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2章 一封信

第372章 一封信

從西郊回到陸府的路上,陸媛清對吳山道:「我先和你一起去三兄長那兒,然後再回我那裡,等會我會在三兄長那兒寫封信,你給我送到典史大人家去。」

吳山疑惑問道:「信送到什麼地方?」

陸媛清道:「典史大人家。」

「什麼,送去典史大人家?送去那裡做什麼?」

陸媛清道:「有事。」

吳山驚訝問道:「何事?」

「把信送給湯二公子啊。」

「什麼,你寫信給湯二公子?」

陸媛清道:「對啊。」

吳山道:「可是,他不是三公子的好友嗎,三公子現在不在,你寫信給他,又有何意呢?」

陸媛清道:「你就只管送信就是了。」

畢竟,這是她臨時想起來的事。

若想幫三兄長把何櫻這事搞定,必然得湯方出手才行。

她早就知道典史大人家的二公子湯方暗戀何櫻已久,只是苦於沒有機會表白。

湯方和三兄長是從小玩到大的兄弟,兩人在旁人看來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陸媛清認為,他們兩人完全不一樣,湯方是那種真正的花天酒地見一個愛一個的性格。

而她也知道,他夢寐以求的始終是何櫻。

要不是知道何櫻喜歡的是陸世康,他肯定早就出手了。

陸媛清打算模仿何櫻的筆跡,給湯方寫一封信。

這是她出了陸府門就想到的。

吳山不知道她的真實目的,只是疑惑地看了她一眼。

但他知道,她要做的事,他是攔不住的。

兩人回到陸府以後,陸媛清來到她三兄長那屋裡,吳山幫她拿出筆墨紙硯,以及一張信封地,對她道:「四姑娘,都在這兒了,你寫吧。」

陸媛清道:「你先到你那屋裡去,我寫好了拿給你來。」

吳山心道,也不知道她又在搞什麼名堂了,她這人做的事總是古里古怪的,不按常理來出招。

陸媛清模仿陸媛清的筆跡將信寫好以後,將信裝在信封里,便去了吳山那兒。

到了吳山屋裡,她將信交給吳山,道:「路上別偷看,你也別進湯家,就在湯家外面的路邊守著,等看到湯方的轎子的時候,你再把他攔住,把信交給他。他要是問你信是誰寫的,你就說不知道。」

她知道,湯方是個在家裡呆不住的,他每日都會外出和那群狐朋狗友鬼混。

所以,在他家門外的路口堵他,一定堵得著。

吳山拿了信以後,便匆忙出了陸府,往湯家走去。

按著陸媛清的吩咐,他就等在路口處,等了兩個多時辰,他才看到了湯方的轎子緩緩行來。

轎子快到他邊上的時候,他給趕馬車的人打了個招呼,「小五,你先停下。」

由於三公子和湯方很熟,所以他和給湯二公子趕車的小五也很熟。

小五停了轎子,對他道:「咦,你回來了,你不是失蹤了許久了么?」

裡面湯方也挑起了轎簾,往吳山看了一眼,眯著眼睛道:「吳山,你們三公子回來了?是不是他讓你守在此處?」

吳山道:「我們三公子還沒回來,我是來給您送封信的。」

「什麼?信?」

「誰寫的?你們三公子?」

「我也不知道誰寫的,反正有人讓我送,我就送了。」說著,他將信交給了湯方。

湯方拿了信,對小五道:「小五,咱們走。」

當轎子往湯家門口行去的時候,湯方拆開了信,看了一眼后,有些疑惑,他連著看了好幾遍信,還是不敢相信信上的內容。

信是這樣寫的:

湯公子:

如今吾有許多事想要和你商討商討,希望你能為我指點迷津,還請湯公子能於後日到北郊的木屋裡一述。

重要的不是信的內容,重的是,信的落款處寫的兩個字是「何櫻」。

他疑惑的點在於,這個何櫻見到他時從來都連正眼都不瞧一下,怎麼就會突然寫信給自己了?還讓自己為她指點迷津?

他能為她指點什麼迷津?

他有點摸不著頭腦了。

不過,既然她寫信給自己了,那自己自然無論如何都要前往,不為別的,就為了能欣賞片刻她的花容月貌,也是值得的。

.

吳山送好信以後,見陸媛清還等在院里,她一看到他就問:「信可送到了?」

吳山道:「送到了。」

陸媛清道:「那就好。」

說著她便離開了。

來到何櫻的院里,她找到何櫻,見她正在獃獃坐著,於是對她道:「表姐,你猜我今日遇到誰了?」

何櫻木然道:「不知道。」

陸媛清道:「湯家二公子。」

何櫻道:「你遇著他和我何干?」

陸媛清道:「和你自己也有些干係的,因為他問起你現在怎麼樣,我就只好回他一句,你現在看起來有些心事重重的樣子。然後他說,你這樣下去是不行的,他可以開導開導你。」

何櫻皺眉道:「我不需要他來開導。」

陸媛清道:「你就不想從他那兒多了解了解我三兄長?你難道不想知道我三兄長為什麼不喜歡你?你難道不想知道為什麼我三兄長不想娶你?也許他知道許多我三兄長的秘密呢?這些秘密,我三兄長可能告訴他們這些他的狐朋狗友,但卻不會告訴我們這些家人。」

何櫻此時心裡有些鬆動了,她道:「他有沒有說在哪裡見我?」

陸媛清道:「你們孤男寡女的,見面甚是不方便,他說要在一個僻靜的地方,也就是北郊的一個木屋裡,那木屋以前是獵人用的,現在空了,你可還記得那兒?」

大隸人都知道那個空了的木屋。位於一大片樹林里,平時人跡罕至。

何櫻見見面的是那麼個地方,警惕之心頓起,道:「這等地方是不適合見面的。」

陸媛清道:「他還能把你給吃了?他也知道你以後是我三兄長的人,他敢做對不起我三兄長的事?他就是覺得你最近有些頹廢,想要開導開導你而已。你若是不去,就失去了一個了解我三兄長的機會了。」

何櫻有些犯難了,去吧,怕湯方那人是個花花腸子的,自己有危險,不去吧,確實如陸媛清所說,失去了一個側面打聽陸世康的機會。

最終,想要了解陸世康的心理佔了上風,她寧願以身試險,她對陸媛清道:「你就回他,我後日會去的。」

陸媛清道:「那行,我去和他說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2章 一封信

6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