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6章 偷買

第386章 偷買

青枝聽他說這兒除了菊花其他葯都沒有,雖然這完全是她意料之中的結果,但一時之間還是有點兒不知道如何是好。

「那這附近哪裡能買到葯么?」她不死心的問。

「要能買到我不會去買?等你去?」許大夫還是一副氣呼呼的模樣。

正六神無主之時,青枝突然想到了一個辦法,對齊方道:「走,你和我一起出去買葯。」說完往外走去。

「去哪買?」齊方說話間跟著她出了門。

齊方邊走邊心裡想著,孔大夫難道知道哪裡能找到賣葯的?

出門以後,來到外面黑漆漆的巷子里,齊方想到兩人連馬也沒牽出來,於是問:「要不孔大夫在這兒等著,我去牽馬?」

「暫時不用,咱們就在這鎮上先看看,這個鎮子里沒有再去別處買。」青枝回道。

「可是,這兒其他藥房都關門了啊,怎麼買?」

「去偷,不,應該說是偷買。」她道。

偷買的意思就是算偷也算買。因為這鎮上如果有其他藥房,也肯定是沒有人的,但可以通過一些辦法登門入室,自己取葯,然後在藥房里放上該付的買葯的銀兩和修弄壞門鎖的銀兩。

由於出去逃荒的人一般是老早就關門逃荒出去了,所以反而那些藥房里會有很多葯。

這是她剛才突然之間想到的迫不得已的辦法。

雖然弄壞別人的門鎖有些不太道德,但,實在是關乎人命,她相信要是店主知道這種情況也會同意她這個做法的。

她「偷買」兩個字說出口以後,齊方立刻明白了她的意思,他興高采烈雙手互搓著說道:「對,就用這個辦法,咱們快去找關著的藥房去!」

兩人一起來到街中心的那條南北方向的大街,見整條街黑漆漆的,連個路燈也沒有。

只有一家距離他們有百來丈遠的店門口有燈光從窗口透出,他們便來到那個店門處。

店門是關著的,於是青枝敲了敲門。

不一會兒,一個瘦瘦的身材矮小的老頭兒開了門,看了兩人一眼,弓著腰啞著嗓子問:「你們敲門幹嘛?」

青枝道:「我們想問問這兒哪裡有藥房,我們想去買點葯。」

「這條路往東再往北。有個大夫還開著藥房。」老頭兒回答道。

青枝聽出,他說的是許大夫家,於是又問:「這個鎮子上還有別的藥房嗎?」

「別的藥房?關門了啊,老早就走了,一家人全走了!老婆孩子父母全部帶走啦……」老頭兒說著有些疑惑,看了眼青枝,「怎麼,你覺得許大夫信不過?放心,他有時候是有點兒糊塗啦,但是一般他開藥之前會再三確認的。」

青枝道:「我們就是想去看看關門的那家的大夫回來沒有。」

老頭兒乾咳了一聲,啞著嗓子道:「你們不用去做無用功了,他不可能現在回來的,他在紫州有個兄弟也在開藥房,那兒離戰場遠著呢,要他回來,怎麼也要等到戰爭結束了。」

齊方道:「老人家,我們就是想去看看,您能告訴我們那個藥房在哪裡嗎?」

「你們非要去就隨你們吧,那個藥房就在這兒往南走下一個路口再往西拐三十丈遠再往南拐的街邊上。往南走個二十丈,就到他家了。」

青枝記住了幾個關鍵詞,南,西,三十丈,南,二十丈。於是她謝過這老頭兒道:「謝謝您了老伯。」

正要邁步時,突然聽到老頭兒說道:

「你們想去幹嘛的?偷東西?」

老頭兒問這話時睜大了眼睛,面上儘是懷疑的神色。

齊方道:「老人家,我們偷東西也不可能去藥房偷,那肯定是去富人家裡偷啊……」

「哼,你們最好不要偷東西。」

「放心吧老伯。」青枝道。

她可不認為自己是去偷東西的。

雖然偷著買葯和偷東西有點像,但是,還是有本質的區別的,畢竟會留下銀兩的都不能算偷。

不管怎麼說,也算是給藥房主人做了一筆生意。

老頭兒沒再理他們,就關了門,把他們關在了門外。

青枝和齊方兩人按著老頭兒說的先往南走,到了路口時又往西走,走到下一個路口又往南,就到了一個偏街上。

往南走了十來丈遠的時候,青枝便開始留神看兩邊的店鋪了。

由於街道南端盡頭處有個店鋪亮著燈,所以這個街道還能隱隱地看清一點東西。

藥房的院門上一般會寫著和醫術有關的門牌,諸如醫者仁心,懸壺濟世,或許是通俗的某某藥房之類的字樣。

她和齊方一個門牌一個門牌的看過去,她在街的西邊看,齊方在街道東邊看。

看字時,他們要離得很近,仔細辨認才能辨認出來那些店鋪門牌上的字。

通過門牌上的字,青枝發現這個街道是以飲食為主的店鋪,也有其他類型的店鋪夾雜其中。有包子鋪,糕點鋪,小吃店,也有裁縫鋪,賣布鋪,還有一些店鋪從名字上看不出是何種類型的店鋪的。

就這麼連著看了街道西邊的十幾家店鋪,她總算在街西的一個店鋪的門牌上看到了四個字:鄭家藥房。

院門邊上有個屋子,屋子是臨街的,還有個臨街的窗戶,相必這有窗的屋子就是臨街的藥房了。看這布局,她猜測藥房的門大概是從院門進去以後的幾步路的側面處。

她對齊方道:「找到了,就這兒了!」

齊方本來在她前面的一個東邊的店鋪的門牌前看著,聽到她的聲音,立刻走了過來,道:「這兒?這門關的嚴嚴實實的,咱們怎麼進去?」

她看了看院門,覺得這院門比較結實,不好撞開,又看了眼門鎖,發現這門鎖是不太好破壞的那種黃銅鎖,一般生人就是拿著鑰匙也打不開這樣的鎖。這種黃銅鎖的開鎖的步法只有戶主才能知道。

看了門鎖,她意識到不能從這家的院門這兒進入了。

看樣子只有從其他處進去了,比如繞到這藥房後面的牆壁那兒,看能不能從後面的院牆處爬進去。

想到這兒她對齊方道:「走,咱們繞到後面去看看。」

齊方也有此意,道:「好,咱記住這兒的位置。我用腳量一下這兒到南邊那條街的距離。」

就這樣,青枝在前面往南走著,齊方跟在後面用腳量著步子。到了南邊的街道時,他道:「五十一步。」

兩人從南邊的街道往西走,一直走到這排店鋪的後面,就見這排店鋪的後面是一條河邊,他們正站的地方是橋的這一端。

她道:「走,從這兒過去。」

好在店鋪的後院並非直接臨河,而是有一排樹,隔在後院的院牆和河道之間。不然,就需要游到藥房的後院處了。

兩人往北拐去。

在河邊走路,能聽到河水流動的輕微潺潺聲,以及河邊光禿樹的樹木被寒風刮過時枝條發出的吱吱聲音。。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6章 偷買

69.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