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0章

第480章

陸府。

陸世康回去后,便先去了老太太房裡請安,再去了陸知府陸夫人房裡請安,之後,便和陸知府去書房談論正事去了。

他們談論的話題便是在路上時陸世康和青枝說起的話題。

陸知府在陸世康說出太子殿下若是要帶兵來攻打礁州城,最合適的安營紮寨的地點是江北城后,凝眉沉思半晌方道:「此事事關重大,為父需仔細思量思量再說。」

他顧慮的是一城百姓的安危。

太子殿下的兵營若果然安扎在江北城內,對太子殿下而言,自然是最有利的,因為有城牆作為屏障,進可攻打礁州城,退可居於江北城。

有穩固的可退之處,對於戰事自然是有利的。

然而如此一來,整個江北城勢必陷入戰爭的動蕩之中。

所以,這是他不敢冒然做決定的原因。

陸世康明白父親的顧慮,道:「不管太子殿下的兵營是不是安營紮寨在江北城,江北城都會勢必要陷入戰爭的動蕩之中了。天下大亂之時,沒有一個州城可以置身事外。」

陸知府嘆息道:「為父何嘗不明白這個道理?只不過,成為戰爭的中心,和位於戰爭的邊緣,對於民眾來說,還是有區別的。」

陸世康道:「太子殿下的士兵駐守江北城,對江北城百姓不見得就是災禍。換個角度來說,在十萬士兵駐守之地,只要敵人攻城不成功,城內百姓便遠比其他動蕩之地的百姓更為安全。因為這是太子殿下的必守之地。」

