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這位大哥,我不認識你

第454章 這位大哥,我不認識你

陸世康站了起來,然後坐在桌子前,但卻一句話不說,只是對她道:「孔大夫眼下可以先無視在下的存在,先給其他病人看病即可。」

青枝知道他指的是那個眼前站著的臉上全是黑斑的脖子細長的人。

她對陸世康淡然說道:「你既然已經道了謝,此時該回去了。」

陸世康道:「我有話要對孔大夫說。」

青枝見趕他不走,便想著先給眼前的人看病,等會再和他理論,於是,她問眼前的那人:「不知這位大哥有何病症?」

那人道:「孔大夫,我……就是來玩的。」

這人自從聽了自己帳篷里一個和他同帳的被青枝看過病的士兵形容的孔大夫有多像個女子后,便想親眼過來看看。畢竟,他之前只遠遠地看過這位孔大夫,只能看個輪廓。

青枝一愣,「來玩?」

那人以尷尬的語氣回道:「對,我聽說孔大夫醫術精湛,今日無需訓練,便想來您這兒玩耍片刻。」

青枝無奈一笑,回道:「可惜我這兒並沒有什麼好玩的。」

這軍中真是什麼人都有,還有無聊到這個地步的。

那人道:「不,我覺得孔大夫你這兒可好玩了,我猜,這位大哥也是來你這兒玩的。」

他口中的「這位大哥」指的是陸世康。

青枝無奈搖頭道:「他……我也不知道是來幹嘛的。但我這兒真不是好玩的地方。」

那人撓頭道:「不好意思孔大夫打擾了,我先去別處玩去。」

說話間,那人出了帳篷。

那人走後,青枝便決定該把眼前這神似陸世康的賴著不走的人趕走了。他居然大咧咧在桌子邊坐著,好像這是他的地盤似的。

正想說話時,就見這人提起桌子上的筆,在紙上寫下了一個字,她定睛一看,他寫下的是「我」兩字,接下來他正想寫第二個字時,青枝便一把奪過他手裡的筆,道:「這位大哥,你已經沒病了,可以回去了。」

她斷定「我」字後面,肯定是「是」字,再接下來肯定是他的名字,她並不想知道他的名字。

陸世康看著她,道:「孔大夫,你只需看下去……」

青枝道:「這位大哥,我這筆墨不外借,你要想寫字,去你自己那兒寫。」

她的話聲引起了外面的看管她的士兵的注意,那士兵掀開帳篷帘子往裡看了一眼,問:「誰在寫什麼?」

可別是什麼人在和孔大夫對暗號!

陸世康回道:「在下來這兒借孔大夫的筆和墨寫封家書,但孔大夫小氣不讓。」

那士兵道:「你那兒沒有筆墨?」

陸世康道:「大多數帳篷里沒有筆和墨,在下便想起孔大夫這兒有筆和墨,於是便來此借用一下。在我來前,家父曾經安排過,定要及時寫信回家,以免家人挂念。」

那士兵走到桌前,看了看他寫的那個「我」字,當下也沒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於是道:「那你繼續。」

說著便離開了帳篷。

陸世康在他走後低聲道:「孔大夫,請借筆一用。」

筆現在被青枝拿在手裡,拿得緊緊的。

青枝道:「這位大哥,我不認識你,你要是真想寫信回家,去別處借筆墨。」

正在這時,又一個病人走了進來,陸世康只好起了身,對青枝道:「打擾。」

說著便離開了她的帳篷。再糾纏下去,保不齊那外面的士兵會發覺什麼。

在不遠處,齊方正在某個帳篷前候著,見他走了過來,問道:「這次怎麼樣?」

陸世康搖了搖頭,並未說話。

齊方疑惑地張了張嘴,心道,怎麼想要和孔大夫對上號怎麼就這麼難呢。

這到底問題出在哪兒?

