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賠的什麼罪

第39章 賠的什麼罪

「賠的什麼罪?」青枝愣了片刻后說道。

「怎麼孔大夫一早醒來便不記得了么?」他低沉的嗓音在房內響起。

「我睡著了,如何記得?」她懊惱回道,想知道他說的要她賠的到底是什麼罪。

「既然孔大夫不記得了,我便告知孔大夫一遍,昨晚我將你放下后,你抓著本公子的袖子,不讓本公子離開,要本公子……」說著他停了下來,仍是背對著孔青枝,拿起床邊桌上一隻杯子,擺弄著。

「要你幹嘛?」聽他說到這兒停頓下來,她急切問道。

「要本公子……從了你!」

「不可能!」青枝氣得嘴唇直哆嗦,她才不信他的鬼話。

見識過他是如何面不改色胡說八道的,他的話,她再不相信一個字。但是,她又擔心他趁她熟睡之際做了些有的沒的,當下不想立刻離開,想要問個水落石出不可,於是,接著問道:

「你說,你有沒有對我做些……」後面的話,她實在難以啟齒。

「怎麼孔大夫將昨晚之事當真忘記得一乾二淨了?」

「你快說。少來拐彎抹角。」

陸世康轉過身來,面對著她,頃刻便已經走到她面前,靠近她,對她低聲耳語道:「你真要本公子說么?」

「你……你快些說!」

「做了!」

說著,他又背轉身往剛才的桌邊走去。

「你!」青枝氣得快糊塗了,當下也不知道他說的是真話假話,但是一想起吳山說什麼是他抱她進房間的,而他又是個不讓人放心的紈絝,要是他昨晚當真對自己做些什麼,她也絕對相信!

「你說清楚,做了什麼!」青枝嘴唇顫抖說道。

「孔大夫要我做什麼,我便做了什麼,孔大夫昨晚拉住本公子袖子不讓本公子走,說你自己在外行醫的一日,甚是孤單,時刻想著本公子......」

他停頓了一下。

「然後,你非要本公子從了你。本公子除了從了你,不讓你傷心落淚,能有什麼辦法?」

青枝呆站在房間里,一時間頭腦嗡嗡作響,這麼說,她的潔凈之身,就這麼被這麼個無賴,混賬,給蹂躪了。

更可恨的是,他將一切都說成她主動的,他被動還不甚情願似的。

這不就是打算玩弄一番卻懶得負責的態度?

「孔大夫是在回味么?」他背著她擺弄著那隻杯子,似是饒有興緻地觀察著它上面的繪畫。

那杯上繪著的是一隻鳥站在枝頭的畫面。

青枝此時再也忍不住,道:「陸公子,你太欺負人了!」

「我欺負孔大夫了嗎?難道不是孔大夫在強迫本公子行事?」

說著將杯子放在桌上,轉過身來。

青枝待他剛轉過來,便揮起拳頭,向他輪去。

手在半空中被他抓住了。

「怎麼,孔大夫在昨晚嘗了片刻的歡娛之後,便如此冷血無情了么?本公子只不過遵從你的旨意,在你面上親了一口,如此而已。」

「只是親了一口么?」青枝這才彷彿看到了一絲光亮。只要身子還是潔凈的,親一口彷彿便已經是可以忍受的了。

如果他一開始說親了一口,自己肯定難以接受。

「怎麼,一口不夠?」他靠近她,「孔大夫的意思是,本公子親少了?」

「放開我的手!」她命令他道。

「昨晚你可是讓本公子……好好抱著你,不要放手。」

「你……」

青枝明白,眼下在他這兒,看來除了被調戲,也沒法問出實情了,他這人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她壓根無法分辨。

情緒崩潰之下,便從他手中抽出了自己被他握得生疼的手,跑出了門外。

外面雨水似乎比早前更大了些了。她想出去走走,冷靜冷靜,現在她根本不知道昨晚上到底發生了什麼。

如果陸世康當真對自己做了什麼,她不知道自己會怎麼做,以自己的性情,絕不會輕易放過他。

她可不是任人玩弄的性格。

吳山此時剛剛收拾好自己的房間出門,便看到了在雨水中奔出門去的孔大夫。

「這孔大夫莫不是瘋了?」

下這麼大雨,連個傘也不打,可不是瘋了么?