陸知府道:「這倒也是。」

兩人在書房交談時,陸世康回來的消息已經傳遍了整個陸府。

陸媛清還是在自己院子里聽丫頭青杏說的自己三兄長回來的消息。由於她以為三兄長已經回他自己院子了,所以,她立刻便出了門往三兄長那兒走後。

經過何櫻門口時,她見何櫻的院門半開著,往裡瞅了一眼,院子里沒看到人,於是悄悄來到院子里,看何櫻是不是也聽說了三兄長回來的消息。

就在她輕聲輕腳在何櫻的房間窗戶處站立時,就聽到裡面何櫻的聲音:「你們動作快點,梳個頭髮,怎麼那麼慢!」

陸媛清一聽,便明白了何櫻也聽說了三兄長回來的消息了,看樣子,她是讓她的丫頭給她梳頭髮,打扮得美美的再去見自己三兄長。

她心裡暗道:「這人等會又要去煩我三兄長了……」

她又輕手輕腳地離開了何櫻的窗戶那兒,往她的院門處走去。

走到何櫻院子外,她往院門上看了一眼,只見那門鎖開著,鑰匙放在鎖上。此時是傍晚時分,還不到該關門鎖門的時候,因為是院中院,所以院門的鑰匙平日里就直接放在鎖上。

看到門鎖和鎖上的鑰匙,她唇角微揚。

她悄悄地將院門關上,然後拔了鑰匙,放在了自己袖子里。

等會何櫻要想出她的這個院子,勢必得爬牆出去。她就在牆邊等著笑話她好了。

所以,她也不立刻去找自己三兄長了,而是徘徊在何櫻的院牆外。

何櫻在下人們給她打扮完成後,看了看鏡子里的自己的月貌花容,便立刻出了自己的屋子,往院門處走去。

看到院門是關著的,還關得嚴嚴實實的,她也沒有往心裡去。畢竟院門偶爾在白天里也有時候會關得嚴嚴實實的,但只不過是隨手一關,沒有上鎖罷了。

當她試圖打開院門時,才意識到了有點不對勁,她試著把門打開,卻發現自己無論如何打不開它。

她猜測似乎是有人在外面把院門給鎖上了,要不然門肯定輕輕鬆鬆就會被拉開。

她向著屋子的方向大聲叫道:「你們誰把院門給鎖上了?」

婭兒從屋子裡走了出來,道:「我沒有。」

玉冰道:「我也沒有。」

何櫻疑惑道:「你們都沒鎖門?那這門是誰鎖上的?」

屋前的兩個丫頭同時道:「我們不知道!」

何櫻道:「你們愣著幹嘛?還不快找鑰匙?」

婭兒道:「可是,鑰匙不是本來放在門上的嗎?以前到了晚上我們關門時,會把鎖放在裡面鎖上,現在可是放在外面了呢。」

何櫻道:「你們先在房間里以前常放鑰匙的地方找找,找不到再說。」她也猜到,可能是有人惡作劇,把她的院門鎖上了。

她心想一定是陸媛清了。

她現在只希望陸媛清能把鑰匙放在她的房間里,而不是拿著鑰匙離開了。

兩個丫頭回到房間里,把以前放鑰匙的抽屜打開,見抽屜里沒有鑰匙,於是又在房間里找了一會兒,仍然沒有找到鑰匙。

眼看天快黑了,何櫻著急道:「你們出來吧,也不必找了,給我拿個椅子過來。」

婭兒疑惑說道:「拿椅子做什麼?難道小姐您要翻牆出去?」

「不翻牆出去怎麼找到鑰匙?」

婭兒和玉冰心道,她要出去肯定是為了見三公子去的,但是,她是不會向她們承認的。

她們幫她搬了椅子過來,然後一左一右彎腰站在椅子兩邊,幫她扶住椅子,讓她踩在椅子上上了牆。

何櫻剛剛站在牆頭上,便聽到了陸媛清的一陣嬌笑,往下一看,陸媛清正看著自己笑著呢,於是板起臉,道:「表妹,又是你在搞名堂?」

陸媛清笑著說道:「其實呢,我只是想試探試探表姐是不是可以衝破萬難達到嫁進陸府的目的。沒想到表姐果然是這樣,表姐,你真是不折不撓啊。我都快要被你感動了!你現在是要爬牆出來去我三兄長那兒嗎?」

何櫻道:「和你無關。」說著從牆上跳了下來。

陸媛清道:「怎麼能說和我無關呢,我希望表姐你可以越戰越勇,順利地成為我的三嫂。」

何櫻道:「你也別說的像真的似的了,誰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天天說反話有什麼意思?」

陸媛清道:「表姐,你這說的什麼話呢。咱們親上加親,我可是樂意得很呢。」

何櫻懶得和她多說,只是冷然問道:「鑰匙呢?還我!」

陸媛清將袖子里的鑰匙拿在了手上,並晃了晃,道:「這個院門的鑰匙呢,就由我這個表妹替姐姐您保管一陣,保管費就不用你交了。」

何櫻惱道:「你真這樣,我就去告訴我外祖母了!她可不會由著你如此胡鬧!」

陸媛清道:「表姐,話不要說那麼早嘛。你要真去告訴祖母我把你鑰匙拿走了,我就把前段時間的你在客棧關我三兄長那件事也告訴祖母了啊。我還要讓整個陸府的人都知道這件事。」

何櫻只好低聲下氣道:「算了算了,鑰匙你想保管就保管吧。」反正她以後就翻牆出來了。也不過是費點事罷了。

正在她打算往陸世康那院子的方向走時,就聽陸媛清道:「表姐,你就這樣子去見我三兄長?你不知道我三兄長最講究了嗎?你看看你衣服上,蹭了多少灰?你就不怕他看到你這狼狽不堪的樣子更煩了你嗎?」

何櫻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著,發現自己的襖上和披肩上都是泥巴,袖子上也有泥巴,現在沒有鏡子,她不知道自己臉上有沒有泥巴。眼下自己這副模樣,自然不便去見表哥的。她惱怒地對陸媛清道:「你把鑰匙拿走,我這段時間怎麼去給外祖母請安?」

陸媛清道:「這個簡單,你每天給祖母請安的時候,我都會陪著你去。然後我就陪你回到這個院子里。」

何櫻怒道:「你想軟禁我?」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0章

8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