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6章

第486章

太子蕭道:「老孔大夫這是給小孔大夫出了個難題,不知她以後怎麼恢復身份。」

武書道:「是啊,我越想就越覺得這事可太難弄了,只需要想一想就覺得頭大。要是我從小被我父母當女娃來養,哪天想過正常的生活,都不知道該怎麼才能抹開臉給人說起這事。好在我父母沒把我當女娃養,我得謝謝他們。」

太子蕭笑道:「身高馬大如你,還能被人當女娃養?」

武書也笑道:「太子殿下有所不知,我父母可喜歡女娃了,他們還真恨不得我就是女娃,因為在我之前,他們已經有了兩個兒子了。我母親經常對著我嘆氣,嘆完氣還說什麼『你怎麼就是個小子呢』。要是我能和孔大夫互換一下身份就好了,她是男娃,我是女娃,這樣我們父母就都不遺憾了。」

說著他嘆了口氣,「但是這是不可能發生的,希望孔大夫就一直這樣不被人發現她的女子身份就好了。」

太子蕭唇角揚起,道:「怎麼,你想讓孔大夫孤身一人過一輩子?還是想讓世康孤身一人過一輩子?」

武書撓了撓頭,道:「那倒也是,那還是希望孔大夫能選個合適的時機,把身份給大家明說了。」說到這兒他看了看自己的衣服,「我去孔大夫那兒得穿身平民服裝去,今兒個好多人都看到我了,我就在您邊上騎著馬,太顯眼了。」

他行李箱里倒有幾套平日里用來裝扮的平民百姓的裝束,倒也不需刻意去買。

太子蕭道:「去吧。」

武書剛想去自己房間里換衣服,就聽太子蕭叫住他道:「稍等。」

他轉過身,問:「太子殿下還有何吩咐?」

太子蕭道:「莫被孔大夫發現你在暗中保護她。」

武書乾脆地回答道:「是!太子殿下放心,我會注意的。」

他知道太子殿下的意思,他是擔心孔大夫發現自己的話,心裡上過意不去。孔大夫一看就是個不愛欠人人情的人。

回自己房間換好衣服后,他便馬不停蹄地往孔家藥房那兒走去。

.

城西的那片兵營處,此刻還在安營紮寨。

於其書和其他軍醫一起立在邊上,看著後勤兵們搭建著帳篷。本來他和王呂同睡一個帳篷的,眼下王呂已經回陸府去了,他的帳篷里便只剩下自己了。

在他目不轉睛地看著後勤兵搭帳篷時,一個軍醫走近他,對他道:「怎麼,你還住這兒?」

於其書下意識回道:「那我住哪?」

這軍醫道:「江北城不是你師傅住的地方嗎?難道你忘記了?你不住他家裡去?那兒總比軍營里方便多了,伙食肯定也要好得多。」

於其書便不再說話。

如果他住到孔家去,他內心深處是有些排斥的。

他明白師傅的用意,若是師傅在家,肯定會非讓他住進孔家不可,但是,他又擔心和青枝低頭不見抬頭見的這種情況會讓兩人都無比尷尬。

他覺得青枝大概也不會希望他住到孔家去。

但是,若是不去,他也怕師傅會對自己失望,從而不再認自己這個徒弟。不和青枝結為夫妻他最多有點失落,若是成不了師傅的徒弟,那他就真的太難受了。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何況他還是和師傅一起吃過苦的人,對師傅的感情就更比一般的徒弟對師傅要深厚得多。

所以現在,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旁邊的軍醫自然不明白他的顧慮,見他來到江北城,還站在這裡動也不動,心裡有些納悶兒。

一般來說,不是該到了江北城就該直奔師傅家先去拜見一番嗎?

所以那軍醫瞅了他幾眼后,道:「為人徒弟呢,該做到的禮節還是得做到的。我勸你不管住哪,先去你師父那兒看看他。」

於其書覺得自己要是再在這兒呆下去,可能所有的人都會對自己的行為百思不解了。

這促使他下定了決心,決定先去看看師傅再說。如果師傅非要他住在孔家,他大可以說自己已經習慣了住在兵營里,所以想暫時還住在兵營里。

主意一定,他便往兵營營門處走去。

他經過營門的時候,營門還未完成組裝搭建好,本來在營門前守著的士兵也在和後勤兵們一起搭建營門,他經過時,有個士兵看了一眼他的側面,道:「你是要出兵營嗎?出兵營得說出緣由。」

於其書連忙道:「我是大夫,我師傅就住江北城,我得去他家看他一看。」

剛才說話的士兵這才認出是他,道:「你是於大夫是吧?那你快去吧。」

於其書便出了營門,一直往東走去。

他並不知道師傅家住在哪裡,只能靠著問路了。

好在似乎江北城的人沒有人不知道師傅家的方位,所以,他問起路來,非常順利。

大體的方向就是一直沿著臨江街往東,然後到了快到東郊的城東路時,再往北拐。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6章

86.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