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1章 一切都一定會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

第441章 一切都一定會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

青桔道:「我猜她是不是吃錯藥了今天?」

青杏道:「我猜她是不是有什麼別的目的,比如,來咱們這兒打聽什麼事情,但又沒有什麼借口,就想出了這麼個辦法。」

陸媛清但笑不語。

她不會告訴青桔和青杏兩人事情真相,因為萬一這事傳出去了,自己三兄長怕是必須要娶何櫻了。

話說何櫻從陸媛清那兒跑出去以後,就直接跑到陸世康院子里,看到周大正在院子里站著不知道在往天上看什麼,問:「周大,我表哥呢?」

周大本來在看今日會不會下雪,擔心今日三公子在路上挨凍,現在聽了何櫻的話將目光從天上轉向她,道:「我家三公子已經走了。」

「什麼,走了?」何櫻失望地重複著周大的話。

「對,走了有一會了,怎麼,表姑娘有什麼話要說嗎?」

「沒有......」何櫻轉過身,失落地往外走去。

周大看著她的背影,撇了撇嘴。

他就不明白了,為什麼表姑娘好好一個人非要弄成了現在這樣。

坦然面對不好么?

他並不喜歡以後她當三少夫人,他老早看出來了,她不是個好相處的。

畢竟她可是對自己帶來的丫鬟都能打罵的人。以後若她入住這個院子,他和其他小廝的生活可就要陷入水深火熱之中了。

.

何櫻從陸世康院里回去后,沒有再去陸媛清那院,而是徑直來到了老太太那裡。

到了那裡,就見舅母陸夫人也在,正在和老太太說著什麼,於是她先向老太太請了個安,然後向陸夫人請了個安。剛剛迴轉身要走時,就聽到老太太在背後說道:「那個淶州莫知府家的四兒子你可見過?」

就聽陸夫人道:「我是沒見過,不過我見過那莫知府,前年的時候他因為什麼事務來咱府上過,看長相,年輕時也該一表人材呢,既然莫知府一表人材,他兒子也應該不差。」

就聽老太太道:「人家要是長得太好,咱們媛清就配不上了。」

何櫻本來已經走到了外面窗口處,聽到這兒,便暫停了步子,對著窗邊六尺遠的一棵臘梅左顧右看,假裝在賞梅的模樣。

就聽裡面陸夫人道:「媛清長得也不算太差吧,只是不太白。」

老太太道:「她哪裡是不太白的問題,是那性子的問題,我看呢,她到哪兒都會把人家家裡攪得雞犬不寧。」

陸夫人嘆了口氣,道:「也是,她主要是性子的問題。但要是把她嫁給尋常人家吧,又總覺得會虧待了她。那莫知府雖然也是知府,但他家裡底子薄,到底家境還是和咱家不太匹配,那咱們也算是下嫁了。希望他們能因此對咱媛清好一點。」

老太太嘆了口氣,道:「媛清這性子,我有責任,都是我慣出來的。自小不捨得打,不捨得罵,捧在手裡,放在心上的,就把她害成這樣了。」

陸夫人道:「母親,這哪能怪您呢。她可是從會吃奶的時候就比別人哭得大聲,從剛會走路就開始各種搗亂,這性子啊,是生來就如此的。」

正在這時,陸媛清走到了老太太這院里來了。

剛才她見何櫻一直沒回她那兒,便讓青桔幫她重新梳了頭髮,梳好后就趕緊到老太太這兒來請安。她見何櫻站在窗口不遠處,看著一株梅樹發獃,嘲諷說道:「怎麼,梅樹有這麼好看?」

