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6章 遺憾

第446章 遺憾

就聽這士兵回道:「你也別管我聽誰說的。就算你說的全是真的,你真是這麼好的大夫,又有仇未報,有心愿未了,那我也幫不了你什麼。等會我不會給你帶飯來的。」

青枝一時沉默了下來。

她必須面對自己所面對的是一個石頭心腸的士兵的事實。

她想求於他的,無非是一壺水,一碗飯,或是一個饅頭。

或許,他是不敢吧。

兵紀如山,他縱有那個心,也未必有那個膽子。

難道,自己真要餓死或是渴死在這行軍途中?從出發的地方到礁州,怎麼也得五六天,五六天緊急行路,又不吃不喝,她一定不會撐到抵達的那一刻。

接下來,她不再試圖打動這士兵了,因為很顯然,再說下去也是徒然。

不一會兒,那兩個人先去吃飯的人回來了,這剛才她試圖打動的士兵在他們來后便去吃飯了。

又過了一會兒,這士兵也吃了飯回來了。

不久,其他去吃飯的士兵們亦都返回了附近的帳篷里,周邊開始傳來低語的聲音。

但是,低語聲並未持續多長時間,許是因為夜色已深,士兵們又因為行路疲憊不堪,兵營里很快就安靜了下來。

在她心裡想著明天該再用什麼辦法讓自己討點飯吃討點水喝時,就聽剛才她試圖打動的士兵在外面說道:「你們兩個先睡吧,等兩個時辰以後我叫醒你們替換我。」

在晚上時,他們三人輪流看管她。

就聽另外兩個士兵道:「好。」

不久,附近各種呼嚕聲四起。

她帳篷外也響起了呼嚕聲。

雖然又渴又飯,但是,困意還是向她襲來了。

正在她想閉眼入睡時,突然感覺到自己的帳篷門帘處有細微的響動。她連忙睜開了眼睛,看向帳篷簾處。一團漆黑之中,她看到那簾幕處有一點外面透來的微弱亮光。

這說明帘子被什麼人挑起來了。

會是誰?

她心裡一驚,正想著時,突然感覺到有個黑影進了自己的帳篷,接著又聽到了有人輕輕往裡面走來。

她屏住呼吸,聽著那腳步聲。

那人的腳步聲越近,她的心跳就越厲害。

當那人已經到了床邊時,她輕輕說了句:「誰?」

就聽一個聲音道:「你還沒睡?那正好。起來喝點水,吃個饅頭。我給你放床頭了。」這聲音正是之前她試圖打動的那士兵的聲音。

接著,她感覺到了床頭有東西被放下的聲音,很快,他的腳步聲便離開了她的床頭,出了帳篷。

之前他用那麼堅決的語氣拒絕著她委婉的求助,現在卻為自己帶來了饅頭和水?是他在吃飯的時候想到她突然之間轉變了心意?還是之前因為怕附近的帳篷里有士兵聽到她和他的對話才那麼堅決地拒絕?

不管他的轉變是因為什麼,她想,都是因為自己剛才的那番話起的作用。

因為她的帳篷里從來沒有蠟燭或是油燈,她坐了起來,趁黑摸到床頭處他送來的饅頭和水壺,將水壺的蓋子打開,喝了幾口水,然後開始吃饅頭。

邊吃邊想著,這水壺大概是這士兵自己的,這個饅頭大概也是他自己省下來給自己吃的。之所以這樣猜,因為她明白軍中費用有限,士兵們吃的每餐的飯菜都是固定的量,誰也不能多吃或是多拿一份。

想到這兒,她對這士兵突然升起了一種感激之情。

這時她又再一次感覺到了她最近時常感覺到的一種殘酷,那就是,所有這些士兵都將是別人報仇雪恨或是鞏固權力地位的犧牲品,不管是太子蕭那邊的士兵,還是周靜這兒的士兵,在歷史的長河中,他們始終只是小角色,也不可能留下任何名姓。

他們每個人都有各種故事,他們自己的故事,但是,這個世界並不會為他們的故事耗費一丁點筆墨。

他們生,就如同草木,死,也如同草木。

而她作為一個穿越者,無法讓他們明白,也無法讓那些當權者明白,他們每個人都該是一個獨立的人,都是一個值得善待的生命。

這不能不說是一種遺憾。

邊吃著饅頭,邊這麼思想著,突然聽到外面有人說道:「你是誰?想要幹嘛?」

說話的正是給她帶來水和饅頭的那個士兵。

她趕緊停下了吃饅頭的動作,將水壺蓋上,把吃了一半的饅頭和水壺一起放進了被子里。

萬一這來的人進到自己的帳篷里,看到她有吃又有喝,那這個看管她的士兵可就危險了。

就聽有一個陌生的聲音說道:「讓我進去一下看看這個大夫,就一會兒。我有點毛病想問問他。」

那看管她的士兵道:「咱們這軍營里不是有軍醫?」

那陌生的聲音道:「咱這軍營里的大夫不是不如人家嘛!而且這個大夫能救周靜郡主,能救今天昏倒的那個士兵,怎麼就不能給我也看看病了?求你了,讓我進去一下吧。」

青枝明白了,來的這人是想趁著大家都睡著時偷偷摸摸找自己來給他看病的。

他定然是看著自己將那今日沒有心跳的士兵救活了,所以便覺得自己醫術比這軍營里的大夫高超,才想著找自己的。

正思想間,就聽那士兵道:「這個大夫不管怎麼說都是敵方的,他不見得會為每個人醫治。」

剛才陌生的聲音道:「哪個大夫能看著病人受苦呢?他要是真那麼敵我分明,就不會幫周靜郡主解毒了,也不會救活咱們的兄弟了!大夫就不該是有政治立場的人。你要是非攔著我,我就闖了!就算鬧到周靜郡主那兒去我也不怕,就因她也得過人家的恩惠,反而還恩將仇報!不給人家吃喝!」

那士兵呵道:「你怎麼敢在軍營里這麼說話?你敢說周靜郡主的不是?」

那陌生的聲音道:「平日里我是不敢說,這不是你不讓我進去,我沒法子才在你面前說嘛!再說了,現在別人都睡著了,聽不到。我求你了,讓我進去吧。」

這時青枝在裡面道:「讓他進來吧。我願意為他醫治。」

那士兵於是對想進來的這人道:「我可以讓你進去,不過,你可千萬別對旁人說出去這事。」

那陌生的聲音道:「這你就放心吧。」

接下來帘子被拉起,一個人影走到了青枝的帳篷里。。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6章 遺憾

8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