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9章 原來如此

第479章 原來如此

青枝聽了腦袋突然「嗡」地一聲,她顫抖著聲音問:「你說什麼,我父親沒回來過?」

錢六道:「是啊,怎麼青枝你會以為他回來過呢?他不是一直在雲遊四方嗎?」

聽錢六說到這兒,青枝更是慌了神。

父親沒回來,那他又去了哪裡?

當時不是太子殿下的士兵護送他回來的嗎?難道在路上出了什麼差錯?

但如果出了什麼差錯,怎麼沒聽太子殿下說起此事?況且,也沒聽陸世康說過?

錢六見她神色不對,疑惑問道:「青枝,你怎麼了?難道你聽說我師傅回來過?」

青枝想到藥房里還有幾個病人,於是定了定心神,問錢六:「我母親和我三姐她們在哪?」

錢六道:「她們都去城北的布店了,說是扯點布做衣裳。」

青枝問:「她們幾時去的?」

錢六道:「吃完午飯去的,應該也快回來了。」

青枝本來想出去找她們,聽錢六說她們可能快回來了,便決意留在家中等待,並順便給病人看病。

因為心神不寧,她給人看病時面色凝重,以至於病人們也不敢和她多寒暄,本來他們想找准機會問問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可有發生過什麼有趣的事情的。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青枝聽到院門處三姐和母親的交談聲,連忙往院門處看去,只見母親和三姐正在跨過門檻,身後跟著三個丫頭和於嬤嬤。

此時她剛好給一個病人看過病,身邊正沒有病人,於是便立刻起身去迎接她們。

劉氏和孔青顏看到青枝出來,都吃了一驚,兩人幾乎同時問道:「青枝,你怎麼回來了?」

青枝道:「說來話長,咱們進屋裡說去吧。」

劉氏和青顏便帶了青枝回到前院劉氏的房裡。

到了屋裡,劉氏面帶憂色問:「青枝,你怎麼了?我看你怎麼有點不開心呢,你是因為沒做好被太子殿下辭退回來的?」

今日青枝突然回來,面上又有些凝重,所以劉氏便如此猜測。

青枝道:「不是。」然後立刻轉移話題,問:「母親,我父親前些日子可有回來過?」

「回來過了。」劉氏說話間壓低了聲音,並且看了看院里,確信沒有哪個丫頭或是小廝在房間邊上,方才接下去繼續說道:「他只回來了一個晚上,便又離開了,說是這次要真的雲遊四方去了。不過他說,他回來一晚上這事不能告訴任何人。」

青枝立即想到了父親這樣做的原因。若他回江北城的事傳了出去,傳到鄭杭肅那裡的話,鄭杭肅就會知道他已經脫離了他的管控,那麼他肯定會再派人到江北城尋找他的。

而不讓旁人知道他回來過,則會讓鄭杭肅以為他還在鄭杭裴身側,還在他的護衛的看管之下。如此一來,他便不會四處尋找他了。

想明白了這一點,青枝覺得父親的做法是最合理的。

本來她在兵營的這段時間,也常常擔心父親萬一被鄭杭肅的人知道已經回了江北城,會遇到危險,只不過當時她出不來,也不知道該如此解此困局,所以也只能白擔心而已。

所以,知道了真相以後,她的眉頭才舒展了開來,對母親劉氏道:「原來是這樣。」

劉氏道:「你父親回來的那一晚上,和我們說,他給你找了個如意夫婿,叫什麼於其書的,說是他收了他為弟子,還把他安排到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去了,你對那位於其書,可還滿意?」劉氏說完往青枝看去。

青顏此時也看了眼青枝,道:「不管你滿不滿意,這可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青顏自從在父親回來的那晚上聽到他新收的徒弟於其書也在兵營后,就常常在腦海里想像著一副畫面,那就是,青枝在陸世康和於其書之間左右為難。

作為知道一些青枝心事的人,她對可能發生在三人之間的境況再清楚不過。

所以,她在說出那些話以後,便用探究的神色看著青枝,想觀察出她的內心世界。

青枝轉移過話題道:「這種事情以後再說吧。」

青顏顯然不想轉移話題,她問道:「那於其書長什麼樣?」

青枝道:「還成。」

青顏道:「還成是什麼樣?個子高不高?臉盤帥不帥?性格體不體貼?」

青枝起身道:「這兩天發生了一些事情,我現在有點累了,想回房休息一會。」說著便起了身,微微一躬對她母親說道:「母親,我先回房了。」

劉氏道:「那你去吧。」

青枝走後,青顏對劉氏道:「母親你看,一說起於其書她就要離開,看樣子她是另有所愛呢。」

劉氏道:「別胡說,她可能是真的累了。我看她面上疲憊得很。」

青顏道:「母親你總是不信我說的,我實話告訴你吧,青枝她有心上人了!但那個心上人不是於其書。」

劉氏道:「那是誰?」

青顏道:「誰你還猜不出來?江北城的女子們都傾心的那個就是了。」

劉氏疑惑道:「江北城的女子們都傾心的那個?誰啊?」

青顏道:「你猜猜看。」

劉氏想了一會兒,道:「難道是……陸知府家的三公子?」

青顏道:「猜對了。」

劉氏道:「我看青枝不會喜歡他的。他那人不可靠,左一個右一個的,這些年招惹了多少姑娘了,青枝怎麼會喜歡一個不可靠的人?她可不是會被人的容貌迷惑的人。」

青顏撲哧一笑,道:「母親您不信我說的,那您走著瞧吧,反正啊,故事還在進行中,後面的故事啊,還長著呢……」

說話間她順手拿起桌子上的盤子里放著的一塊棗糕,吃了起來。

劉氏看了看自己三女兒,道:「也別凈說青枝的事了,說說你自己吧,你打算什麼時候收收心找個婆家?」

青顏道:「收心?我收什麼心?我現在心裡可沒什麼人。」

劉氏道:「讓你收心就是讓你以後每天安心地在家裡做女紅,整天拋頭露面的,像什麼話?」

青顏見說著說著話題轉移到自己身上了,於是調皮地吐了吐舌頭,道:「母親,出去就叫拋頭露面了?我哪裡見不得人,非得整天藏在家裡了?咱大隸也沒說一定要女子們像前朝一樣大門不出二門不邁啊。」

劉氏道:「女子藏在深閨,會給人一種耐得住寂寞之感,你和你那伙姐妹,天天出去,就給人一種耐不住寂寞的風塵女子的感覺。」

青顏道:「因為旁人的看法,我就得把自己關在家裡對著家裡的幾堵牆壁發獃?那我可做不到啊母親。馬上春天了,我在春天不出去看看春色就好像沒過過春天,同樣的,在夏天沒看過荷葉就好像沒過過夏天,在秋天沒出去看看秋天的黃葉就好像浪費了許多秋光。反正啊,我是不可能不出門的。」

劉氏笑道:「你天天出去和那伙姑娘不就是去聊八卦,聊東家長西家短的,你天天過的哪裡有那麼詩情畫意?」

青顏也笑道:「那也有一點兒詩情畫意的時間,雖然不多,但至於也有。」

劉氏道:「你說的家裡也有啊。春天咱院里有花,夏天雖然沒有荷葉,但也有其他花啊,秋天的時候咱院子里的樹葉也變黃了,你要想傷秋,不是沒有對象。至於冬天,咱家院子里也有雪啊……」

青顏道:「可是,咱家院子里最多的就是牆了。」

「牆外面的世界就那麼精彩?」

「那是當然。」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79章 原來如此

8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