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6章 說服

第526章 說服

下轎的人身穿白色緞袍,乍一看與平常人穿著無異,但衣服上的金絲滾邊上綉著的四爪蛟龍讓人一眼便明白下轎之人便是太子殿下。

青枝看到太子殿下下了轎,瞬間明白了陸世康口中的「大人物」便是太子殿下了。雖然她之前曾經猜測過是他,但親眼看到他的人,才真敢信了。自己的這點小事竟然勞煩到太子殿下,她在心裡有點過意不去。

太子殿下一下了轎,所有圍觀者都睜大了眼睛,似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有人反應過了喊聲了聲:「這是太子殿下!」那人在之前太子蕭帶兵來江北城時曾經見過他的真容。

聽到他這聲喊,在場的所有人連忙行稽首四拜禮,等禮畢后,太子殿下說了聲:「平身。」

大家於是起身。

除了青枝,在場的其他人都在心裡猜測著太子殿下來此的動機,是偶然經過還是特意前來。太子殿下不說話,沒有敢先開口說話。尤其是在場的這些大夫們,個個低著頭,不敢看向太子殿下。畢竟,人人都知道孔青之在太子殿下的兵營里呆過不少日子。

太子殿下道:「孤偶然路過此地,見這裡人數眾多,便在人群外傾聽了片刻。沒想到原來大家都是因為孔大夫的事情而來。」

孔青之躬身道:「草民的事情驚擾到太子殿下了,草民心裡甚是不安。」

太子殿下道:「孔大夫剛才說的那些話,孤都聽到了,孤認為孔大夫所言甚是。」

他這話一出,在場的大夫們臉上就開始冒冷汗。

太子殿下繼續說道:「首先,大隸並無任何律例規定女子不能行醫,再者,所謂的醫術傳男不傳女本就是民間延續的不當的風俗,是大夫們唯恐醫術外傳家產外流而導致的不合理現象,不該任由它繼續下去。」

錢才這時應道:「太子殿下說的極是,這本就是不合理的現象,是時候該改改了。」

其他大夫見錢才如此善於見風使舵,這麼快就開始順著太子殿下的話說了,於是都抬頭看了他一眼,但沒有人說話。

太子殿下又道:「孔大夫為人如何,醫品如何,醫術如何,孤再清楚不過。孤認為,對於孔大夫這等不可多得的女中神醫,江北城人應該加倍愛護才是,你們江北城人,應該慶幸出了這麼個不可多得的人才,畢竟,她的出現,對你們江北城人最是有利。」

人群仍是一片寂靜,除了太子殿下的話,只能聽到呼呼的風聲,以及六里長汀里的河水拍打河岸的聲響。

太子蕭暫停了片刻,繼續道:「其他地方的人想要找她治病,需翻山越嶺,走上幾天幾夜甚至幾個月。定有不少本就缺衣少穿的人耗盡盤纏,東借西借,才能來到江北城,得到她的醫治。但你們卻只需不到半個時辰的功夫,便能得到她的親手醫治,你們江北城人相比於其他地方的人,是何其幸運。對於如此不可多得的大夫,你們真心希望她離開江北城嗎?孤深信,她若離開江北城去了別處,一定會得到其他城市的市民的擁護愛戴。」

青枝暗道,太子殿下便是太子殿下,了了幾句卻極具說服力,讓她甚是佩服他的口才。

他如此這般誇她,她有些汗顏。

這時人群中一個年輕人率先道:「太子殿下說的甚是,我們江北城人能擁有孔大夫這樣的大夫,是我們的幸運!我們這些人本來也不打算反對孔大夫的,只是這些其他大夫們在從中興風作浪,讓我們也誤解了孔大夫!」

這句是於其書說的,青枝一下便聽出來了,她沒有想到他也在人群中,而且還以這樣的方式在支持自己。

她往他說話的方向看了一眼,沒找到他。

於其書話音落後,一位剛才站在了北邊的江北城百姓也立即說道:「太子殿下說的這番話讓我們茅塞頓開!我們現在才知道我們之前是何等的糊塗!」

接下來又有更多江北城百姓表態支持孔大夫,說的話大抵類似。不管南邊還是北邊,都是一片支持青枝的聲音。

甚至還有一個年輕姑娘也在支持青枝,因為那個年輕姑娘的父親是被青枝醫治好的,所以一直對青枝有感激之心,剛才站隊時她就站在支持青枝的南邊那一邊的。

錢才見江北城的百姓們都開始支持孔青之,也跟著說道:「太子殿下,草民有一句話要說,草民本來也很支持孔大夫留下來的!聽了太子殿下一言后,草民就更支持孔大夫留下來了!她留下來我們也能跟著學點醫術不是?我們這些大夫都是被別有用心的人給利用了!比如草民吧,今日要不是在門底下看到一封信,說讓草民來這兒,草民肯定不會特意過來批判孔大夫的。草民真的是被人利用了!」

他現在有點想巴結青枝了,因為他發現太子蕭是非常欣賞孔大夫的,那麼,誰反對孔大夫,就無異反對太子殿下。在他看來,以後巴結孔青之也許能得到些好處也說不定。

這時除了方遠,其他大夫也一起道:「太子殿下,草民也是被人給利用了!我們也都收到了一封信。」

太子殿下道:「各位大夫們有過則改,孤甚是欣慰。希望你們江北城所有大夫以後可以和睦相處。」

太子殿下說到這兒時看了一眼青枝,道:「孔大夫,孤昨日睡得有些晚,今日一早開始便甚是頭痛,孤下午會回所居之處,到時有請孔大夫去孤的居住之處為孤看上一看。」

青枝知道,他頭痛大概是假,以實際行動支持自己是真,他的這句話無非是想向眾人表明,他並不避諱她是個女子就拒絕她的醫治。

而之所以讓她下午才去為他醫治,她猜測他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認為他確實是有事外出偶然路過此地而已。

她趕緊躬身道:「謝太子殿下認可草民的醫術,草民深感榮幸,草民下午定會前去。」

太子蕭略一頜首,便轉身上了轎子。

太子蕭走後,那些大夫們沒有一個人和青枝說話,就那麼離開了涼亭,倒是些江北城的百姓和青枝打了聲招呼后才離開。

青枝環顧了一眼離去的人群,沒在人群里看到於其書的影子,心道,也許他是喬裝打扮而來。又等了片刻,最後人都走光了,也不見他的人,便一個人離開了涼亭處。

.

話說於其書其實是在人群剛開始散場的時候被一個老者拉走了。

那老者先是敲了敲他的肩,待他迴轉身時,便對他擺了擺手,示意他不要說話。

於其書沒看出那人是誰,但覺得他目光看起來非常親切,便問:「請問你是誰?」

那人壓低聲音道:「等離開這兒再說。」

於其書本來不想跟著他,但又不想在這兒和這人推推搡搡被人認出自己是誰,於是便跟著他走了一段路。

這人帶著他來到了六里長汀河邊的一片樹林里,便在距離河岸有十來丈遠的一棵樹下坐了下來,並指了指自己的身側,讓於其書也坐下來。

於其書沒有坐下來,只是問:「不知這位老先生把我帶到這裡來有何事?」

老者道:「其書,你真看不出我真是誰?」

於其書聽出他的聲音正是師傅,只不過喬裝打扮之後自己沒有認出他來。剛才在人群里時他壓低聲音說話,所以他沒有聽出他的聲音。

他又驚又喜道:「師傅?您怎麼回來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6章 說服

93.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