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孔大夫你還年輕

第385章 孔大夫你還年輕

齊方一愣,問:「怎麼不樂觀了?」

青枝道:「首先傷口情況有紅腫,說明有病菌侵入傷口處,其次,他還有點低燒,說明他患有痙症。」

痙症,在古代即破傷風。

齊方焦急問道:「那......那他有生命危險嗎?」

青枝道:「難說。」

她看了一眼陸世康,見他還像沒事人一樣躺著,臉上的神情沒有一點兒焦急之色,彷彿她說的是別人的病情似的。

到是齊方怕得和什麼似的。

「孔大夫,求您了,您快想想有沒有什麼法子讓我三公子快點好起來。」

青枝沉思片刻后道:「痙症這種病,有一藥方效果顯著,不過,不知道許大夫這兒有無這個方子里所需的所有草藥。」

「什麼方子?」齊方問。

青枝道:「當歸,白芍,鉤藤,天麻,菊花,葛根,甘草這些草藥組成的方子。」

她說的藥方是由當歸一錢半,白芍兩錢,鉤藤兩錢,天麻一錢半,菊花一錢半,葛根兩錢,甘草一錢組成的方子。

此方可柔肝平肝,祛風止痙,扶本固源,抵制病菌蔓延,恢復機體正氣,達到扶正祛邪之結果。

此藥方的使用方法為煎服法,先用一斤半的水浸泡兩刻鐘,武火燒開,改文火煎兩刻鐘,取葯汁六兩,再加水六兩,剪一刻鐘,取葯汁三兩兩次葯汁混合,分早晚兩次服用。

但是眼下許家藥房里有沒有這幾味中藥,她便不清楚了。

除了陸世康,還有一個塘報騎兵情況也不容樂觀,而其他人大概也只是暫時沒表現出異常,實際上可能情況也不太樂觀了。所以,保險起見,他們幾個受傷的人都需要服用這個方子。

而且,越快越好。

「那孔大夫快去問問許大夫,這藥房里有沒有這些葯。」齊方催促她道。

不需他催促,她本來也要立刻去問的。

「齊方,你知道藥房的位置嗎?」她問。剛才她是進來后就被領到了後院的,沒注意許家藥房的位置。

「藥房就在前院院門北邊。我帶您去,不過現在許大夫大概不一定在藥房里吧。」

眼下天色剛黑不久,現在鎮上人少,病人也便不多,所以,在這樣的時刻,他確實不一定在前院的藥房里。

「那咱們也先去藥房找找看,在那兒找不到再找別處。你帶路。」她道。

「孔大夫快隨我來。」齊方道。

她忘記了提藥箱,便匆匆忙忙和齊方一起到了前院,到了前院門口邊上的北側的藥房門口,齊方道:「這兒就是藥房了,裡面是沒亮燈,估計沒人。」

她道:「看樣子他是在別的地方,要麼在住處。」

她正環顧前院的屋子時,就見兩個人影從院門口那兒走來。

在院里西側屋的門口的燈光的照射下,她認出一個是琪兒,另一個是個鬍子花白的老頭兒,中等身材,不胖不瘦,一隻眼睛大些,另一隻眼睛小些。

她猜測這大抵是來時路上塘報騎兵路上給自己說的那位許大夫了。

她沒猜錯,因為接下來這老頭兒便對她說話了:「你就是今天傍晚來的那個什麼……龔大夫吧?剛才我女兒在路上和我說了,說來了個大夫。」

「我姓孔。」青枝道。

「哦對,孔大夫,怎麼,你發現了什麼不得了的情況啦?」這許大夫拉長聲音說道。

他剛才一直在鎮上的一個老頭兒家裡聊天,琪兒去找他時他還不想回來,一直又等了半個時辰以後才回來。

半路上時,琪兒才告訴他,那幾個農夫請的別的大夫到了。

他便責備琪兒不早告訴他這事,不然他早就回來了。

現在看到這個來他院里的大夫,雖然前院里西側屋門外掛著的油燈光線不是好,但也能看出這來的大夫是個年輕人,這麼年輕的大夫,他是不太信得過的。

所以,他剛才的話里,便有一絲輕視的意味。

青枝假裝沒聽到他輕視的語氣,只道:「也沒什麼情況,就是有兩個病人今日頭有些痛,所以便想吃些治頭痛的葯。」

她不忍心告訴他他不小心犯下了大錯,以免他心裡內疚,而且,他犯的這個錯也只是他的無心之失,是大隸這個年代的幾乎所有大夫都會犯的錯。

許大夫疑惑道:「昨日我看他們還好好的,怎麼,他們現在頭痛?那你看過沒有,他們是得了風寒還是?」許大夫有些疑惑,這些病人除了他院里,可哪也沒去。

「可能是連日走路沒睡好導致的頭暈頭痛。」青枝道。

「我這兒有治頭暈頭痛的葯,既然你也是大夫,我便和你一起去看看那些葯。」

青枝邊和許大夫一起往裡走邊道:「不知這兒可有當歸,白芍,鉤藤,天麻,菊花,葛根,甘草這些草藥?」

她說話間,琪兒已經先他們一步把房裡的油燈點上了。

「他們頭痛怕就是風寒而已,不是非得這幾樣草藥。」許大夫道,說話間他又捋了捋鬍子,過了一會兒才道:「這幾樣加在一起,這藥方老朽沒怎麼聽過,是治什麼的?」

剛才他想了好久,方才想起這幾樣葯各自的用途。

當歸的作用有血虛萎黃,眩暈心悸,虛寒腹痛,風濕痹痛,跌扑損傷,癰疽瘡瘍,腸燥便秘等。

白芍的作用有斂陰養血,柔肝止痛,平抑肝陽。

鉤藤的作用有治肝風內動,驚癇抽搐,高熱驚厥,感冒夾驚,小兒驚啼,妊娠子癇,頭痛眩暈。

天麻的作用有息風止痙,平抑肝陽,祛風通絡。

菊花的作用有散風清熱,平肝明目,清熱解毒。

葛根的作用有解肌退熱,透疹,生津止渴,昇陽止瀉。常用於表證發熱,項背強痛,麻疹不透,熱病口渴,陰虛消渴,熱瀉熱痢,脾虛泄瀉。

而這樣幾樣葯加在一起的用法,是他聞所未聞的。

所以,他懷疑這個年輕的大夫是在胡亂搭配藥物。

青枝只好回道:「這藥方可以滋補身體,也可以治治他們的頭痛。」

「滋補身體?恕老朽直言,這幾樣還真不是滋補身體的好葯。」

青枝不知道該怎麼和他解釋了,畢竟說出實情會傷害到他的心理,但不說實情怕又會被他一再追問,只好直截了當地說道:「許大夫,您只需說這兒有沒有這幾樣葯就行了。」

許大夫見這年輕的大夫不僅無知還無禮,竟然一意孤行要用這幾種葯,還不說明原因,氣得花白的鬍子翹了起來,道:「沒有!這幾樣葯除了菊花,其它葯老早沒有了!你要是非要用這幾種,請去別處買去!但是我告訴你,孔大夫,你還年輕,得多看看醫書,多學點醫學知識,不要自己瞎胡配藥!」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5章 孔大夫你還年輕

68.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