量以坦然的語氣說道:「他還在外面。」

「那他為什麼不回來?」王呂邊說邊觀察著孔大夫的面孔,他覺得今日孔大夫的面孔不太對勁兒。

不過,這在他的意料之中。

畢竟昨日三公子去見的可是何櫻。他一夜未歸,孔大夫肯定是要吃醋的。

青枝回了他一句「不知道」,便進了自己的帳篷里。

王呂見三公子沒回來,連忙去了自己的帳篷,叫了齊方,兩人一起往外面的樹林走去。

由於守兵營門的士兵們都認識兩人,知道他們是陸世康家裡的家丁,所以沒經他們說話,便放他們出去了。

他們來到西邊的樹林里,便看到了三公子正在樹林里徘徊著。

王呂到了三公子邊上時,問:「三公子,咱回去吧,在這兒呆著也不是事兒。」

三公子沒回應他。

於是他便也不說話了。

他發現了一個規律,那就是三公子和孔大夫鬧彆扭的時候,就不愛說話。

他還記得上次從江北城回虹州的情景,記得太清楚了。

齊方不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於是悄悄問王呂:「王呂,咱三公子怎麼了?」

王呂輕聲道:「你別多問。」

三公子和孔大夫這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所以,哪怕是齊方,他也不想告訴他。

齊方一頭霧水,看了看三公子,又看了看王呂。

他明白了,王呂知道點什麼,而他知道的那點什麼是自己不知道的。

正在猜想著王呂知道的可能是什麼時,就感覺王呂拉了拉自己的袖子,他看了王呂一眼,王呂湊近他對他低聲道:「咱們兩個現在離咱三公子遠點,他現在肯定是不想看到咱們,咱們讓他一個人呆一會。」

齊方也低聲道:「好,那咱離遠一點。」

兩人來到樹林北邊上的小溪邊坐了下來,過一會兒看看樹林里三公子的身影,再過一會兒再看看。

齊方見三公子似乎背影有些說不出的寂寥,問王呂:「你告訴我,咱三公子到底是怎麼了?」

「你別問我,其實我也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

「不知道。」

「那我問你,是不是和表姑娘昨天過來有關?」

王呂回道:「那肯定是有點關係的。」

齊方於是恍然大悟道:「是不是他想把這門親事退了,卻不知道怎麼退,所以才心情沉重?」

王呂道:「大概是吧。」

齊方搖了搖頭,道:「誰能想到,咱三公子這麼風流瀟洒的人,也能有一天被世俗雜事給束縛住了。唉。」

王呂道:「這世上誰能不被世俗雜事給束縛住呢……」

兩人不再說話,而是看著眼前的溪流。

溪流上有一層薄薄的冰,兩人因為無聊,便撿著邊上的石頭,往溪流里扔去,不一會兒,冰面上便有了好幾個大洞。

他們眼下甚是無奈,因為寒風在樹林里來來回回,雖然坐在這兒,他們還是能感覺到異常的寒冷。

三公子偏偏要在這麼寒冷的時候呆在這樹林里,真是要命。

.

尚頇城西,一個妙齡女子正在寒風凜冽的道上騎著馬疾行。

她的臉色慘白慘白的,唇色烏青,仔細看時,雙唇還在顫抖著。

這女子不是別人,正是何櫻。

讓她嘴唇顫抖的不是風在耳旁呼嘯而過,而是昨夜陸世康的表現。

昨天半下午時,在他去客棧之前,她便和店小二說了,讓他在一個姓陸的公子來后便將房門從外面鎖上,這樣她就可以和他好好地說說話,她還告訴店小二,要來的人是她的夫君,她有誤會沒和他解釋清楚。

她知道他一定會因為她設計讓他娶自己而生自己的氣,所以才迫不得已讓店小二鎖門。

她無非是想和他說說這些年壓在她心頭的那些話。

她要從幼年時第一次見他說起,一直說到後面。

她相信他若是知道她從小就喜歡他,且這麼多年一直未變,一定會被自己的痴心打動。

畢竟別的女子都和他只有幾個月的相處時間,他要斷絕關係時,那些女子便真正地離開他了。

但她不一樣。她想告訴他的就是她不同於別的女子。

她對他是完全付出了一顆真心的。

在他抵達客棧之前,她脫下了男裝,穿上來時就放在包裹里的女裝。

那是一件大紅色的襖裙,襖裙可以顯出她纖細的腰肢,襖裙的下擺綉了精緻的荷葉邊,穿上它時,顯得她更為嬌艷動人。

她還化了個精緻的妝容,描了紅紅的嘴唇。

照鏡自盼時,覺得自己是尤物中的尤物。

她一向自信,畢竟整個江北城,比自己漂亮的女子可沒幾個,不,應該說根本沒有任何人能和她相比。

老太太常說,她在江北城時,江北城裡那些女子便默然失色了。

在她觀察自己的一絲不苟的妝容時,突然又想起,他曾經隱晦地說過自己是繡花枕頭。

這不由使她皺了皺眉頭。

不過,她瞬間便舒展了眉頭。

她今日來,還有一個目的,便是讓他對自己刮目相看。

在他從江北城離開以後,因為他那句話,她整日整日地翻讀詩書。

每日背上一道詩,到現在她已經背了許多首詩了。

隨便哪一首詩,她都能熟練地從頭到尾背出來。

雖然對於詩詞她根本不感興趣,但是,為了能擺脫繡花枕頭這個稱號,她甘願忍受背詩的枯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6章 這世上誰能不被世俗雜事給束縛住

6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