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5章 孔大夫真是女子?

第485章 孔大夫真是女子?

太子蕭喝了一口茶,道:「何姑娘若無他事,便回去吧……」

何櫻見太子蕭聽說這事以後的語氣和她想象的不一樣,急急說道:「太子殿下,民女請求您為民女作主,不知您可有聽說,孔大夫她......她在女扮男裝的情況下還勾引我表哥陸世康,而我表哥與我已經有了婚約,她這樣做就是試圖破壞別人姻緣,按大隸律法,要浸豬籠的!何況她還欺瞞了您,這犯的可是大罪!太子殿下您可不要被她看似單純的表面蒙蔽了眼睛......」

她說到這兒,就見太子蕭面上還是沒有怒色,一時之間不知道該不該繼續說下去,就停了下來。

她知道自己生得貌美,就低頭作出一副楚楚動人的模樣。

太子蕭也是男子,怎麼可能會有男子對美色無動於衷?

雖說宮裡美人眾多,但是,她們又不在他旁邊。

況且,她並不認為自己的容貌比宮中的女子差,她一個容顏遠不如她的姐妹還進了宮當了妃子呢!

她希望太子蕭能看在她的美色上幫她一把。

從小到大,她依靠施展自己的美色成了不少事。

正低頭時,就聽太子蕭道:「你說,你和你表哥已有婚約?」

何櫻連忙答道:「是的。」

太子蕭道:「孤倒未曾聽聞你表哥說起此事……」

何櫻道:「是一兩個月以前的事,這等小事,他哪裡好意思和您開口。」

太子蕭道:「你的意思是,孔大夫是個女子,還插足了你和你表哥的婚姻?」

何櫻道:「正是如此,但民女認為,她最大的罪過不是這個,她最大的罪過是欺瞞太子殿下您啊,真不知道誰給她的膽子,敢欺瞞您這樣尊貴的人物!太子殿下,您一定要把她的身份弄清楚了,讓她受到該有的懲罰!」

「本太子明白了。」他用手輕敲著桌面,「何姑娘一個人來的?」

「是,一個人。」她不知道太子蕭此話何意。

「何姑娘回去路上需不需要有人護送,孤擔心你回去路上遇到意外,如您這般美麗的姑娘,是不該一個人上路的。」

何櫻受了表揚,臉紅紅的說道:「在城內倒還安全。」

「那麼何姑娘一個人回去吧。」

何櫻道:「是。」

她還是不太明白太子蕭心裡的想法,見他現在已經打算讓自己回去了,又不便還呆在這兒,只好在說完話以後身軀微彎行了一禮,退了出去。

武書本來守候在門外,見她出來了,帶著她往院門處走去。

把她帶出了院子,他便又回來了。

回來以後,他便來到太子蕭所在的書房內,疑惑問道:「太子殿下,陸公子的表妹來此何事?難道是陸公子讓她傳達一下什麼消息?」

太子蕭微微一笑,搖了搖頭,道:「非也。她確是來傳達一個消息的,只不過這個消息,並非是世康讓她傳達的。」

武書問:「什麼消息?」

太子蕭端起桌上青玉質地的茶杯,抿了口茶,然後將茶杯又放在桌上,抬眼看武書道:「武書,你覺得孔大夫是男是女?」

武書見太子殿下不回答自己問題,反而問了自己這麼一句,愣了一下,道:「這……她來這兒和孔大夫有關?」

太子蕭點了點頭。

「她……帶來的消息是不是說孔大夫是個女子?」

太子蕭又點了點頭。

武書張了張嘴巴,道:「什麼?孔大夫真是女子?」

太子蕭道:「她並沒有證據,只是猜測。」

「那她沒有證據,來這兒說這個又是什麼意思?」

「她讓孤來找孔大夫是女子的證據。」

「可是,她為什麼要讓太子殿下您找孔大夫是女子的證據呢?」

太子蕭又端起茶杯,放在唇邊輕輕吹了吹,道:「她說,孔大夫插足了她和世康的婚姻,還欺瞞了我,所以,孔大夫罪大惡極。她想讓我找到證據以後,給孔大夫治罪。」

武書忐忑不安道:「那太子殿下,您打算怎麼處理這件事情?」

他有點為孔大夫擔憂了。

不是他信不過太子殿下,而是他知道太子殿下貴為太子,若孔大夫果真欺瞞了他,他要治她的罪,那也是情理之中。

但是,因為自己和孔大夫相處久了,他對孔大夫已經生出了厚重的友誼,這時候,他特別害怕太子殿下會公事公辦。

因為擔心,他剛才說話時聲音都有些發抖。

太子蕭看著武書,彷彿看出了他內心的所思所想似的說道:「武書,你應該承認,孔大夫確實犯了罪。」

武書低下頭,道:「是,若她是女子,她確實是犯了欺瞞之罪。」

太子蕭又道:「若她還果真插足了世康和何櫻的婚姻,她還該浸豬籠。」

武書低頭看著地上鋪著的青色磚石,道:「確實是這樣。」

太子蕭抿了口茶,又繼續吹著水上面的幾片浮上來的茶葉,道:「所以這幾日,你就呆在孔家藥房附近吧。」

武書猛然抬頭,問:「太子殿下,您真打算讓我去找孔大夫是姑娘家的證據?這個事我不能幹,您派別人去吧。我……怎麼能找這個證據呢,難道我能把她的衣服……」

說到這兒他說不下去了。

這個事情他絕對不能幹,孔大夫是男是女都不能幹,就算太子殿下因此生自己的氣,自己也得拒絕。

太子蕭唇角揚起,道:「誰讓你去找孔大夫是男是女的證據了?」

武書疑惑問道:「那太子殿下您讓我去那兒幹嘛?」

太子蕭道:「保護好她,免得讓什麼人接近了她,找到了她是女子的證據,到時候本太子也保不了她了。」

武書心裡這時突然亮堂了起來,剛才他的心可陰沉了,他驚喜地說道:「太子殿下,您不生孔大夫的氣?」

「不生。」

「她要真是女子,她可欺瞞了您……」

「那孤就只能默不作聲由著她繼續欺瞞了。」

武書繼續開心說道:「不過太子殿下您好好想想,她何嘗不是被欺瞞之人?自她年幼之時,恐怕她自己都以為自己是個男娃吧,一個人自小就被當成男娃來養,已是不幸,在成長的過程中又遭遇種種揣測,還要辛辛苦苦隱瞞身份,就更為不幸,這些不幸,難道是她自己想造成的?」

「是極。」

武書又笑呵呵道:「這些事情可不是她做出來的,她是自小就被她父母親當男娃養的,這錯怪不到她頭上,只能怪在……怪在……」說到這兒他覺得要是把罪過又推到孔大夫父親老孔大夫身上,似乎也有點不妥,於是說了半截就只好停住了,開始撓頭。

「你是不是想說,這些事情,都得怪在孔大夫的父母頭上?」

「這事太複雜了,我可不想把這個罪過怪在什麼人頭上,那老孔大夫,可也是個大好人。」武書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5章 孔大夫真是女子?

85.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