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咦?

第48章 咦?

他將手從肩膀處放下來,道:「本公子無事......」

接著青枝便感到自己被他扛了起來。

扛起來放在肩頭。

像是扛米袋的那種。

「我要自己走路,放我下來!」她擔心他肩膀傷口處真的會裂開。

她猜他剛才之所以放自己下來,再改成這種姿勢,便是為了讓傷口處的疼痛減輕些。

他傷的是右肩,扛起自己的是左肩。相對來說,比抱著她對傷口的傷害要小得多。

但這種姿勢,真的讓她覺得自己在旁人那兒有點兒沒面子。

她發現已經有人在往這邊看了。

前面不遠處走來了兩個公子,和幾個隨從。

他們眼睛都在往這邊望著,面上的神情似在疑惑。

在這夥人後面,走著的是一個三十來歲的村婦和一個十來歲的孩童,也在往這邊看著。

再往後,整整一條路上的人,眼睛似乎都在盯著這兒。

這也太讓人羞愧難當了!

是以,她想讓他放自己下來。

「快些放我下來!」

「孔大夫是打算一個人走到天黑,讓吳山疼一下午嗎?」

「我沒有這種想法!」

「那就請孔大夫安靜。」

無計可施的青枝只好安靜了下來。

要不是顧及他肩上的傷,她定然會鬧騰久一些的。

此時一個年輕女子正經過他們,看到她,她突然想到,自己好像忘記在山上等那位叫木容姑娘的娘娘了。

但現在已經走到山下,再上去也要費很多時間,而且她本身沒什麼病,等在那兒也只是為了證明自己的判斷準確。

就算她不等在那兒,他們也最終會知道自己說的便是事實。

況且吳山此時更需要她去好好看看他背上的傷,趕緊敷藥。

所以,她決定不再返回山上。

沿著從仙女山到望江居那條山路,一刻鐘后,他們來到瞭望山居的大門處。

陸世康開了虛掩的院門,向院里走去。

吳山的房間內,此時齊方和王呂都在他床前站著。

吳山因為背疼,所以趴在床上。

齊方聽到院里的腳步聲,在窗口看到院里閃過了三公子扛著孔大夫正在走著,便多看了兩眼,對吳山和王呂道:「你們快看院里!」

吳山連忙抬起趴在枕頭上的頭,側過臉往院里看去,就見大門口那兒,三公子扛著孔大夫往裡走。

「咦?」吳山張嘴道。

「咦?」王呂也張嘴道。

最先看到的齊方則只是張了張嘴,什麼也沒說。

為什麼三公子會像扛個米袋似的將孔大夫扛回來?發生什麼了?

剛才他們三個一個坐轎兩個走路,誰都沒意識到三公子和孔大夫不見了。

到門口才發現他和孔大夫竟沒跟在後面。

齊方本來想去找找,王呂說山上人多,路上人也多,三公子不會有什麼事,齊方才決定不去找,而是在宅里等等看,等個一刻鐘還不來他便出去找。

但,誰能想到,自家三公子竟是以如此之方式回來的?

他可從來沒幹過苦力活。

自從遇到孔大夫,這可是第三次干苦力了。

也真是難為他了。

但,那孔大夫剛才在山上不是好好的么?

怎麼就到了要背回來的地步了?

既然剛才好好的,那必是爬山累著了?

但孔大夫爬山累著,三公子就扛他回來,三公子對這孔大夫,也未免太過好了也!

吳山看著他們的身影問:

「齊方,你以前見過咱三公子干過苦力活嗎?」

齊方搖了搖頭,「沒有!」

三公子連為哪個正在相好時的姑娘都沒幹過苦力活,還能為誰干過苦力?

三公子曾經最上心過的便是小衣姑娘了。

但有一次他和小衣姑娘一起去爬山,那小衣姑娘說自己累了,他卻讓吳山背人家走路。

小衣姑娘當時可生氣了,沒讓吳山背她,而是氣得跑下山去,從此再也不理自己三公子,三公子也不去哄人家。

要說三公子談了那麼多次戀愛,但沒有一次能維持兩個月的。

每次都被人家姑娘嫌他太不上心而告終。

每次姑娘提分手,那便分了,其實姑娘想要他去主動認個錯,便會和好了,但他從來懶得認錯。

所以就散便散了。

吳山曾對齊方說過,自己三公子之所以太善變,無非是想「挑花」。

也就是說,他只想逛遍花園,找到自己真正滿意的那朵方才會摘下來。

不那麼滿意的,他駐足片刻,發現那花其實不合心意,便會讓那花繼續綻放枝頭,他選擇遠離。

三公子其實是個極講究的人,這不只體現在生活方式上的極度講究,更體現在對情感的極度潔癖。

若一個女子被他發現什麼不合心意處,他一定是頭也不回地走掉。

留下人家姑娘在原地傷心不已。

吳山有時懷疑,自己三公子不是沒有慚愧過。

而且,他也不是每次都狠得下心對姑娘不管不顧。

吳山現在還記得,有次他遠離一個姑娘,曾在姑娘打算跳河但未成功后讓自己整日跟蹤那姑娘,提防她再次跳河。

明明他哄一下人家姑娘便不會再跳河輕生,但,他就是不哄,也不複合,卻讓自己一個下人整日跟在人家姑娘後面,像個賊似的。

那些日子吳山總怕被人發現自己是個跟蹤狂。

每次偷偷跟蹤那姑娘時,他都怕自己會被人發現並被無辜貼上無賴的標籤。

偏那姑娘失戀了還不好好獃在家裡,四處溜達。

她要是天天呆在家裡,他吳山將省多少事!

她每次路過河邊時,他都心頭捏一把汗。

就怕那姑娘再次想不開往河裡跳去。

如果她在自己眼前跳進河裡,自己救不上來的話,那三公子會怎麼責怪自己!

所以,她每次路過河岸,他便緊張得頭皮發麻。

若她路過的是大河,自己就更緊張了!

因為大河往往水很深,要是救不上來姑娘,自己也搭上一條命,那自己爹娘就無人照顧了!

好在跟蹤了那姑娘兩個月後,吳山終於在她臉上發現了笑容。

從那開始,吳山的提心弔膽的跟蹤之路才終於宣告結束。

那兩個月,自己可生生瘦了五六斤!

現在,吳山見自己三公子竟是扛著孔大夫進院的,就想起他曾經對那些和他相好過的姑娘的薄情之事。

因為,他這個連相好的姑娘都不背的人,孔大夫有什麼魔力,竟使得自己三公子心甘情願成了苦力工?

山腳處就有租轎處,為何不租個轎子?

莫非三公子將這孔大夫當最好的兄弟了。

但,再想想孔大夫一直對三公子不冷不熱的,吳山就有些想不明白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48章 咦?

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