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勸告

第373章 勸告

後日轉瞬便到了。

這一日天色一早就灰濛濛的,何櫻的心情便更是煩悶了。

從寒山邊上的鎮子回來后,她的眉頭便沒有舒展過。

每一想到自己那日晚上不管說什麼三表哥都似是沒聽到似的不怎麼回應,她便失落至極。

就算是塊鐵,聽到她那些動情的言語也該化了,但偏偏,他完全無動於衷。

所以,對於今日可能從湯方那兒打聽到的消息,她是有些期待的。

她打算問湯方,三表哥是不是有心上人。

如果沒有心上人,她就問問他又有什麼其他的不為她所知的情況。

所以,她一大早便匆匆忙忙用品早膳,一路往北郊樹林里的小木屋走去。

之所以不坐轎子,她認為和其他男子相見這等事情,不宜讓陸府里的小廝抬她過去。

她對外祖母說的出門的借口是去近處的店鋪買塊衣料,免得外祖母到時候找自己時發現自己不在。

她走到小木屋見門邊時,就見木屋門是關著的,但沒關嚴,她敲了敲門,聽到裡面湯方的聲音:「進來。」

他比她先到。

她進去以後,他的目光便亮了一亮。

今日她穿著粉紅色的襖裙,一張臉被凍得蒼白,但顯得她更為楚楚動人了。

她那一雙眼睛的形狀甚是勾人,他直直地著著她,一時之間忘記了說話。

她不想和他對視,關了門后,看著木屋裡的一個凳子先開口道:「湯方,你有什麼我三表哥的事情要和我說?」

湯方見她一開口就是她三表哥陸世康,心道她寫信給自己所說的想讓自己給她指點迷津就為的是這個?

他有點兒失落,道:「怎麼,你想從我這兒知道陸世康的事情?」

「你平日里和他在一起,必然比我清楚他。你也應該聽說了,我現在快和他成親了。但是,我近日發現他現在心裡還沒有完全定下來。」

湯方嘲諷地笑了一聲,對她道:「你把心放他身上?那你這輩子別指望他能對你有所回應了。」

何櫻道:「什麼意思?」

湯方道:「其實你沒發現嗎,陸世康這人,看著似是無欲無求的,實際上,他的要求很高的,實話說吧,你達不到他的要求,你也不是他喜歡的那一類的。所以我說,你把心放他身上,是錯誤的。」

何櫻聽著這話有些刺耳,面上一暗,道:「那你認為他喜歡的是哪一類的?」

湯方道:「其實他雖然看重外表,但相對而言,外表並不是他最看重的,他看重的是一個女子的靈魂。你在他眼裡,也許就缺少這麼一種東西。」

何櫻冷笑了一聲,對湯方道:「靈魂是什麼東西?我怎麼就沒有靈魂了?你自以為自己很了解我?」

湯方實話實說道:「那我就和你實說吧,在他看來,或許你有點空洞。」

他想打擊她,讓她放棄對陸世康的執著,轉眼看看其他人,比如他自己。

他自認自己是個俗人,美是他唯一貪戀的東西。

而她的美,剛好是最能打動他的那一款。

她現在失落的神情,落在他眼裡時,也是極美的。

她的面孔像一個精美的瓷器一樣,是極品中的極品。

他認為,能把她娶回家裡的話,他一輩子也不會看夠。

就在他想入非非時,就聽到她冷笑了一聲,道:「空洞?還是那句話,你了解我么?不了解我,便說我空洞?」

湯方道:「何姑娘不必生氣,我就是實話實說而已。你看,你為了他而傷神,值不值?在江北城,哪個不知道你對他念念不忘,他回應過你么?沒有吧?就算那次他喝了酒,不小心和你有點什麼,那肯定也是他醉酒之後人事不省了。」

關於那事,他也有點兒疑惑,按理來說,陸世康是不可能和何櫻有什麼的,但人人都這樣說,他便只好信了。

「那天……」何櫻覺得,眼下在湯方面前說起那事自己有點兒尷尬,但是,她不想讓他以為自己和三表哥發生了更難堪的事,於是道:「那天其實我們也沒發生什麼,就是他拉著我的手,把我拉床上一下,我很快就下來了。我們是清白的。」

湯方道:「這個我信,何姑娘不必多說了。人喝醉的時候,其實也真發生不了什麼。不過,我還是勸何姑娘你,不要把一顆心付在陸世康身上了,你倆真的不合適。」

何櫻皺眉道:「我們兩個合不合適,你說了不算。」

湯方道:「世間好男兒多的是,你何不把眼光放得寬些。要我說啊,你之所以如此,是因為一直在陸府里住著,所以眼裡心裡就看到他一個人,你要是多看看旁的人,說不定就能發現,自己身邊還有更合適的。」

何櫻不理會他這話,而是轉移話題道:「湯公子,你可知道若是想讓我三表哥認為我值得他喜歡,需要我做些什麼?」

湯方道:「既然你不願意放棄,那我就幫你出出主意吧。他么……」

說到這兒他在木屋裡徘徊著,想著該讓她做什麼事情才能讓她和自己經常見面。

想了半天他道:「陸世康這人喜歡的女子不能太像平常女子,你若是喜歡呆在家裡閉門不出,那你肯定得不到他的歡心,他喜歡和他一樣隨性的女子,為了能得到他的心,你得先做個隨性的姑娘。」

「怎麼做個隨性的姑娘?」何櫻覺得他說的對極了。

「放棄姑娘家的那套做法,什麼女紅,什麼一絲不苟的精緻的妝容,讓它們一邊去,你就天天出去騎馬,釣魚,打獵,下棋,做這些事,他會覺得你與眾不同,也許就會對你刮目相看了。」

她覺得他分析得對極了,自己一直以來困在陸府里,連門也不怎麼出,三表哥怎麼可能看得上這樣平庸的自己?

但是,他說的這些,除了騎馬,她都不會。

「這些除了騎馬我都不會。」她道。

「這個,我可以教你。」湯方道。

「可是,我不能天天見你啊。」何櫻道。

湯方道:「你放心,你女扮男裝出來,然後再在這個木屋裡換上我家小廝的衣服,其他人只會以為你是我家的小廝。」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73章 勸告

66.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