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5章

第425章

待齊明將馬車趕了有半里路遠以後,青枝在後面問道:「你剛才給柱子哥說的周靜郡主被祁將軍下毒了,可是真的?」

齊明道:「這還能有假?」

「被下的什麼毒你知道嗎?」

齊明道:「聽說沒問出來。哎,誰能想到會發生這種事?說起來,那兩個女的還是我們這些後勤兵在半路上遇到帶回去的。誰知道她們就是喬裝打扮的祁連的姘頭?我們在半路上看到她們的時候,她們確實一看就是好幾天沒吃飯的樣子,現在想想,那恐怕是為了騙過我們故意餓瘦的!」

作為一名大夫,知道有人陷於危難,總歸會在心裡升起一種惻隱之心。這種惻隱之心和別人的人品以及身份無關。

所以,聽到周靜如今中了毒,青枝問道:「那她去往何處,可有人知道?」

齊明道:「沒有人知道。我們只知道,下毒的那個女的說她活不過三天。」

青枝記得他說的周靜是昨天早上中的毒,若她找不到可幫她解毒的大夫,那麼她後日早上以前便會死去。

她問:「周靜郡主平日里人品如何?」

齊明道:「人品?據我自己聽到的,那是沒的說。我在她父親手下有五六年了,雖然以前沒見過她,但一直以來,聽說的都是她不擺郡主架子,對服侍她的丫頭當姐妹看待。就我這段時間聽到的看到的,她也是不擺什麼架子的。」

聽到這裡青枝心裡有些複雜。

畢竟,她去找她的目的就是讓太子殿下知道她的兵營所在之地。

她寧願她聽到的是周靜目中無人,目空一切,殘暴無比的這類人。這樣她就可以狠心地置她的性命於不顧。

但現在,她卻有些狠不下心了。

她甚至突然之間想要找到她,試試看自己能不能幫她解毒。

但,一想到鄭杭肅和她呆在一塊,而鄭杭肅是見過自己的,她又有些猶豫。

她在思索著,自己到底該不該冒著危險去救周靜。

馬車的轎簾關著,有一絲風從轎簾處飄進來,馬匹踏起的細碎的雪花時不時地順著那一絲縫隙飄進轎簾里,落在她腳邊。

為了辨別走過的路程,她從轎簾的縫隙往外看著。

因為拿不定主意,她的眉頭緊凝著。

大約在馬車又往前走了十來里路以後,她道:「我們能不能先不回兵營,去找周靜郡主的下落?」

齊明在前面疑惑說道:「什麼?去找她的下落?你想幹嘛?我們就算找到她了,也幫不上什麼忙啊,只會添亂。」

青枝道:「說起來也巧,我鄰居是個大夫,我從小就和他女兒一起玩,也看了些他家裡的醫書,對於毒藥這事,也有一點點研究。」

齊明不由自主地停了馬車,想讓自己聽得清楚些,「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

青枝道:「自然是真的。只不過我醫術不精,能不能解得了周靜郡主身上的毒,我也不敢保證。」

齊明道:「那也要試一試。知道一點總比什麼也不知道的好。但是我們兩個估計是找不到他們的。我們回去以後,可以讓多些人出來找他們。到那時候就容易找了。」

青枝道:「這樣也行。」

先到兵營對她而言也有好處,這樣她就可以先把這次來的目的給解決了。

馬車一路往南,到了一個村口時,又往東趕去。

趕路趕到半路上時,齊明突然停了轎子。

「怎麼了?」青枝問。

齊明道:「你先下車。」

「什麼事?」青枝一時有些緊張,莫非他發現了自己哪裡有不對勁的地方?