他趕緊回房間拿了把傘,給孔大夫送傘去了,不管這孔大夫對自己三公子如何,他終究是個大夫,是來幫著自家三公子換藥的。

「孔大夫......孔大夫......,今日下這麼大雨你還要出去行醫么?傘不帶怎麼行?」吳山在青枝身後喊道。

青枝聽到吳山的聲音,停了下來。

也許此刻,她該問問吳山了。

等吳山跑上前來,給她撐傘后,她便看著遠處的山巒問:「吳山,昨晚我睡著了之後,你陪你三公子又玩了多久?」

「昨晚?昨晚在三公子抱你回房后,我們便沒有再玩了。」吳山說著將傘給孔大夫那邊多移了些,自己這邊肩頭上卻因遮不到而頃刻之間便濕透了。

聽到吳山說出「便沒再玩」這幾個字,青枝心直往下沉。

沒有與吳山繼續玩下去,不就意味著......

吳山見這孔大夫臉上慘白慘白的,臉上剛才淋的雨在往下滴落也不甚在意,疑惑說道:「對啊,三公子抱你回房后,他幫你脫了鞋子,蓋了被子,然後就回他房間了,我也回棋室收拾了棋子,又去三公子床邊給他鋪了被子,和他聊了一會兒。我也就睡覺去了。難道昨晚,有什麼事情發生了?」

「你當真看到他就這麼回去了?」

「看到了啊……怎麼了孔大夫?」吳山說到這兒想起昨晚自己是偷看才知道的,面上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神色。

聽到這兒,青枝臉上方才有了些血色,她仍是看著前方的山巒對吳山道:「也沒發生什麼,我只是因為未能給你家三公子換藥,有些過意不去,所以才問你這麼多話,你也知道,他是個尊貴的人,萬一因為我的這點閃失,對我有意見,再牽連到整個孔家,那便不妙了。」

吳山見原來孔大夫擔心的是這個,忙解釋道:「孔大夫放心好了,我家三公子雖然身份尊貴,但怎麼說也還是挺通情達理的,斷不會因為這點小事便生孔大夫的氣,你若是不信,等會你換藥時仔細觀察他便好了,他肯定不會有任何惱怒之色的。

「不說別的,我在陸府當了那麼多年小廝,也從沒被他打罵過的。不只是我,還有其他下人,也從未被三公子虐待過。

「也不知道為什麼,大家都覺得他會是個會虐待人的那種公子,我覺得,大家都對他誤會太多了,也就是我家三公子不愛多解釋,所以外面才有那麼多風言風語……」

「還有那天,你在柳左巷那樣說我家三公子,他也不解釋,任你誤會。我和你說啊,我家三公子也不是沒幫助過人的,他也幫助過一個在冬天摔斷腿的老頭兒,雖然他自己不去幫著做事,只是讓我去幫那老人家做飯提水什麼的,但是,這至少能說明他心不壞。

「只不過你也知道,像他這樣的尊貴公子,一出生便含著金鑰匙,讓他自己動手做什麼事情,也是不太可能的,但他有這個心,也是已經值得肯定了……」

說到自家三公子的長處,吳山覺得他可以說上三天三夜,說到這兒,他還是沒有停下來的意思。

吳山說的這些,倒是青枝未曾料到的,在她的想像中,陸世康一直過著與世隔絕般的奢華生活。似乎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對下人打來罵去,才是他這類人應有的性情。

但,就算吳山說了這麼多他的優點,有一項缺點卻是不可忽視的,那便是,與眾多女子的那些風花雪月。

這類公子,其他方面再怎麼好,只這一點,其他優點也足以讓她視而不見了。

懶得聽吳山多說什麼,她道:「我相信你家三公子人心不壞,你也不必多說。我信就是。」

「你今天還要出去?你還沒幫我家三公子換藥呢?能不能煩請孔大夫幫我家三公子換了葯再走?」對吳山來說,這才是大事。。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39章 賠的什麼罪

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