何櫻道:「好看。悄悄給你說一聲,你可能好事將近了。」

「好事?我能有什麼好事?」陸媛清不以為然道。

「天大的好事。你啊,馬上就要風光大嫁帥公子了。」何嬰道。

她並不認為莫知府家的四公子能看得上陸媛清,所以現在趁著八字還沒一撇的時候趕緊羞辱羞辱她。

陸媛清本來在笑著的,突然之間止住了笑,道:「你在胡說什麼呢?」

何櫻道:「我可沒胡說,剛才我聽見外祖母和舅母在商量你的事情呢。」

陸媛清便不再理會何櫻,徑直往祖母房裡走去,到了祖母正室的廳堂里,就見老太太正坐在廳堂正中的榻上,母親就坐在西側座上,兩人面色凝重地說著話。

見她進來,兩人同時住了口,往她看來。

陸媛清進去后,先是對祖母行了一禮,道:「媛清給祖母請安。」然後將身子轉向母親,「給母親請安。」

陸夫人道:「媛清,你來得正好,我正有事要和你說呢。」

陸媛清站立一旁,問:「母親要和我說的是什麼事呢?」

陸夫人道:「你也老大不小了,也該是時候說個婆家了。」

陸媛清道:「我還小得很呢。」

陸夫人道:「還小?你是要到二十才說婆家嗎?到了二十你就沒有人要了。」

陸媛清道:「到了二十沒有人要我就可以一直呆在陸府陪著我祖母了。祖母,這不是好事么?」

老太太道:「胡說什麼呢,姑娘家不管怎麼說也要嫁人的。你母親想給你說個媒,就是淶州的莫知府家的四公子,這也算是門當戶對了。要是成了,你可得收收性子了。」

陸媛清道:「我還不知道那人是貓是狗,怎麼能隨便亂嫁呢?不管怎麼說我也得看看他長什麼樣兒了解了他的脾氣了才能嫁。」

老太太道:「你母親了解就行了,你就不用看人家了。」

陸媛清道:「不讓我看,等我嫁過去了,發現那人不合適,我當天就會逃婚的。逃得遠遠的,你們誰都找不著,祖母您不希望到時候再也見不著我了吧。」

陸夫人白了她一眼:「你都學會威脅你祖母了?誰給你的這個膽子?」

陸媛清笑著對母親說道:「母親,我可不是威脅祖母,也不敢威脅您。我就是想知道自己要嫁的是什麼人罷了。」

陸夫人道:「這種事情不用你操心了,母親不會讓你所嫁非人的。」

陸媛清道:「這樣吧,既然您想讓我嫁給那什麼莫知府家的四公子,您今日就找個機會讓我看看他,要是他合我心意了,我明日就嫁給他。」

陸夫人氣得直翻白眼:「你這是故意氣我呢,說,你是不是心裡有什麼人了?」

陸媛清道:「母親,我心裡怎麼可能有什麼人?母親你也知道我是急性子,知道有那麼個人,遲早得見一面,我就得馬上見。要不然啊,我可能今日就會偷偷跑去見了。」

陸夫人心道,這倒是她能做出來的事情,萬一她真偷偷跑去見了,被別人逮個正著,那可就丟人丟大了。

她搖了搖頭,無奈說道:「那這樣吧,我去問問林大池家的,她能不能說服那莫知府的四公子出來一趟,讓你見一見。不過,你可必須得做出個大家閨秀該有的樣子,別親事沒成倒把你的瘋名傳到淶州去了。」

陸媛清道:「母親放心,女兒這事還能不明白?不過女兒有個要求,你讓林大池家的給那莫家的人說,我不太白,脾氣有點兒怪。不說的話,到時候咱就是騙人家了。」

陸夫人道:「話哪能亂說呢?」

陸媛清道:「要是見面了,人家不一樣會發現我不太白,性子瘋?先讓他知道這些,他要是還願意出來見面,就算事情成功了一半了。」

陸夫人想了想,道:「我會讓林大池家的委婉得說一下的。」

陸媛清道:「那我就在府里等著母親的消息了。」

陸夫人趕緊別過了老太太,出了府,往林大池家的那兒走去。林大池家的是個媒婆,家裡是賣糕點的,就住在這條街隔一條街上,步行也就是片刻的功夫。

陸夫人走後,陸媛清便來到了陸世康院子里,找到吳山以後,把他位到他那屋裡,對他道:「我母親要給我說媒了。」

吳山道:「那……你答應見面了嗎?」

陸媛清道:「答應了。」

吳山心裡泛起一陣苦澀,道:「恭喜四姑娘以後可以嫁得良人了。」

陸媛清道:「誰要你恭喜了?見那人是自然要見的,我要是不見,我母親就要懷疑我了。她最近瞅我的時候老是觀察的神色,她也許早就懷疑什麼了。所以,我不能不出去相親。」

吳山道:「四姑娘,我理解,如果那人很合你心意的話,你不用顧慮我這邊。」

陸媛清道:「誰說會顧慮你了?好了,我現在得回去了。」

說著,她便往自己屋裡走去。

回去路上,她的眉頭是舒展的。

而一想到相親時一定會發生的趣事,她就在巷子里彎腰笑了起來。

她相信,這次相親,一切都一定會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1章 一切都一定會在自己的掌握之中的

79.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