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6章 相約

第506章 相約

就在這時,有兩名喬裝打扮去礁州的士兵回來了,來到太子蕭面前後,彎腰行禮道:「太子殿下,我們在礁州城打聽到了一些消息。」

太子蕭道:「快進屋說。」

太子蕭,陸世康,以及兩名士兵進了書房后,兩名士兵中的一人道:「太子殿下,我們注意到有一位六十歲左右的老人今日天還未大亮便到了周靜的兵營里。那老人看起來仙風道骨,不同凡響,必不是一般人。」

太子蕭對陸世康道:「此人必然是那位璃山上的『隱者』了。」

陸世康點頭道:「必然是他。他一出面,必然是要密謀什麼。」

太子蕭對剛才說話的士兵道:「他後來進了兵營后又去了哪裡?」

士兵道:「他出了兵營后,便往東處趕去了,那是他來的方向。」

太子蕭凝眉道:「東邊?」

士兵道:「我們本來已經派人跟蹤他去了,但跟到半途,被他發現並使計甩開了。」

太子蕭問陸世康:「你覺得他去東邊會去作甚?莫非東邊會有什麼動作?」

東邊是他們從寒山一路趕來的方向,他實在想不明白他去東邊做什麼,莫非他是要說服東邊某些州縣逆反?

東邊各州,不用說也可以想見,有不少州縣已經成了他們的勢力範圍。

陸世康也凝眉道:「就怕他繞道而行,在去真正的方向之前先走個錯的方向,以擾亂視線。」

太子蕭對士兵道:「你去城西兵營處請求加派人手,務必找到此人所蹤。」

士兵道:「是!」

.

礁州。

和別處一樣,礁州城的百姓也在準備著年貨。

雖然看起來戰爭將近,但將近年關時,沒有人想為了暫時還看起來遙遠的戰爭憂心沖沖。人們臉上是節日將近的喜悅。

城中的大街小巷,到處是人。

叫賣聲,吆喝聲,討價還價聲,充斥著整個城市。

周靜坐在一處茶樓處,看著外面。

為了不讓人認出自己是誰,她裝扮成城中普通女子的樣子,著一身樸素的灰布襖裙,用淡藍色髮帶簡單地束了兩邊額頭處的髮絲,任髮絲和頭髮一起垂於胸前。

臉上未施粉黛,但卻絲毫無損於她的美貌。

她邊看著眾人,邊想起今日一早和莫伯以及鄭杭肅在帳篷里所悄悄密謀之事。

密謀的戰爭的時間就定在除夕之夜。

她不知道密謀之事可否成功,如果除夕之夜的事情按計劃正常進行,那麼,胡家的天下將岌岌可危。

她的復仇十步將已經走了九步。

正想著時,她便看到了她要等的人。

縱然來人有著通身清冷的拒人千里之外的氣質,但她卻心裡一動。

「鄭大哥,我在這裡。」她沖著他搖了搖手。

不小心在外面叫他「鄭大哥」,她便往四周看了看,見沒有人注意自己,也沒有人注意到鄭杭肅,她方才放了些心。

說起來,礁州城內百姓幾乎沒有人見過自己和鄭杭肅,因為那日兵營進來時,是以水工的身份進來的,沒引起礁州城人的注意,而進來以後,她和鄭杭肅又基本呆在兵營,沒有外出過,所以,她不太擔心自己和鄭杭肅被人認出。

當鄭杭肅走到她邊上后,對她道:「因何要約我在此處相聚?」

她道:「和你一起見見市井之氣。」

自從那日大婚後,他便沒碰過自己了。兩人平日里住著兩個帳篷,完全不像是一對剛成過親不久的夫妻。

她覺得自己理解他因何如此。有些情感,是不適合在兵營里表達的,如果自己和鄭杭肅在兵營里卿卿我我,會讓士兵們失去鬥志。

領頭的人已經耽於享樂的話,如何說服他們為自己賣命?

而且,她也覺得,在兵營里和他哪怕只是像正常夫妻一樣生活,也會讓人有點尷尬。

畢竟,整個兵營里只有自己一個女子。

所以兩人雖然名為夫妻,但實際上卻和以前一樣,各自住各自的帳篷。

在兵營里,他連自己的手也不曾牽過。

今日自己在莫伯走了以後突然想要來礁州街上走走逛逛,看看年關將近的城市,所以便喬裝打扮了一番,出了兵營,在兵營門口時,她讓守門的士兵等會告訴鄭杭肅,自己將在城內清泉茶樓里等他,讓他務必前往。

清泉茶樓是她當時和部隊一起進礁州城時路過並記住了名字的茶樓,也是她唯一能記起店名的茶樓,所以,她便將和他的相聚地點選在此處。

眼下,當他坐在自己對面后,她對他道:「鄭大哥,你想喝什麼茶?」

剛才她只為自己叫了杯菊花茶,並沒有為他叫茶。

他道:「白茶。」

她叫來店小二,讓他上一杯礁州本地產的白茶。

茶上來后,因為擔心被人認出,兩人在飲茶時並沒有過多交談,偶爾談幾句也如同猜啞謎一般。

飲了茶后,她道:「今日街上很是熱鬧,我們出去走走。」

說完,也不待他回答,便來到他那邊,牽住他的手,將他從座位上拉了起來。

他並沒有拒絕她的提議。

!。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06章 相約

90.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