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1章 某個似曾相識的人

第451章 某個似曾相識的人

由於這個兵營里人數太多,條件簡陋,所以沒有桌椅之類的吃飯的地方。

一般士兵都是在邊上吃完了才走的。

青枝不喜歡當著這麼多人的面吃飯,她打算回去吃,等會再把飯盒送來。

拿著飯盒往回走的時候,有兩個排隊等待打飯的人引起了她的注意。

她注意到這兩人是因為別的人都頭扭著往伙房那兒看,他們卻往前看著。

她只是往他們看了一眼,就又移過了目光,因為她發現他們在看著她,而她不喜歡與陌生人對視。

她猜測著,他們之所以看著自己,大概是因為自己比較引人注意。這軍中除了那些剛來的新兵,大概沒有人不知道自己了吧?

自己作為「敵人」,引人注目太正常了。

但是,往前走時,她感覺到他們似乎一直在看著她。

經過他們時,她便下意識地往其中一人看去。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那陌生人的目光時,她心裡竟不自覺地猛然動了一下。

那人的目光里,竟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那人看起來優雅尊貴,一張面孔英俊非凡,臉部的輪廓形似陸世康,但,她相信他是一個完全陌生的人。

他的膚色比陸世康暗一些,嘴唇上有鬍子,但這鬍子並沒有讓他看起來顯得邋遢,反而顯得很有魅力。

也不知道為什麼,看到這人,她突然想到陸世康,這大概是因為,這人看她的眼神與陸世康類似,不,幾乎可以說是一模一樣。

回到自己的帳篷里吃飯時,她回想起剛才的自己與那人對視的一幕,一想到自己居然為了一個陌生人心動了一下,她就開始在內心裡笑話自己。

作為一個已經心有所屬的人,竟然還會在與別人對視時動心,這到底是自己太多情呢,還是太多情呢?

但是,為什麼他的眼神會與陸世康一模一樣?

陸世康看自己時是那種眼神,是因為他愛自己,這人是個陌生人,又因何會對自己投來深情的一眼?

這個問題一旦出現在自己心裡,就再也揮之不去了。

難道,這人看出來了她是個女子?

也或者,他只不過是一個有龍陽之好的人?

這兩種猜測在心裡翻來覆去地輪換著,於是不知不覺中,她吃完了飯。

再回去時,見伙房那兒排隊的人已經很少了,大多數人都吃完了飯,又去訓練場去了。

這一次,她沒有再次偶遇那個人。

然而接下來兩日,她幾乎每次吃飯都能遇到那個人,他每次看著她時,目光都有讓她產生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

每次回到自己帳篷去以後,她回想那人看她的眼神,便覺得這人有些莫名其妙,自己那似曾相識的感覺更是莫名其妙。

接下來的幾天,每天來找她看病的人依然絡繹不絕,他們現在不只晚上來,白天也來。

也因此,她甚至有些擔心這個兵營里的軍醫們會對自己有意見,畢竟,她的存在似乎挑戰了他們的權威。

這天傍晚,她吃了晚飯後,便與那三個看管她的人一起回了帳篷處。回到了帳篷里,她便點上了蠟燭。

點燃的蠟燭是她前幾天討到的十支蠟燭之一。

她向三個看管她的人討要蠟燭時的說辭是自己給人看病時要看病人的狀態,還要寫藥方。所以,他們給她拿來了十支蠟燭。

她在那同一天里還討到了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因為來的病人要坐,她也需要一張桌子來寫藥方。

現在,她剛剛點好蠟燭,放在桌子上,突然聽到外面有個聲音道:「這裡可是孔大夫的帳篷?」

說話的那人聲音有些沙啞。

就聽三個士兵中的一個回道:「是。」

「我來找他給我看病。」那沙啞的聲音又道。

「他在裡面,你進去吧。」那士兵回道。

轉瞬間,青枝看到自己的帳篷帘子被人掀起,於是抬眼看向帳篷帘子處,發現來的不是別人,正是那個和她對視過的人。

也不知道為什麼,她感覺他並非有病而來,而是為了接近自己而來。這使她皺了皺眉頭。

她並不想和他有什麼曖昧的關係。

但她仍然禮貌地開口說道:「這位大哥,可是身體哪裡不適?」

就聽來的這人回道:「今日有些無力,請孔大夫幫忙看看。」

她聽出來了,這人的聲音和陸世康的千差萬別。

那人說話間已經走了過來,大大咧咧地坐在自己對面的椅子上。

也不知道為何,他坐在自己對面時,她感覺到了一種無形的壓力。那該死的似曾相識的感覺又來了。

當他伸出胳膊,放在桌子上,讓她為他把脈時,她內心裡閃過一絲拒絕。

明明知道此人來這兒另有他意,她為什麼要給她看病?

但是,身在敵營,她又不能當面揭穿這人,本來就四處是敵人,何苦再為自己豎立一個敵人?

於是她只好用手指捏住他的手腕處,給他把起脈來。

果然,他的脈象很正常。

她裝作一無所知地問:「不知大哥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感覺無力的?」

「今早。」這人說話間先看了看帳篷帘子處,那兒關得好好的,於是他用另一隻未被她把脈的手從胸口處掏出一張紙條來,放在桌子上。

看到他放在桌子上的紙條,青枝只覺得此人過於膽大。

他竟然在剛剛見自己沒幾面就開始寫情書求愛了?這是什麼人?

她裝作沒看到紙條,對這人道:「大哥,你身體沒什麼毛病,你說自己感覺無力,大概只是訓練多了,或者是睡少了,你今日回去早點睡,或許就好了。」

這時又有別人掀了帳篷走了進來,見這帳篷里已經有病人了,來的那人便站在旁邊,等待著。

青枝抬眼看時,見眼前的這神似陸世康的人似乎欲言又止,彷彿有許多話要對自己說似的,當下就用更堅決的語氣說道:「大哥,你可以回去了。對了,把你的紙條帶上。」

說話間,她將桌子上的紙條拿起,遞給他。

她的語氣表明她並不想和他有任何瓜葛。

抬頭看著那人時,卻見他面色里似乎閃過一絲無奈。

她仍然向他舉著那紙條。

他接過紙條,放進袖口裡,對她道:「既然孔大夫說在下沒什麼毛病,在下便安心了,告辭。」

說著走了出去。

她抬眼看了看他的背影。

這背影和陸世康一模一樣。但,她想,也只是像而已。

她堅信是自己因為思念陸世康,所以才會如此覺得。

邊上那另一個病人看她看著剛才出去的背影發愣,催促道:「孔大夫,現在可以給我看了嗎?」

她回過神來,對還站在旁邊的這個病人道:「可以,坐吧。」

.

感謝每一個還在關注著本書的人,無論是打賞的,訂閱的,還是投推薦票的,還是暗中在默默支持的,這大概就是每天只有幾毛錢的寫書收入我還在堅持的理由……

每一個人的名字我都記下了,謝謝你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1章 某個似曾相識的人

80.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