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本大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第389章 本大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從這個塘報騎兵的房間里出來,她便看到了齊方的身影,見他是往陸世康房間里去的,而且去的時候沒有敲門就進去了,知道陸世康已經醒了,且已經開了門。

她站在廊道上看了眼另外兩個塘報騎兵的房間,見他們的門也已經開著了。於是走了進去,見他們已經坐在了床沿上聊著天兒。

進去以後,她問他們道:「你二人今日感覺如何?」

昨日發燒的那塘報騎兵抬頭看著她,面上帶著焦慮的神色說道:「孔大夫,您昨日給我們吃的葯當真有效嗎?我怎麼感覺比昨日還難受了。傷口處仍然脹疼的厲害,而且身子還有點沒力氣。」

這時另外一個塘報騎兵,也即昨日沒有發燒的塘報騎兵道:「孔大夫,我也感覺有點兒不舒服了。」

青枝分別為他們把了脈,探了額頭,發現他們兩人脈博都不太正常,而且昨日發燒的塘報騎兵的燒並未好轉,另一個塘報騎兵也開始發燒了。

要說昨日她給他們吃的葯一定會讓他們化險為夷,她也沒有完全的把握,但,現在已經沒有旁的辦法,只有等待藥效顯現。

她對他們道:「今日還是繼續吃藥,再過兩日再看。」

這時坐在北邊床沿處的塘報騎兵道:「要不,去找個人叫常御醫或是林御醫來?」

這時另外一個塘報騎兵道:「咱們這身份,怎麼可能叫得動常御醫和林御醫,這次要不是太子殿下帶兵出來,常御醫和林御醫肯定是不會跟部隊一起跟來的。你要知道,咱們只是小角色。」

另外一個塘報騎兵道:「那倒也是。算了,咱們就先吃孔大夫配的葯看看。」

青枝知道他們是不太信得過自己,這時對他們道:「你二人也不必太擔心了,你們吃的葯縱有效果,也得個幾日才能顯現。這幾日你們需要好好休息。」

坐在北床上的塘報騎兵這時意識到自己和同伴剛才的話或許無意中傷害到了孔大夫的內心了,因為那番對話表明了對孔大夫的不太信任,於是趕緊說道:「孔大夫,剛才我們說的話您可別往心裡去。我們一直很信任你。」

另一個塘報騎兵也道:「對對,我們真的很信任你的。剛才也就隨口那麼一說。」

青枝微微一笑,道:「你們放心就是,本大夫不是那麼小氣的人。」

這兩個塘報騎兵這才心安了一些。

從他們兩個房間里出來,她便經過了空著的齊方的房間,往陸世康房間走去。

齊方正端著盆水從他三公子房間里出來,看樣子剛才是幫他三公子端了洗漱的東西。

齊方見她進來,禮貌地招呼了聲「孔大夫」,便出門倒水去了。

此時陸世康還在寫著什麼,想到他昨日便在寫著什麼,今日還在寫,也不知道寫的是什麼內容。

再看桌子上,已經寫了好多張紙了。

她走到他邊上,也不看他紙張上的內容,只道:「陸公子,請暫時先放一下筆。」

見他不搭理自己,她只好又道:「現在我只是個大夫,你是個病人。我希望陸公子能盡到一個病人的職責,也能讓我好好盡到一個大夫的職責。」

「本公子死不了,不需要什麼大夫。」就聽他帶著沙啞的聲音說道。

他這話讓她不知道怎麼接,沉默了片刻後方道:「也罷,是你自己的病,本大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說著便往外走去。

雖然沒有為他把脈,也沒探他的額頭,但她推測他的身體狀況應該和那三個塘報騎兵差不多。所以不察看他的情況問題也不大。

從他房間里出來后,回到自己房裡,坐在床上時,就想起剛才他的那句話。

也不知道為何,心情就有些不那麼順暢。

正坐著時,突然聽到門被人敲了一下,由於門未關,她扭頭往門口看去,就見齊方站在門口。

齊方敲門后,道:「孔大夫,我可以進來一下嗎?」

青枝道:「進來吧。」

齊方進來以後,站在床與床之間的過道里,低頭看著青枝,疑惑說道:「孔大夫,剛才我只是給我家三公子倒個水的功夫,怎麼孔大夫就回您自己這兒來了,孔大夫,我三公子的傷勢如何?」

青枝道:「不知。」

齊方更疑惑了,「不知?孔大夫,不知是什麼意思?」

青枝道:「你家三公子不讓我察看他的情況,我便只好如他的意了。」

齊方嘆了口氣,道:「孔大夫,雖然小的不知道你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但是,他的病您還是得好好地盡些責的。這萬一他要是……」

青枝無奈道:「這得怪他自己,我總不能強迫他吧?」

齊方又低頭看了一眼青枝,這次是帶著探究的神色,猶豫了一下后,問:「孔大夫,您最近到底和我家三公子有什麼過節?」

青枝沉默不語,只是看著眼前的地面發著呆。

既然真相無法說出口,那麼唯有保持沉默。

齊方又道:「不是,孔大夫,您大概不知道我家三公子已經在交待後事了。我猜,他這兩天寫的那些東西,就是為了交待後事寫的。我昨天不小心看了一眼,見他寫的東西裡面還有一句什麼『若我離世』,孔大夫,您說,這可怎麼辦才好?」

青枝一驚,抬頭看著齊方,問:「他真這樣寫了?」

她聲音里有一絲微微的顫抖,她不知道齊方聽出來沒有。

齊方道:「我真看到這句話了。當時我眼淚都快出來了。我尋思著,他肯定是也感覺到自己的傷口出了大問題了,才會先寫點交待後事的東西。」

一種酸楚的感覺突然之間就襲擊了青枝的內心。

說實話,她確實沒有太大的把握能讓他轉危為安。

在大隸這個年代,對破傷風這種病,只能指望中藥,然後期待奇迹了。

奇迹會不會發生,她是不能預測的。

但是不管如何,心情對於病人是至關重要的。

現在他根本不是想要病好起來的態度。

但,他寫的到底是什麼,她還是希望能知道的,如果他真有那麼悲觀,她就必須放下面子去開導他了。

想到這兒她對齊方道:「你趁你三公子不在房間里的時候,看看他紙上寫的是什麼東西。好好地看一遍,不能只憑著幾個字就以為他在交待後事。」

齊方道:「好的孔大夫,我到時趁他不在看看他到底寫的什麼東西。」

.

這兩天忙,只更了一章,明天更六千,一是為了回報親愛的天一運營官寶寶的打賞,二是為了補一下這兩天的字數。。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89章 本大夫就不強人所難了

68.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