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3章

第513章

於嬤嬤於是又返回了青枝的房間,對青枝道:「四公子,那個齊方說了,陸家三公子讓你過去是因為吳山病了,他說你要是不去,他就只好一直在門口等著了。」

青枝雖然猜到齊方說的是謊話,但是,又擔心他一直等在門口,等會被來來往往的人看到,又要說閑話了。畢竟江北城有誰不知道齊方是陸世康的貼身護衛。

無奈之下,她只好往藥房後門處走去,到了藥房,提了藥箱后,開了藥房的門,往左一看,就見齊方正站在院門處。

她對齊方道:「齊方,走吧。」

齊方見她出來了,驚喜說道:「孔大夫您決定去了?」

青枝「嗯」了一聲,不再多說。

齊方為了顯得自己沒有騙人,道:「孔大夫,我和你說,吳山他是真的病了。」

青枝又「嗯」了一聲,心道他這點心思她還能不懂?他無非是怕來來回回多費功夫,才這樣說謊的。

齊方這時又道:「孔大夫,那您慢慢走,我走得快,就先走一步了。」說著便急匆匆往陸府走去。

他要早點回去告訴吳山一聲,讓他裝病人。

不管怎麼說,這謊還是要圓一下的,等會孔大夫過去一看吳山活蹦亂跳的,豈不顯得自己這人不夠誠實?

齊方一路小跑著回到了陸府里陸世康的院子,到了三公子的房間,就見吳山正陪著三公子下棋,兩人一邊一個坐在榻上,吳山那邊愁眉苦臉,看樣子快要輸了,他趕緊道:「吳山,快回你自己那屋去,我為了讓孔大夫能過來,就跟她說你病了,上吐下瀉。她馬上過來了,。,你快回去裝病人去。」

吳山白了他一眼,道:「你為什麼不說周大周三病了?非得說我?」

齊方道:「周大周三不如你會演戲啊?他們兩個粗枝大葉的,演不像!」

吳山無奈起身道:「三公子,我暫時不能陪您下棋了,我得回去裝病人了。」

陸世康道:「去吧。」

吳山從榻前起了身,出了三公子這邊的門,來到西邊自己那間,便把被子鋪好,然後躺在了被子里,等著孔大夫的到來。

當聽到房門外響起齊方大聲說話的聲音「孔大夫您來了?」時,他便意識是齊方在向自己暗地裡通報孔大夫已經來了,讓自己開始演戲,於是,他便開始哼哼起來。

青枝來到他房門外時,便聽到了他的呻吟聲。

她內心一笑,心道,裝得還像模像樣。

來到他床邊時,她問:「吳山,聽齊方說你今日上吐下瀉?」

吳山呻吟了一聲,然後道:「是的,自今日下午開始的。今天中午吃的全都吐出來了!還好我三公子念在我生病的份上,讓我就這麼躺著。我已經躺了一個下午了。」

青枝心裡暗笑,一般說謊的人為了讓自己的謊言可信,會說的格外多,這吳山也不例外,她只不過問了一句,他便說了那麼多。

「你的手放在外面,我給你把把看。」

吳山便把手伸了出來,不過,剛伸出被子的時候,他縮了一下手,心道,孔大夫若真是個女子,讓她把脈好像有點不太合乎禮節。

猶豫再三,他還是把手伸出去了。

青枝便為他把脈,把了一會兒之後,把他的手放下,說道:「你這上吐下瀉是因為身體有別的病症所致。我把著,你的病症可不止一種。」

吳山一聽,慌了,心道,難道自己身體真有什麼病被孔大夫給把出來了?

「什……什麼病?孔大夫您說清楚一點。」

青枝道:「忠心病。」

她的言下之意便是,吳山為了配合齊方的謊言,不惜裝病,對陸世康可謂是一片忠心了。

「中心病?這是什麼病?」吳山不解問道。

青枝道:「此病有一種特徵。」

「什麼特徵?」吳山眼巴巴地看著青枝,心道,自己難道患了一種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怪病?這「中心病」可是與心臟有關?

這麼一想,他就感覺到自己的心砰砰跳著。

青枝道:「此病的特徵便是為了幫助某些人達到他的目的,不惜讓自己付出一切,哪怕說謊,也在所不惜。」

吳山聽到這兒,意識到孔大夫在和他開玩笑呢,原來自己根本沒病,他剛才心裡的慌亂一掃而光,道:「孔大夫我知道你說的是『忠心病』而不是『中心病』了。不過呢,您說說,我要是對我三公子都不忠心,我還能對誰忠心去?」說著從床上起了身,「剛才裝的我可難受了,好在現在不需要再裝了!」

青枝提著藥箱起身道:「既然你沒事,我便回了。」

說著,提著藥箱便要離開。

吳山怕她出了門便往出府的方向走去,連忙在她身後叫道:「孔大夫,您可別真回去啊,我們三公子還找您有事呢,您既然來了,就去他那屋裡坐坐吧。」

青枝道:「我和他沒什麼說的。」

說話間她已經出了吳山的門,來到了院子里。

院門在東邊,往院門處走要經過陸世康的房間,經過陸世康那個房間時,就見他正抱臂站在門前。

她心裡驀然一跳,但腳下卻沒停留,徑直往院門方向走。

經過他門前後,還未往前走上幾步,突然聽到身後他的聲音:「孔大夫,不進來坐坐?」

她停了停步子,又接著往前走,「沒什麼好坐的。本大夫事務繁忙。」

「我聽聞孔大夫今日閑了一天。」

她惱道:「你又沒看到我做了什麼,又怎麼知道我閑還是忙?」

嘴裡說著,腳步還是沒停。

匆匆忙忙走到院門處時,她打算開門,卻發現院門不知被誰在裡面鎖上了,於是站在那兒道:「這門什麼時候鎖的?」

陸世康道:「本公子對此事一無所知。」

青枝道:「誰要相信你的話?肯定是你命人鎖的。你不命人鎖上,誰會主動過來鎖上?」

陸世康悠悠道:「孔大夫此次真的錯怪本公子了。」

齊方在自己屋子裡往外看著院子里的兩個人,聽著他們的一問一答,憋著笑。門是他主動鎖上去的,因為他怕孔大夫等會就走了,所以,便擅自把門鎖上了。

他接著注意院子里的一舉一動。讓他意料不及的是,因為孔大夫一直固執地站在院門處,所以,他看到他三公子走到院門處,便把孔大夫扛在肩上扛回了院子。

「放我下來,我得回去。」孔大夫低聲說著彷彿唯恐院子里其他人聽到聲音。

「本公子真的和孔大夫有事相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3章

91.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