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0章

第520章

青枝正猶豫時,於其書道:「不過你顧慮的也對,我確是不太熟悉江北城,要不然我們同去?」

青枝點頭道:「好。不過,我得換個裝扮,不然這樣出門會容易被人認出。」雖然現在已經不早,但是,江北城有些好酒之人會在外面喝到深夜才歸家,也會有一些發燒的病人去找大夫行醫,所以,她不能穿自己本來的衣服就這麼出發。

「那你先去換身衣服,我先在藥房等你。」於其書道。

青枝便離開了藥房,回去了自己房間里換了身以前用來喬裝打扮的衣服,之後又回到了藥房。由於孔家其他主僕大多都已經睡了,所以,她來來去去沒有驚醒任何人。

她再次來到藥房后,便熄了藥房的燈,然後和於其書一起出了藥房,關了藥房的門后,兩人便先往城北走去。

九家藥房分散在江北城各處,此時有的藥房已經關門,有的藥房因有病人過來而在開著燈。遇到這樣的藥房的時候,兩人就不得不藏在一邊等待,一直等到病人離開,藥房關門才能將信塞到藥房門下。

所以,雖然信只有九份,但需要的時間卻不少,直到丑時三刻,兩人才把信送完。

因為時間太晚,回兵營多有不便,且於其書明日還想看看事情的後續,所以,信送完后,他便沒有回兵營,而是和青枝一起回了孔家。

他睡覺的地方就在原來錢六的房間,那是藥房邊上的一個耳房,裡面有一張床,一張桌子,一個柜子,再沒有其他傢具。他攤開錢六走時疊好的被子,便躺了上去。

青枝則回了後院自己的房間,因為太累太困,她在洗漱以後幾乎一沾床便睡了。

.

雖然青枝這個晚上睡得頗晚,但今夜有一個人並沒有比她睡得早上多久,那個人便是何櫻。

夜深了,何櫻房裡的燈光也已經熄滅,但她的腦子卻還清醒得很。

一想到自己還沒把孔青之這個隱患除掉,而自己明日一大早就要出發,她便難以入眠。

武二帶給她的消息,亦是她的不眠的原因之一。

那武二當時在孔家對面的巷子里徘徊時,看到齊方帶了青枝去陸府的時候,便一路遠遠地跟著兩人也一起進了陸府。

由於他知道兩人肯定是去陸府的,所以,他便讓自己與他們之間隔開相當遠的距離,以免他們發現。

這武二由於也是何家的多年小廝,陸府守門的小廝都認識他,他進出陸府一般不會受到盤問,所以,他輕而易舉地在齊方和青枝進去以後沒多久也進了陸府。

但他並沒有回到何櫻的院子,而是悄悄地來到陸世康的院牆外。

他爬到牆邊的一棵樹上,由於怕整個身子在樹上過於顯眼,他只爬到可以看到院內情況的高度處便停了下來,緊抱在樹上往院內看著。

當發現院子里沒有一個人,各個房間都亮著燈的時候,他便藉助這棵樹進到了院子里。

到了院子里以後,他便輕手輕腳來到陸世康的房間的窗外。

躬腰站在窗前,他悄悄聽著裡面的對話。

他聽了沒多久,就被王呂發現了,他驚慌地向陸世康院子的北牆跑去,那面牆是陸府的外牆,翻過這堵牆就出了陸府了。

出了陸府以後,他七拐八拐地把王呂拐在了身後,在王呂不再跟著他以後,他沒敢直接回陸府,怕陸府的人在尋找刺客,若自己在這個時間點從外面回去的話,有這個嫌疑,所以,他在外面晃蕩到了戌時左右,才翻越院牆來到了何櫻的院子。

他剛進院子,就看到了代五正站在東側屋門口那兒。代五正打算出門找他去。

代五一看到他便問:「你去哪了?」

他沒回他,怕自己聲音太大驚動了隔壁院子里住著的老太太和老太太的丫頭。

他來到東側屋邊時才低聲對代五道:「到時再和你說,我有話先和咱們姑娘說,她睡了嗎?」

代五道:「應該沒有,剛才我站在門口好像還聽到了她的婭兒的對話呢。」

武二便徑直來到何櫻房間門外,敲了敲門。

很快婭兒出來開門,但只把門開了一條縫隙,看是武二,略略將門開大了一些,道:「你去哪了?現在才來!你現在找姑娘有何事?」

武二隻回答她後面那句問話道:「我找姑娘有事和她說。可能她會想聽聽我今日聽到的對話。」

婭兒問:「什麼人的對話?」

武二道:「陸世康和孔大夫的。」

婭兒便把門全開了,對他道:「你先在這兒站著,我進去看看姑娘睡了沒有,若她睡了,你就明日再和她說吧。」

婭兒說話間便轉身進了屋裡,來到東邊何櫻的卧房,見燈還未關,何櫻正在閉著眼睛,也不知道睡了沒有,於是輕聲問:「姑娘您睡了嗎?」

何櫻睜開了眼睛,道:「還沒。」

婭兒知道為何今日姑娘這麼晚都難以入睡,她嘆了口氣,道:「武二回來了,說是他今日聽到了陸世康和孔大夫的對話,問您想不想聽聽?」

何櫻剛才還懨懨的,現在突然來了精神,她從床上坐起,理了理頭髮,對婭兒道:「你把他叫進來。」

本來她是不喜歡下人尤其是男下人進她的卧房的,但現在懶得起床穿外衣,於是決定讓武二直接進來。

在婭兒去叫武二時,她順手拿起床鋪邊的榻上放著的披肩,往身上披了披。

武二來到何櫻的卧房后,見何櫻就坐在床上,披著一件粉色披肩,頭髮有些凌亂,但卻有種慵懶的美,這是他以前從未見過的她的樣子,他不禁在心裡感慨,自己家姑娘就是漂亮,不管是他以前見到的她盛妝的樣子也好,還是這樣頭髮凌亂的樣子也罷,都美得不可方物。

再一想陸世康對自己家姑娘不屑一顧,他就對陸世康恨得牙痒痒。要是現在陸世康在他面前,他可能會不顧一切地打他一頓,哪怕被何家人就此逐出家門,他也不在乎。

他對何櫻道:「姑娘,我今日偷偷去了陸世康的院子,在他牆外面聽到了他和孔大夫的一些對話,不知道您想不想知道他們談話的內容?」

何櫻道:「你說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0章

92.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