陸世康對齊方道:「咱們去西邊樹林處走走吧。」

齊方點了點頭。今日無需訓練,倒是可以往遠處走走。

重要的是,兩人得商量一下該怎麼和孔大夫對上號才行。

兩人往西走了一會兒,便到了訓練場處,那兒現在空無一人。

訓練場再往西,便有幾排樹,樹林後面便是一堵圍牆了。

兩人在樹林里走著。

齊方見陸世康一直默不做聲,知道他肯定在想著和孔大夫對上號的辦法,於是便不打擾他。

他自己也在想法子,但是,思來想去,卻是無論如何想不出來。

兩人在外面逛了半個時辰后,陸世康低聲道:「齊方,我想到了,我現在說的你可記下了。」

齊方見三公子說話時並不湊過來,也不把臉轉向他,知道他是在製造一種兩人只是在走路的假像,於是也將頭對著前方,低聲道:「我會好好聽的。」

接下來,陸世康對他說了大概十來句話,他每句都認真聽了,聽完以後,他道:「這當真是個好法子,這個法子一定能和孔大夫對上號的!回去我就開始對外宣揚出去,讓他們同意咱們打獵去!」

他認為,三公子的辦法一定行。

剛才三公子說的是讓他回去以後就對同一個帳篷里的士兵說起來這兒以後大家都沒吃過肉的事。本來大家來兵營里就是想改善伙食的,來這兒還是一日三頓吃素,還只能吃個半飽的話,那還不如乾脆離開!反正大家都是新兵,才來這兒沒多久,要是大傢伙兒一起鬧起來,准能讓周靜和鄭杭肅兩人同意大家吃到肉。

但吃肉得有肉啊,現在外面已經買不到什麼肉了。況且這麼多人要吃肉,去哪兒買這麼多肉去,所以,就要找個有野味的地方打獵去。

只要周靜和鄭杭肅同意讓一伙人出去打獵,那麼自己和三公子因為射箭技術精湛,完全可以毛遂自薦參加打獵的隊伍,如此一來,就有了叫孔大夫出去的辦法。

能把孔大夫叫出去的辦法只有一個,那就是,自己在外面打獵時得把自己弄傷,把自己弄傷以後,叫孔大夫出來便是順理成章的事情了。

三公子說的是他自己受傷,但他決定,到時候不等三公子將他自己弄傷,自己先他一步將自己弄傷。

作為保護三公子的人,他怎麼能讓他受傷!要是一定要有個人受傷才能叫出孔大夫,那麼,那個受傷的人還是自己吧!

只要能把孔大夫叫出去,下一步就好辦了。

就算這次不能順便將她救出,至少也有了可以對上號的機會。

回到帳篷后,齊方立刻對就睡他邊上的那個新兵說:「你餓不餓?想不想吃肉?」

那個新兵道:「餓有什麼辦法,現在的飯食那麼少,菜都不夠吃的,你還想著吃肉?」

齊方皺著眉頭說道:「是啊,我也以為進來可以喝酒吃肉,要是早知道這麼艱苦,我才不進來呢。」

這時另一個新兵道:「這裡面人太多了,哪有那麼多伙食給大家吃呢,現在又是大冬天的,菜少糧食少的時候。肉?那就更別想了!」

齊方道:「那你們就認命了?」

這時他邊上的新兵道:「不認命有什麼辦法?說實話,要是早知道在裡面吃不飽,我才不進來。我當時就想著在裡面不管怎麼說肯定可以管飽才進來的。現在吃不飽不說,還得訓練!在外面雖然吃不飽,但至少不用訓練吧!」

齊方道:「所以,咱得一起鬧啊,現在剛剛進來不鬧,以後時間長了,就更加沒機會鬧了。現在鬧還可以說成不滿意伙食,想離開,要是時間長了,還有什麼借口去鬧?」

他邊上的新兵道:「鬧會有用嗎?」

齊方道:「那不鬧不是更加沒用?我和你說,我們因為住的地方離礁州不遠,所以,我知道這邊上有打獵的地方。那個打獵的地方可有好幾個山頭呢,那幾個山都比較平緩,方便騎馬狂奔,山中經常有各種野兔,野雞,野豬什麼的。只要他們能同意咱們出去打獵,咱們就能吃到一點肉。不管多少,總能有一些。」

「真的?」這時離齊方頗遠的一個士兵扭頭看著他,眼睛放光問道。

「當然是真的。我去過那裡。」

齊方這句倒是真的,因為礁州離江北城不遠,他說的那適合打獵處他隨同三公子一起去過好幾次,當然,三公子以前都是和他那伙弟兄們約著一同去的。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54章 這位大哥,我不認識你

8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