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9章

第519章

青枝道:「所謂主動出擊,就是不等對方有行動,自己先有行動。」

於其書看了她一眼,問:「什麼行動?」

青枝道:「也模仿那個害我之人寫一封信。」

「信的內容是什麼?」

青枝答道:「信是以我的敵人的口吻來寫,也寫給今日一早收到那些信的人,信的內容是把他們集結於一個地方,這樣他們就會商討對付我的辦法。這麼多藥房的人集結在一塊,肯定會想辦法讓我再也行不了醫。我一定會被他們叫去當眾辱罵,這樣,到時候我就可以說服他們。」

「說服得了嗎?」於其書困惑地看了她一眼。

「自然是說服不了,只不過,在中途,會有一個重要人物出現,他的出現將會扭轉局面。」

「重要人物?會是誰?」於其書問。

青枝道:「我也不知道,陸公子並沒有對我提及此人的名字。」

於其書道:「會是……那誰嗎?」

一個稱呼在他嘴裡呼之欲出,但終究沒有出口。

青枝似乎猜到他未說出口的那個稱呼,道:「我也不知。」

於其書點頭道:「陸公子的這個辦法,倒是極好。對你以及對藥房來說,這事都不能拖延太久,就怕時日一久,大家都習慣了不再來此處,以後孔家藥房想再有起色就難了。現在用這種辦法主動激化矛盾,然後化解,你便從這件事情中解脫出來了。」

青枝道:「其實之前我也想過這個辦法,但是,因為我明白僅靠我自己此事行不通,所以不敢用此法。如今陸公子說有重要人物出場,那麼勝算終究會大上許多。」

於其書道:「那麼,我來寫信吧?你的筆跡必然被江北城人熟知,我來寫信對他們而言字跡是陌生的。」

青枝道:「那就辛苦師兄了。」

於其書拿起櫃檯一角的筆盒中放著的筆,以及放於筆盒邊上的平時寫方子的紙張,然後將墨推到自己面前,剛剛將筆放於墨中時,看了青枝一眼,問道:「可用此紙寫嗎?」

他不知道孔家藥房的紙張會不會被人認出。

青枝道:「可以。此紙是江北城眾多藥房常用紙,和其他藥房的紙並無兩樣。」

於其書便放心地拿筆沾了沾墨水,道:「如此便好。要麼你念我寫?」

青枝沉思了片刻,道:「有女為大夫,乃江北葯界之辱,此女若仍招搖行醫,天理難容,吾輩需同心協力,掃奸除惡,望各位同行於明日巳時在六里長汀最北端水的湖邊一聚,共商大計。

在她話音落下不久后,於其書已經寫好了一份。將筆暫時停留在紙張旁,他問:「還需寫上幾份?」

青枝道:「八份,江北城共有十家藥房,除了我家藥房之外還有九家藥房。」

於其書便開始拿了一疊紙抄寫剛才寫的那張。

剩下的八份全都寫好后,於其書道:「要麼我自己去送吧。」

青枝道:「你對江北城不甚熟,還是我去送信吧。」她明白要是讓於其書去的話,必然會走上不少冤枉路。

於其書道:「可是,這麼晚了你一個人去送信,和送到什麼時候,你一個女子,在這樣的深夜總歸是不太方便。」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19章

9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