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第432章

當她安寧地躺在他的懷抱里時,問道:「你現在說說,你白日里去了哪裡?」

他道:「出去見了莫伯。他給我帶來了一些重要的消息。」

「什麼消息?」周靜問道。

鄭杭肅答道:「他最近這些日子在外四處奔波,尋找到了幾個可以為我們所用的重要人物。」

「他們是誰?」

「他們分別是棋州的知府賀櫨,礁州的知府左代尹,還有一位,是京城的重要人物。」

「京城的重要人物?誰?」周靜有些驚訝,天子腳下,還能尋得到自己這方的支持者?

鄭杭肅答道:「周齊海。」

「周齊海?是那個戶部尚書周齊海么?」周靜聽到這個名字有些震驚。

周齊海是當今戶部尚書,因為她從未聽聞父親評價過此人,所以,在她的意識里,這戶部尚書應該與自己父親交情一般,他怎麼會成為想要加上自己這方,成為謀逆之人?

這其中必有緣由。

所以,她覺得最有可能的是此周齊海非彼周齊海。

卻聽鄭杭肅回道:「正是當今的戶部尚書周齊海。」

「我未曾聽聞他與當今皇上有何過節,怎地他竟然也有謀逆之心呢?」她疑惑道。

鄭杭肅道:「莫伯在京城中有不少友人,而這些友人大多通曉京城中諸多八卦之事,聽說,這周齊海明面上對皇上恭敬有加,實際上卻是對皇上懷恨在心。」

「因何?」她問。

「他有一妹,名喚周齊梅,於十年前入宮為妃,卻因一件不知何事被皇上打入冷宮。」他回答道。

「宮裡的關係,複雜得緊。」她道。她小時候也是在京城的,自有記憶起,就明白宮中是最為複雜的地方。

「嗯……」

「若某日我們復了仇,也不得不成為宮裡的人,那時我要面對的大概也是與眾多妃子的勾心鬥角了……」說著她嘆息了一聲。

雖然說起來那些事情非常遙遠,但是,她似乎能想得到那種境況。

「不,復仇成功以後,我只會與你退隱山林。」他道。

「你真的是這樣想的?」她有些不敢信。

他道:「嗯……」

她不知道他說的是真話還是假話。

假如費盡千辛萬苦,復了仇,他會當真放著皇位不當,而去和她退隱山林嗎?

然而她又覺得,這樣做似乎符合他一直以來的性格。

在她關於未來的想象里,和他一起退隱山林,到底是比在宮裡和其他妃子勾心鬥角要好得多。

不過現在,想這些還太過遙遠了,她轉移話題道:「既然有兩個州的知府已經可以為我們所用,我們倒也有了退路,假如太子蕭派人來攻打這裡,咱們有了可投靠之處。」

他道:「我們後日便出發。」

她猜測他本來的打算大概明日就要出發的。之所以明日不離開這兒,是因為她今日早上已經當眾宣布了明日便是他和自己的大婚之日,於是她道:「嗯,呆在此處非長久之計。咱們後日便離開吧。」

自從知道那給她解毒的「後勤兵」實際上是太子蕭身邊的大夫以後,她心裡就有些不安。

太子蕭的大夫能偽裝成後勤兵找到這兒,那麼太子蕭的其他人也能用其他方式輕而易舉找到這兒。

現在,知道還有其他的可去之處,她心裡的緊迫感便沒那麼嚴重了。

在她看來,入城比呆在這山裡要好些,首先,大隸的知府一般可掌管兩萬左右的人馬,加上自己這邊的四萬多人馬,就是六萬多人馬,而因為是守城,比攻城要容易得多,也因此便可以與太子蕭的十多萬部隊一較高下。

因此,這是她近日來睡得最安穩的一天。

.

第二日,天氣晴好,刮著南風,一大早起床便可以感知到天氣沒前些日子那麼寒冷了。

風吹在臉上,也顯得不那麼刺骨了。

一大早就有士兵過來布置這片院落,後勤兵們在她昨日早上當眾宣布要和鄭杭肅成親以後便出去買婚禮要用的東西去了。

對於這些儀式上的東西,她並不是特別重視,但是,見他們在屋裡屋外忙來忙去,她也沒有阻止。

不管怎麼說,到底是成親,而她明白,自己這一生也只可能成一次親。

那麼,布置就布置吧。

至少顯得像是在成親的樣子。

半個時辰以後,屋裡屋外便是一番喜慶的氣氛了。

她本來怕有人會過來搗亂,但,竟然沒有任何人前來搗亂。

她猜,想必是祁連的下場讓他們存了些懼意,因此對她只是敢怒不敢言。

婚禮如期而行。

.

這日中午,青枝被送了一碗豐盛的菜,一大碗米飯,以及一碗加了牛肉的熱湯時,才知道今日是周靜和鄭杭肅成親的日子。

因為來送飯的後勤兵將飯菜端過來時是這麼說的:「今日是大喜的日子,所以你的伙食也改善一下。」

她問:「誰和誰成親啊?」

來送飯的道:「還能是誰,當然是周靜郡主和鄭公子了!」

她邊吃飯邊在心裡想著,周靜知道她所嫁之人的真實面目嗎?

但是,她更在乎的還是自己目前的處境,於是她試著問那後勤兵道:「以後能讓齊明給我送飯嗎?」

那後勤兵斬釘截鐵道:「不能!他把你帶來這兒的,按理來說,他也該受到處分的,之所以周靜郡主沒有處置他,是因為念在他是被你騙了的。再說了,你為什麼要找他呢?怎麼你還想著通過他進來再通過他出去不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32章

76.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