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忠心小廝

第514章 忠心小廝

陸世康把青枝扛在自己房間后,便把她放了下來。

青枝被他放下以後,立刻站得離他遠遠的,問:「你有什麼事要和本大夫相商?」

之所以站那麼遠,是因為他這裡小廝太多,誰知道什麼時候會有個人突然出現。今日自己的事情大家定然都聽說了,所以,在這裡便不可能和他過於親近。

陸世康回她道:「正事。」

青枝問:「什麼正事?」一般他說正事多半不會是真的正事。

陸世康道:「孔大夫如今既然身份已經暴露,打算什麼時候嫁本公子?」

青枝道:「哼,就知道你沒正事。既然你沒正事,那我便走了。」

陸世康道:「那在孔大夫眼裡,什麼才是正事?」

青枝道:「我給人看病是正事,你給太子殿下出謀劃策是正事。」

就聽他道:「明白了,在孔大夫眼裡,關乎他人的事情都是正事,關乎自己的便不是正事。然而在本公子眼裡,最正的事,便是和孔大夫的事。」

青枝不知道怎麼回答他,沉默片刻后道:「本大夫現在暫沒想過這事。」

「那孔大夫打算什麼時候想想這事?」

「我……什麼時候都不打算想。」青枝道。

「孔大夫又開始口是心非了。」

「誰口是心非了?」

「孔大夫。」

青枝道:「你能不能說點正經的?」

「能。」

「那你說吧。」

「本公子知道孔大夫今日必然各種焦慮,不過,本公子已經為孔大夫想好之後的人生了。那便是嫁進陸府,從此過上無需操勞無需擔憂的生活。」

「既然你還是不說正經事,我便走了。」青枝道。

說著就開始邁步。

剛走兩步,就聽到背後他的腳步聲,接著自己的胳膊被他抓住了,耳旁響起他的聲音:「孔大夫這事,本公子已經想好解決之法。孔大夫放心,不需兩日,你便可以像以前一樣當個受人尊敬的大夫。」

「什麼辦法?」她愣了一下,問。

「主動出擊。」

「怎麼主動出擊?」

「我們坐下來慢慢說。」他道。

.

隔壁的隔壁的房間里,王呂在來回踱著步子。

他剛才從窗口那兒看到孔大夫被三公子扛著進來了。

這便是他深為憂慮的事情。

之所以憂慮,是因為他認為孔大夫若果真是女子,必是個輕薄女子。

他還記得那日下雨的巷子里,孔大夫和大詩人何池的一同站在傘下的親昵場景。

所以,看到三公子竟然把那事給忘記了,還對孔大夫深情有加,他就不由為三公子感到不值。

而何櫻的痴情他是看在眼裡的。

何櫻這麼多年除了三公子可沒有和任何其他公子曖昧過,按她那美貌來說,肯定傾慕她的貴公子不在少數,但是,她卻能一直對三公子保持一顆痴心。

太不容易了,畢竟這麼多年了。換了誰早都放棄了。

所以,這麼一對比,他就覺得三公子以後的夫人是何櫻的話三公子才是幸福的。

可是,現在孔大夫就在三公子的房裡,還是在這麼一個敏感的時刻,這可怎麼整?

他在房裡長吁短嘆,想不出什麼辦法。

他想找個借口去三公子的房裡,讓三公子和孔大夫兩人之間沒有私處的時間,但是,思來想去,又想不到好的借口,只能繼續長吁短嘆。

過了一會兒他想到,也許該找找其他人商量商量這事。

他決定找齊方商量這事。

之所以找齊方,因為齊方和自己一樣,跟著三公子去過兵營,對三公子和孔大夫的事情比其他人更清楚一點。

於是,主意一定,他便來到了齊方的房間。

齊方的房間就在他隔壁,也在三公子的隔壁,吳山的房間在三公子房間的西邊,齊方的房間就在三公子房間的東邊。

來到齊方的房間后,他就看到齊方坐在他自己床上呆著。背後的被子已經鋪開,看樣子準備睡覺了。

「齊方,你怎麼真把孔大夫叫來了?」王呂開口就道。

「三公子讓我去叫她,我自然得去叫了。」齊方道。

「你就不知道故意去別處走走,再回來告訴咱三公子她不願意來?」王呂道。

「可是,我為什麼要那麼做?」齊方問。

「你也不想咱三公子和孔大夫真牽扯不清吧?眼下她可是被江北城裡的百姓們痛罵的那個人。今天大街小巷裡,大多數人都在罵她,你不會不知道吧?」

「可是,咱三公子覺得這不是事,你操那心幹嘛?」齊方覺得王呂一進來的神情就憂心沖沖,眼下又指責自己真將孔大夫叫來了,讓他很是不解。

王呂瞪了他一眼,大了點聲音道:「你說我操那心幹嘛?怎麼,你不想咱三公子以後能不能幸福?你說,和孔大夫在一起,他能有幸福?」

齊方低聲道:「你小點聲,萬一三公子和孔大夫在那邊聽到了,多尷尬。」

王呂於是小了點聲音道:「你真不為咱三公子想想?」

齊方道:「我怎麼沒為他想了?」

王呂道:「你不阻止他和孔大夫這事,就是不為他著想。」

齊方道:「我怎麼阻止啊?咱三公子是那種旁人能阻止得了的人?再說了,孔大夫人不是蠻好嘛?要她真是女的,和咱三公子以後能在一起,我肯定支持。」

王呂嘆了口氣,道:「你是真不了解孔大夫,所以才覺得她好。」

齊方問:「她怎麼不好了?」

王呂道:「我本來不想說人壞話的,畢竟那樣做顯得我一個大男人太嘴碎,但是,現在我是不得不說了,因為我再不說,他們兩人的事情就得成真了。那以後咱家三公子有的是吃頭吃了!」

齊方張著嘴看著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樣子,問:「怎麼,你發現了孔大夫什麼缺點了?」

王呂沒回答他,而是問道:「你可還記得有次咱三公子從虹州回江北城,然後回去以後就像變了個人似的?」

齊方點頭道:「當然記得了。」

這是他第一次見到三公子失魂落魄,萬念俱灰的模樣,怎麼可能不記得?

王呂道:「你可知那天三公子回到江北城以後看到了什麼?」

齊方急急問道:「看到什麼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4章 忠心小廝

9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