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0章 你們猜呢

第440章 你們猜呢

第二日,陸世康一早先去給老太太請了安,然後去給陸知府陸夫人請安。

在給陸知府陸夫人請安的時候,陸知府趁陸夫人低頭喝茶的時候對陸世康使了個眼色,意即等會和他單獨面談,陸世康會意地略一點頭。

陸知府在陸世康過來請過安后,便去衙門了,不一會兒陸世康也跟著去了衙門。

到了衙門,他便來到藏書閣,發現父親已經坐在藏書閣里的茶桌旁了。

陸知府見陸世康進來,從袖子里掏出兩個牌子和兩張紙,道:「辦好了。」

兩個牌子是腰牌,兩張紙是路引。

陸世康拿過那兩張路引以及兩塊木質腰牌,匆匆看了幾眼,道:「謝父親。」

說著起身,想要去拜別過母親和祖母,然後再回自己那院叫上齊方一起離開,剛站起身,卻聽陸知府道:「等等,為父還有其他事情沒有和你交代。」

陸世康停下步子,問:「父親還有何事?」

陸知府道:「你覺得你這個樣子不會被敵人認出?」

陸世康道:「孩兒出去以後會換衣服以及喬裝打扮一下。」

陸知府搖頭道:「不夠。」

「莫非父親有什麼方法?」

陸知府道:「你等會,為父去叫肖啟文教你一些喬裝打扮之術。」

肖啟文乃衙門裡一名捕頭,他因為差事需要習了些化裝之術,讓自己不容易被人認出,方便辦案。他也常常給其他捕頭喬裝打扮。

陸知府說著便出了藏書閣,不久帶著肖啟文來到藏書閣。

肖啟文見了陸世康后,拿給他一面銅鏡,道:「世康,你拿好鏡子,看著我怎麼給你化的,你以後每次洗了臉以後就自己用我的方法給自己化裝。」

陸世康便從肖啟文手裡拿了銅鏡,手持著看著自己的面孔。

肖啟文從袖子里拿了一個木盒子,木盒子里有三個小盒子,分別放著三種顏色的粉末,淺褐色的,深褐色的,青灰色的,還有黑灰色的。

肖啟文道:「看清楚了啊,我怎麼用的,怎麼抹的。」

說話間他便用手指先沾著淺褐色粉末給陸世康的面孔全抹了一遍,然後又用食指的指尖沾著深褐色的粉末,邊抹著陸世康的眼睛下方邊道:「這個只能用指尖沾,然後在眼睛下面劃出一些細紋出來。」

他在陸世康眼睛下劃了幾道細紋以後,又用食指沾了沾青灰色的粉末,道:「這個東西就畫在鼻樑兩側,它會讓你的鼻子顯得與之前大不同。」

抹了鼻子后,他又從袖子里拿出一個鬍子樣的東西,道:「這個是鬍子,需用魚鰾膠來粘在嘴唇上才行。」

他又從袖子里拿出魚鰾膠,將鬍子粘合在陸世康的嘴唇上。

粘合好后,他道:「大功告成。」說著扭頭看了眼站在邊上的陸知府,「知府大人,你看你家三公子你還認得出來不?」

陸知府看著陸世康滿意說道:「像是完全變了一個人。但是,還有齊方也要學學。世康,你去叫齊方過來。」

肖啟文道:「齊方不用特意去學,我給世康化的裝,他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來化,因為他們本來的相貌有很大的不同,就算用同樣的方式化,看起來也還是不一樣的。」

陸知府道:「那齊方最好也加一攝鬍子,啟文,你那兒還有別的鬍子嗎?」

肖啟文道:「我還有好幾副長短不同的鬍子。不過不在我那房間里,我現在去拿。」

說話間他便立刻匆匆往他房間里趕去。

他的房間在衙門後院的最後一排屋那兒,與其他捕頭的在一起。

他很快拿了一攝鬍子到了藏書閣,將鬍子交給陸世康,道:「拿去。」

陸世康接過鬍子,道:「謝過肖捕頭。」

肖啟文道:「客氣,世康你自己在外需小心一些。別讓陸知府為你擔心。」

現在為止他以為陸世康之所以喬裝打扮是為了去執行太子蕭安排的計劃。因為陸知府讓他過來的時候就這樣告訴他的。

陸世康本來想去在祖母和母校那兒告別以後再走,但一想到自己現在的相貌已經改變,若出現在他們面前,少不得又被盤問半天,於是請求父親派人去叫來齊方,然後讓肖啟文先給齊方也化好了裝,便辭別了父親和肖啟文,和齊方一起直接從衙門離開了。

.

陸世康離開的時候,何櫻還在陸媛清的房間里給陸媛清梳頭髮。

這已經是她給她梳的第四遍了。

她每梳好一次,陸媛清都以她梳的太難看為由,而讓她重新再給她梳。

何櫻明白到陸媛清其實在耍弄自己,但是,當著陸媛清的兩個丫頭青桔和青杏的面,她不敢怒也不敢言。

不只不敢怒不敢言,她還要裝作非常樂意幫陸媛清梳發的模樣。

因為她要扮演的是因為想幫陸媛清改變形像而主動過來幫她的那個角色。

梳了第五遍的時候,她笑著對陸媛清道:「表妹,這樣差不多了,已經很好看了,咱們得趕緊去給老太太請安去了,再晚她老人家可就要生氣了。」

她心裡著急的真實原因是,她想快點去陸世康那兒看看。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總覺得他會來去匆匆,畢竟戰爭還在繼續。她希望能再見他一面。如果她自己的方法一直不見效,她希望湯方教給她的方法可以湊效。

這些日子,湯方教了她射箭,釣魚,劍術等等男子才學的東西,如果表哥能在江北城多呆幾天,她便求他和她一起去野外射箭釣魚去。她還會故意穿得英姿颯爽一些。

所以,陸媛清每一次地讓她重新梳發,她都會暗暗地皺皺眉頭。

她每一次皺的眉頭都被陸媛清在鏡子里看個正著。

她越急,陸媛清心裡越是愉快。

現在她帶著祈求的口氣讓陸媛清不要再糾結梳發的事,陸媛清卻道:「頭髮嘛,必須得梳得像樣一些,梳得不像樣子出去,別人問我是誰給我梳的發,我說是表姐您,那得多丟表姐您的面子,是吧?」

「可是,你現在這樣已經夠好看了。「

陸媛清瞅了瞅鏡子里的自己,道:「好看么?哎呀,我怎麼頭髮有些癢。」說著便伸手往自己頭髮上抓去,何櫻看了一眼被她抓得凌亂的頭髮,徹底絕望了,她匆匆道:「那這樣吧表妹,你先在這兒等一會,我回去喝口水馬上再過來給你梳。」說著拔腿就跑。

在她走後,陸媛清看著她的背影狡黠一笑。

青桔疑惑問道:「四姑娘,怎麼今日表姑娘這麼好,特意跑過來給你梳頭髮了?她到底安的什麼心啊?」

青杏也問:「是啊,她以前不是動不動就背地裡對你嘲諷一番么?今日怎麼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陸媛清對著鏡子淺淺一笑,道:「你們猜呢?」。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0章 你們猜呢

78.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