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7章

第367章

她在房間里等啊等,雖然其實並沒有等太久,在她看來卻像是很久了似的。

在門外敲門聲響起時,她的心跳立刻劇烈了起來。

她匆匆跑過去開門,開了門以後,又立即站出一個優美的姿勢,對他道:「表哥你來了?」

他一腳邁進了她的房間后,往房間里看了一眼,然後皺眉說道:「姑母在何處?」

他話音落時,他的身子被店小二推了推,他的另一隻腳便也進了門。

門隨後便被店小二在他身後鎖上了。

聽到了鎖門的聲音,他嚴肅問她道:「這麼說來,只有你一個人?」

她道:「怎麼,不行?」

陸世康道:「說吧,你要找我何事?」

何櫻凄然笑了一聲,道:「表哥,知道咱們關係的,知道你是我表哥,不知道的,還以為咱們是仇人,你別忘記了,不需多久,咱們便要成為夫妻了……」

就聽他冷淡回道:「這是永遠不會發生的事情。」

她道:「你這話說得早了些。」

見他不回,她又道:「我今日過來,無非是想和你聊聊,因為在陸府,咱們沒機會聊,在其他地方,你不和我同行,也沒機會聊。也只有在這種地方,能聊上一會兒。」

「我和你,並沒有什麼話題好聊。」

「表哥,你只要聽著就好了。我一個人說就可以。」

見他沉默不語,她摸了摸自己的頭上的髮髻,確保它們沒有亂,然後道:「也許表哥你不知道,在我幼年時第一次來你家,剛剛見到你的那一刻我便已經愛上你了。」

見他不語,而是走到了窗口那兒,負臂站著,她看著他挺拔堅毅的背影又道:「對,從那時候開始,我便已經決定了,此生非你不嫁。在我們長大之後,哪怕你左一個右一個的,我也從來沒有動搖過這種想法。」

說到這兒,她有些動容,「對,我從來沒有想過後退。我知道,她們都是暫時的,是你的過客。表哥你可知道,每日因想你想得孤枕難眠的滋味?」

見他一直不回話,她又道:「我知道,我不是那種學富五車的人,可是,你也一樣啊。你也不愛讀什麼詩詞,我嫌棄你了么?沒有。我從來沒有嫌棄你不愛讀詩什麼的,也從來沒有嫌棄過你不愛考取功名。愛一個人,就會包容他所有的缺點。所以表哥,我能包容你所有的缺點,你為什麼不能包容我的缺點?」

說到這兒,她輕輕咳了一聲,然後又接著道:「這些日子,我深刻地檢討了一下自己,確實如你所說,我什麼也不會,是個繡花枕頭,所以這段日子,我背了不少詩,要不,我背給你聽?」

見他沉默不語,她自覺有些自討沒趣了,但是仍然一首接著一首地背了起來。

連著背了十來首詩以後,她道:「表哥,你現在還覺得我是繡花枕頭么?」

見背詩也沒引起他絲毫的回應,她便站起身,向窗口處他的背影走去。

他沉默不語,讓她猜不透他在想什麼,不過,只要他沒有作出強烈的反對,是不是說明自己的一番話起了一定的效果?

窗口處的窗帘是拉上的,她便輕輕地將頭靠在他的肩頭上。

她的頭剛剛觸著他的肩頭,便被他推離了,耳旁響起他冷淡的聲音:「離我遠點。」

她內心閃過一絲絕望,敢情剛才她那些話都白說了?

但是,他的聲音像是一種命令一般,讓她不得不從內心裡閃過退卻的想法,她輕輕走離了他,在距離他幾步遠的地方站住,看著他的背影又道:「表哥,我知道一時半會的,有些事情我說不清楚,你現在肯定在氣頭上,我說什麼你也聽不進去,但是,我還是想說,既然以後我們要成為夫妻了,事情既然成了定局,你最終還是要面對現實的。」

「現實就是你想像的一切都不會發生。」

他的聲音比現在的天氣還讓她覺得寒冷。

「好,我現在不和你多說,但我剛才說的每一個字,希望你到時候能好好地回想回想。」

她認為,他之所以對她存有偏見,僅僅是因為他不喜歡被人設計。

而因為被設計,所以生她的氣,所以現在她說什麼,他都聽不進去。

既然如此,那不如以後他氣消些的時候,再和他說說。

她決定睡覺了。而想到房間里只有一張床,她心裡閃過了一絲興奮。

表哥是個紈絝公子,她比誰都清楚,既然他喜歡耽於男女之情,他豈會在孤男寡婦共處一室的時候保持冷靜?

她認為他一定不會。

只要她的身子屬於了他,那以後就好辦了。

於是她輕輕叫了聲:「表哥,其他事以後再說,咱們先睡覺了,這房間里只有一張床,房門又被店小二鎖上了,我們湊合著睡吧。」

說完以後,她便等著他的回應,見他沒反應,她又道:「表哥,咱們反正以後是夫妻了,現在躺在一張床上睡也沒什麼的,你要是現在還有些看我不順眼,大不了離我遠些就是了。」

只要他上了床,她就可以想盡辦法勾引他。

見他既不回應,又不走過來,還是站在窗口處,她心道,人人都說表哥是個浪蕩子,怎麼這時候就這麼有定力了?

她又道:「表哥,既然你不睡我就自己先睡了。」

她覺得,他等會困的受不了的時候,肯定會上床來的。

她一直躺在床上睡意全無地躺了兩個時辰,他還是沒過來。

後來她迷迷糊糊地睡著了。

醒來時,就見他已經不知去了何處。

她下樓問店小二時,店小二告訴她,他一早就去給他們開門去了,剛開門那位陸公子便離開了。

她問:「他是從床上起身的嗎?」

店小二道:「不是,我開了門就看到他站在窗口處,人也顯得疲憊得很,像是一夜未睡的樣子。」

雖然他知道他不該沒經命令就給人開門,畢竟事關別人的隱私,但是,他們在房裡出不來叫他給他們開門,那他只能主動去開門了。他們不能一直被鎖著啊!

開門后,他沒有打開門,只是不小心從門縫那兒看到了陸公子的背影就站在窗口處,聽到開門聲立刻到門口這邊走過來了。

那店小二見何櫻臉色不對,問了一句:「怎麼,何姑娘,你沒和你相公解釋清楚你和那位公子的事?」

她沒有回店小二,而是徑直上樓回房間收拾東西去了。

匆匆收拾了東西,她便下了樓付了錢,去馬房牽馬,離開了客棧。

現在,在回江北城的路上,她萬念俱灰。

不過,她仍然不願意放棄陸世康,那是因為,她認定他這輩子都不可能遇到一個他真心喜歡的女子。

以後,他還是要向她低頭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67章

6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