她從轎簾處往外看了看,猜測現在正是在一片空地上。

她現在只看得到他的腳那兒,看不到他的臉,所以猜測不出他的表情。

「沒什麼事。只是要給你的眼睛蒙塊布。畢竟,你是新去的,萬一你哪天逃跑了,不是會把兵營的地點說出去?」

「這樣……那你蒙吧,有布嗎?」青枝問。

「自然是有的,我們出來平常都會帶著布。」

說話間,他從袖子里拿出一塊黑布來。

青枝便先下了轎,好讓他把布蒙在自己眼睛上。

齊明給她蒙布的時候對她說道:「這布我怎麼放的,等你到了的時候還是得什麼樣,要是被我看出來布是被動過的,我可幫不了你了。」

青枝明白他的意思,幫不了的意思其實就是就地解決。

她道:「你放心就是。」

齊明給她綁好布以後,她摸索著重新上了轎子,然後又摸索著坐在菘菜上。

很快馬車又開始繼續前行。

現在,她無法看到外面的路了。

她用數數字的辦法一點一點地數著經過的路程,每拐一個彎時,都把身體所感知到的拐彎的地方距離別處數了多少數字記得牢牢的。

大約半個時辰后,馬車突然慢了下來,路程也變得坑坑窪窪,讓坐在轎子里的青枝感覺到了顛簸。

她猜測馬車現在經過的地方大概並不是路了,而是類似樹林或是田地的地方。

行了一段這樣的路程后,馬車突然停了下來,她聽到齊明的聲音不知在對誰說:「開門。」

一聲吱嘎聲響起,然後一個陌生的聲音說道:「進去吧。」

接下來聽起來馬車又往前走,聽聲音似在經過一個過道。這個過道在她數了十六個數字以後,聽起來便出了過道。

馬車又往前行了一會兒,然後停住了。

「下來吧。」齊明下了馬車,掀開轎簾,對青枝道。

青枝便摸索著下了馬車。

齊明把她眼睛上蒙的布拿了下來,然後青枝便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自己是在一處山間。

這處山間和以前她和陸世康去過的明月山以東的那個山間盆地的地形有些類似,但是,比那兒大得多。

這塊地方四周的山看起來也更高一些。這兒的岩石是裸灰色的,那兒的岩石是灰白色的。

她的眼睛所看到之處,有許多人在不同的屋子前曬太陽。

屋子全是用石材建成的,因為地勢高低不同,所以屋子排列得並不甚整齊。屋子大小不一,大多建在地勢較高之處。

到處堆著一堆堆的被人清掃過的雪,而清掃過的路面,是乾乾淨淨的,沒有什麼泥濘的痕迹,大概是因為氣溫過低所致。

看了一周后,她開始看向近處。

她現在所站立之處正是類似於伙房附近堆放食物的房間門口,她看到東邊不遠處便是伙房,有幾個人在那兒忙碌著,有用木盆洗菜的,也有洗米的。

齊明對她道:「這樣吧,你先在這兒站著,我去和高將軍說一聲,說你懂些解毒之術,讓他派人去尋找周靜郡主的下落。」說著便往北走。

青枝看著他的背影道:「慢些!」

齊明站住了,問:「什麼事?」

青枝道:「我們先到這房間里說話。」

齊明疑惑地看了看她,然後道:「你有話要和我說?」

青枝點了點頭。

齊明便迴轉身,帶著青枝進了那間放菜的房間。

房間里有二三十棵菘菜,一堆白蘿蔔和一堆胡蘿蔔,幾十袋的堆得高高的大米,還有其他裝在袋子里的不知道是菜還是糧食的東西。

進去以後,一股菜味兒和糧食的味道便一起撲鼻而來。

「你要說什麼?」齊明問。

「你說周靜郡主是祁將軍的姘頭下的毒,那這個高將軍可信嗎?他內心深處是向著周靜郡主的還是向著祁將軍的?」

齊明皺眉道:「這……我可不清楚,不過現在派兵的話只能他派。畢竟他現在是軍中最大的官了。」

青枝道:「既然這樣,不如讓鄭公子的人去找,畢竟鄭公子親自帶周靜郡主出去的,說明他對她的死活最上心,既然他對她的死活上心,那他的護衛對她的死活也會上心一些。」

齊明一拍腦袋道:「對啊,我怎麼沒想起來,那就這樣,我去找鄭公子的那些護衛去。不過,你怎麼知道鄭公子有護衛?」

一個鄉下姑娘,能知道那麼多?還能只憑旁人的行為就可以對複雜的軍中關係分析得這麼頭頭是道?

青枝道:「鄭公子在周靜郡主的兵營里這事天下誰人不知?誰會不知道當時周靜郡主的父親起兵是為了鄭公子的父親平冤昭雪?既然是這樣,那鄭公子必然和周靜郡主關係更和睦一些。而且,他帶她出去求醫,也說明了這一點。」

齊明道:「那倒也是,我沒想到這事也傳到鄉間去了。」

青枝道:「鄉間也不是完全的世外桃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25章

75.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