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7章 戲劇化的轉變

第447章 戲劇化的轉變

那人進來后,見裡面一片漆黑,小聲說道:「大夫,您就在床上坐著吧,我只是有些事情想問問您。」

為了不驚醒帳篷外的那兩個看管她的已經睡覺的士兵,以及周邊帳篷里的那些士兵,青枝也低聲道:「若你真想我為你看病,你需要拿來一支蠟燭。」為人看病,需望聞問切,望也是很重要的手段。

那人道:「大夫,我不是想讓您為我看病,實際上,我是想幫我家小妹問問。」

青枝問:「幫你小妹問?」

他小妹人都不在這兒,她又如何能做到望聞問切?眼下唯一的手段便只能是「問」了。

那人回道:「也不知為何,我小妹從前年開始,便眼睛有些問題,一到晚上就看不清東西,像個瞎子一樣,我父母帶她去多處求醫均無果,我在外面常常擔心她這眼疾會一直持續下去,萬一以後嫁不到好婆家,便慘了。」

青枝道:「你這小妹幾歲?」

那人回道:「我出來去陳州參軍那年她六歲,眼下我在軍營已經五年,她現在十一歲了,她那眼疾是在前年開始的。」

青枝道:「你父母可是近親結婚?」

那人驚道:「這病和近親結婚有關?」

青枝道:「這病為高風雀目病,多發生於近親結婚之子女,以十至二十歲發病較多。」

中醫中的所謂高風雀目病,便是夜盲症,青枝記得,這病最早在公元一三四五年刊載於一本中醫眼科古書,書名稱《世醫得效方》。

那人道:「我父母確實是近親結婚,他們是姑表親的關係。那我也是他們的孩子,怎麼就沒有這病呢?」

青枝道:「這病並非只要近親結婚就一定發病,也不是一對近親結親夫妻的所有孩子都會發此病。」

「那,可有解救之法?」那人滿懷希望問道。

他在自己小妹發病後,便已經問過了這兵營里所有的軍醫,但所有人都沒能說出一個解救之法來,他們只說自己見過患此病的病人,但至於怎麼解救,卻是一無所知。因為他們看的醫書上並未有關於此病的記載。

青枝道:「自然有解救之法。你只需寫信回去,讓你父母給你小妹多吃些胡蘿蔔即可。當然,若家境充許,也可以買些葯來吃吃,藥方你記好了:夜明砂二兩、當歸二兩、木賊四兩、蟬蛻二兩、羊肝一兩,製成蜜丸,每次服二錢,每日兩次,服用至眼睛好轉即可停葯。」

那人興奮道:「就算家境不寬裕,該吃的葯還是得吃的,但是,這藥方我記不住怎麼辦?我得回去拿支蠟燭,請您寫在紙上,我好寫封信回家,把信和您寫的藥方一起寄回去。」

青枝道:「那你先去拿支蠟燭去,對了,我這兒沒有筆和紙,你還得將筆和紙一起帶來。」

那人便離開了青枝的帳篷,去拿蠟燭,火石和筆墨紙張去了,不久他返回了青枝的帳篷里,用帶來的火石點燃蠟燭,將筆墨紙張拿給青枝,他自己手持蠟燭給青枝照明,青枝便在燭光的照射下開始寫藥方。

寫好了藥方,她邊將藥方交給那人邊道:「葯畢竟是葯,你先讓你父母給你小妹吃一段時間的胡蘿蔔,若仍無好轉,方可食用此藥方。」

那人接下藥方,對青枝道:「是,謝謝大夫了,您可是幫了我家的一個大忙了。我再也不用擔心以後我小妹嫁不到婆家了。」

青枝道:「若不及時治療,這眼疾可不只是嫁不到婆家的問題,時間久了,極有可能導致雙目失明。」

那人驚道:「什麼,還會雙目失明?我當只是晚上看不清東西而已。」

青枝道:「一開始是晚上看不清東西,久了便有可能雙目失明了。」

那人用更加恭敬的語氣說道:「還好今日我想來想去還是過來問問您有沒有辦法了,幸好,您知道這病的治法。我沒什麼報答您的,這樣吧,看您已經兩日沒吃飯了,我明日偷偷摸摸地給您帶個饅頭帶點菜來?」最後面這句他是靠近她用極低的語氣說的。

青枝心道,沒想到自己明日的伙食就這樣解決了,但是又擔心他被其他人看到受到懲罰,於是道:「可是,萬一你被人發現了幫我帶食物,可能會受到處分。」

那人用不屑的語氣道:「我會告訴周靜郡主我找您求醫的緣由,若周靜郡主還是要治我罪,那麼我就認罰吧,這也不是什麼大罪,最多他們把我趕出去,那我也認了!我妹的眼病治好了,我還有什麼好遺憾的?反正,您的飯菜我是一定要幫您帶的!」

青枝本來想拒絕他,想著以後還是讓那看管她的士兵幫她帶饅頭就行了,但又一想,萬一明日那士兵又反悔了呢,而且,他是看管自己的人,卻幫助自己的話,被人發現了罪過也就更大,再說,自己於他畢竟沒有什麼恩情,但自己對這個人可是有恩情的,得他半碗飯或是一個饅頭是自己應得的,於是道:「那我便先謝過大哥了。但需小心行事。」

那人道:「你放心就是,我會做得誰都看不出來的。」

那人走後將被子里的水壺和饅頭拿出來,吃完后將水壺還給了在外面還未睡覺的那個看管她的士兵,還給他的時候本來想對他說句感謝的話,又擔心說話聲把另外兩個看管她的士兵驚醒了,於是只是對他行了一禮,便又進了帳篷。

她不曾料到,在入睡之前,又有兩個士兵偷偷趁人入睡過來求她醫治。

不同的是他們是為了他們自己而來,不像第一個是為了家人而來。

第二第三個來的兩人中間間隔了一刻鐘左右。

先來的那個患的是疑病症,他並沒有什麼身體上的毛病,卻時不時地感覺自己身體出現了一些問題,聽那人說話的語氣,青枝能聽出他是個內向謹慎的人,於是讓他多和其他士兵閑聊,不要過多地關注自己的身體。

後面來的那個人是腿傷。他的腿在上一次這邊和太子蕭的戰爭中被太子蕭的士兵所騎的馬壓到了腿上的軟組織,後來沒有完全恢復便開始行路以及鍛煉,從而引起了腿上的后遺之症,青枝告訴他必須馬上停止行路和訓練,最好能讓熟悉的朋友背著他行路,等腿傷全好了才能和正常人一樣活動。

也不知為何,彷彿是知道她現在最缺的是飯食,這兩個士兵也不約而同地主動承諾她會偷偷給她帶飯。

而在今天傍晚之前,她一度以為自己要餓死或是渴死在路上了。

今夜突然之間發生的這種戲劇化的轉變,是她萬萬沒有料到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7章 戲劇化的轉變

80.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