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8章

第448章

話說昨日陸世康和齊方兩人出了江北城后,便一路東行。

在路上時,齊方問陸世康:「三公子,咱們現在叫什麼?」

陸世康想了想路引以及腰牌上的兩人的名字,道:「我叫許秦,你叫許遠,咱們是兄弟,出身於地主之家,地主家道中落,只好去投奔遠房親戚,現在咱們就是投奔親戚途中被周靜和鄭杭肅的血海深仇所打動而要參軍的人。」

說話間,他從袖中拿出那兩張路引,拿給了齊方。

齊方接過路引,先停了馬,看了幾眼,見路引上父母姓名,家庭住址,家境情況,出行理由等等寫的很是周全。

看了以後,他打馬追上三公子,道:「那是不是我以後只能叫你大哥了。」

陸世康道:「你叫我大哥,我叫你二弟。」

齊方道:「是,大哥!」

兩人又繼續行路。

過了一會兒齊方問道:「對了,我突然想起來了,大哥,你說萬一咱們被人認出來了怎麼辦?要知道,那鄭杭肅或是他的人很有可能會聽出咱倆的聲音的。畢竟之前他們一直想著刺殺你,暗地裡不知道跟蹤了咱們多少回。咱們雖然相貌變了,可是聲音沒變啊。咱倆又是一起去參軍的,這樣可太容易露出馬腳來了。畢竟,不可能有兩個人同時聲音那麼像另外兩個人的。」

陸世康道:「我有變聲之法。只不過現在暫時用不著。」

齊方問道:「什麼辦法?」

陸世康道:「用冷巾子敷在脖子上。一刻鐘以後,聲音便會變啞。」

齊方驚訝問道:「三公子,哦不,大哥,你是怎麼知道這個的?」

陸世康道:「一本野史上看的。」

齊方道:「原來野史上還有這種內容?」

陸世康道:「那本野史里有一個故事,說一百年前有個士兵為了當逃兵不被人發現,化裝成平民的樣子,並且用了這種他聽來的變聲之法使自己變了聲,讓他成功逃脫,在逃脫以後,他隱性埋名,成了一代富商。」

齊方道:「那人是為了當逃兵而變聲,咱們是為了參軍而變聲,剛好和他反著來的。秦哥,咱們去哪兒找參軍的地方去?」

陸世康道:「先去找到周靜的部隊所在,再找參軍處不遲……」

齊方心道,三公子哪裡是找周靜的部隊,分明是先確定孔大夫是否安全再說。

不過也是,要是孔大夫已經出了意外,那自己和三公子就沒有參軍的必要了。

兩人沿著之前的路往東走。

一路上一直留意著有沒有哪裡有較多的人的隊伍出現。

遇到相向而來的騎馬的人,齊方想去問路,問問他們來時有沒有遇到過人數眾多的隊伍一起行路,卻被陸世康阻止了。

被阻止后的齊方想到,三公子到底是顧慮周全些,因為騎馬而來的人,很有可能是周靜的密探,先在路上探明前方路上的情況的。

當他們走到一個叫新興鎮的小鎮時,和周靜的部隊相遇了。

兩人和鎮上的居民一起站立道旁,看著這些穿成農夫模樣的部隊經過。

由於青枝是被綁著走路的,所以,當她出現在部隊中時,便極其顯眼,被兩人看到了。

青枝卻不知道鎮兩旁的居民中有陸世康和齊方的影子。

在這些人路過以後,齊方低聲對陸世康道:「大哥,那現在咱們可以去參軍了嗎?」

在齊方看來,眼下孔大夫無事,那就說明他們暫時不會對他怎麼著,要是想對他怎麼著早就對他怎麼著了。

陸世康道:「走。去礁州。」

傍晚時分兩人抵達了礁州。

由於現在到處都是偷偷招收新兵的周靜那邊的士兵,尤其是在礁州地方官已經歸依周靜,所以對各種招收士兵之事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情況下,兩人不費吹灰之力就找到了一處明面上說是招收運貨工人,實際上是招收反叛軍的地方。

......

一直記得之前欠大家的四千字,加上今天的欠了五千了,這兩日會補上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48章

80.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