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1章 六里長汀

第521章 六里長汀

武二道:「我站在窗口時,就聽到陸世康在說』那在孔大夫眼裡,什麼才是正事?』

孔大夫說,』我給病人看病是正事,你給太子殿下出謀劃策是正事。』

然後我聽到陸世康就說』明白了,在孔大夫眼裡和他人有關的事情都是正事,和自己有關的便不是正事。但在本公子眼裡,最正的事,便是和孔大夫的事。』

孔大夫回答他說『本大夫現在暫沒想過這事。『

陸世康就說』孔大夫打算什麼時候想這事?』

孔大夫說』什麼時候都不打算想。『

陸世康說』孔大夫又開始口是心非了。『

孔大夫說』誰口是心非了?『

陸世康說』孔大夫。『

孔大夫說』你能不能說點正經的?『

陸世康說』能『

孔大夫說』那你說吧。『

陸世康說『本公子知道孔大夫今日必然各種焦慮,不過,本公子已經為孔大夫想好之後的人生了。那便是嫁進陸府,從此過上無需操勞無需擔憂的生活。』

孔大夫說『既然你還是不說正經事,我便走了。』

孔大夫說著正打算走,陸世康就上前一步抓住了孔大夫的胳膊,說『孔大夫這事,本公子已經想好解決的辦法。孔大夫放心,不需兩日,你便可以像以前一樣當個受人尊敬的大夫。』

孔大夫問『什麼辦法?』

陸世康說『主動出擊。』

孔大夫說『怎麼主動出擊?』

陸世康說『我們坐下來慢慢說。』

然後陸世康把孔大夫拉到榻上,他自己倒了杯茶,給孔大夫也倒了一杯,說『孔大夫喝茶『

孔大夫說她不喝,讓陸世康說正事,陸世康就說』孔大夫若想破解此局,就也要寫信,寫一封對自己不利的信......『我剛剛聽到這兒,就被王呂發現了,於是我就趕緊逃掉了。」

武二說到這兒,悄悄觀察何櫻的臉色,只見她滿臉的嫉妒之色,這讓她本來好看的容貌顯得失色不少。

婭兒道:「真沒想到,咱們姑娘那麼努力想讓陸世康喜歡,陸世康連正面都不看咱們姑娘一眼,這孔大夫對陸世康百般拒絕,反到的得到了陸世康的愛慕。這說明什麼,說明男的就是喜歡不喜歡自己的人,太容易得到的,他們就不感興趣!」

之前她習慣和陸府里其他下人一樣稱陸世康為三公子,或是和何櫻一樣稱三表哥,或是按她自己的稱法喊他表公子,現在也和武二一樣直呼陸世康的名字。

那武二以前也並沒有對陸世康直呼其名過,這次因為實在生氣就直呼其名了。

從剛才武二的敘述里,婭兒看出來了,那孔大夫似乎對陸世康還有些抗拒,畢竟她似乎表現得不想在他房間多呆。

武二也道:「就是這樣,婭二說的對。我看那陸世康就是那種得不到就是好的,姑娘咱離開這兒吧,以後再莫來了!咱還年輕,犯不上和他拖一輩子。」

婭兒也道:「就是,咱回去以後這兒就再也不來了!」

兩人說完眼睜睜看著何櫻,只見她眼裡閃過一絲恨恨的神色,咬牙切齒地說:「我只想知道這次他又能愛她多久?他遲早會對她厭倦的。」

婭兒愣了一下,隨即說道:「倒也是,陸世康這人,喜歡一個人也就是幾個月的時間,過了幾個月就不喜歡了,但是,也不見的他就會......」後面她想說的是「喜歡你啊……」但怕這話會讓何櫻尷尬,也就沒說下去。

武二道:「我是不明白了,姑娘你為什麼一定要自己作踐自己,像他這樣喜歡誰都不長久的人,你有必要等下去嗎?」

何櫻道:「婭兒你先去睡覺,我有話和武二說。」

婭兒不知道何櫻想單獨和武二說什麼,心裡有些好奇,但既然姑娘命令了,她便應了聲,回了自己那間屋睡覺去了。

婭兒走後,何櫻讓武二靠近自己,對他低聲說了幾句話,武二連連點頭。

然後武二才回自己屋睡覺去了。

現在,何櫻躺在床上,一想起武二說的陸世康和孔青枝的對話便無比憤怒,無比失落。

唯有想起自己明日的計劃,她才會臉上顯出笑容,那當然不會是開心的笑容,而復仇式的充滿恨意的笑容。

.

第二日。

江北城一大早便天色陰沉。北風呼呼地從大街小巷穿過,擊打著無數人家的窗戶,發出砰砰的聲響。

城南的劉家藥房的老爺子劉尹貴在起床開了藥房門以後,驚訝地發現自己的門下今日又有一封信。

之所以說「又」,是因為昨天一早他也在門下撿到了一封信。

「昨兒一封信,今兒又一封信。」他喃喃自語著走到信邊彎腰用他枯瘦如干枝的手把信撿了起來,拿在手裡,撕開了信封。

他看著信上的字,一字一句地念了起來:「有女為大夫,乃江北葯界之辱,此女若仍招搖行醫,天理難容,吾輩需同心協力,掃奸除惡,望各位同行於明日巳時在六里長汀最北端的湖邊一聚,共商大計。」

他拿著信又自言自語道:「又是關於孔青枝那小子的,不對,這話是不是該該改成又是關於孔青之那姑娘的?這又是誰寫的信?和昨兒的信看起來字可不一樣,這個信看內容是哪個大夫寫的,又是誰呢……」

他拿著信瞅了瞅,把它放在櫃檯上,他決定了,就按著信里說的話做,也就是說,今日巳時,他會去信上說的地點,和其他大夫一起共商討伐孔青之的計劃。

和他一樣,江北城其他藥房里的大夫也在開門的時候看到了這封信,他們和劉尹貴一樣,都決定準時趕往六里長汀北端的岸邊。

巳時還差半刻時,江北城的所有大夫都已經集結在六里長汀的岸邊了。

岸邊有個涼亭,風在涼亭里沒有一點兒遮擋,還是那麼大,帶著刺骨的寒冷吹得這群人縮著脖子。

他們每當一個人進來后,就問信是不是這個剛來的人寫的,問到後面他們發現,他們中誰都沒寫這封信,這不由讓他們有些驚訝。

他們猜測,要麼是有人寫了而不敢承認,怕到時候被孔家知道自己是主謀而得罪孔家,要麼信就是孔家的仇人寫的,借他們的力量試圖打擊孔青之。

「咱們是不是該把孔青之也叫來?這件事情是關於她的。」方家二公子說道。。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1章 六里長汀

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