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5章 轎內何人

第525章 轎內何人

方遠道:「你也不必在這兒冤枉誰,人人心裡都有自己的判斷。今天這些人就是因為你這件事情而來,現在少在這兒扯別的,就事論事!」

接下來他對人群道:「大家聽好了,認為孔青之有錯該停止行醫的站在北邊,認為孔青之沒錯可以繼續行醫的站在南邊,以涼亭的這個開口的地方為界限,大家可以分開站了!」

這時除了那十來個被方遠收買的混混先站到了北邊,其他人都沒有動,大多數人都是來看戲的,現在要他們自己表態,他們倒是有些猶豫了。

眼看沒有多少人動,人群還是圍成圈站著,方遠也不急,只是道:「大家也不必急於表明立場,你們可以好好想想,相互討論一下。」

這時人群開始交頭接耳地討論起來了。

青枝就在一旁聽著。

只聽有人說道:「昨日剛知道消息時我確實特別反感孔青之和他父親做的這事,但剛才聽了孔青之那話以後我又覺得,這就是他們家的私事,她和她父親確實也沒什麼對不起咱們的地方......」

有人反駁剛才說話之人:「哼,看來你也是被她的歪理給糊弄住了的人,她是個女的,卻冒充男的行醫,不管怎麼說都算是騙人了吧?為了他們孔家的醫術能不外傳,連女的都能當男的養,這難道不該譴責?不該受到該受的懲罰?」

「那你說怎麼懲罰?把人家轟出江北城?」

「就算別人不轟,她好意思在江北城再呆下去嗎?」

「反正我覺得得饒人處且饒人,犯不著欺人太甚。」

「是她父親和她自己整了這麼一出,沒有人讓他們這樣做吧?」

所謂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兩人誰也說不過誰。其他人的討論也大抵類似,人群中有支持的,也有反對她的,現在他們都正在試圖說服另一方。

還有不少是夫妻或是一家人一起來的,夫妻或是一家人的看法也有不一致的,相互吵的面紅耳赤。

青枝覺得眼下的狀況已經比自己之前想的好多了,她初始時認為大家都會站在反對自己的那一方,沒想到還有不少人是支持自己的,她暗猜大概是自己剛才的那番言論起了作用。

畢竟,昨日可沒有什麼病人去孔家藥房看病,說明大多數人在剛聽到關於自己的傳言時是反對自己的。

聽他們討論,她感覺反對自己的人和支持自己的人的比例相差應該不大,也就是說,等會站隊時,也許南北兩邊人數會差不多。

就在她留神聽著人群的討論時,突然一個站在北邊的人說道:「你們還要討論多久?這有什麼好討論的嗎?尤其是這兒的姑娘們,婆娘們,你們還用多顧慮嗎?讓孔大夫繼續行醫你們就要看清一個後果,那就是,以後你們的男人可能會去一趟孔家藥房就回來魂不守舍三天,再去一趟又魂不守舍三天,以後你們的夫君心裡還會有你們嗎?你們也不看看,孔大夫長什麼樣!」

他這話一出,剛才激烈爭吵的人群突然靜寂了片刻,一起往青枝看了過來。

似乎他們現在才明白,自己眼前的孔大夫確實是個女子,她的長相清秀而且很有特色,一雙眼睛如水清澈又深不見底。

這還是沒有塗脂抹粉的天然顏面,要是稍加打扮,化成女子的妝容,穿上女子的衣服,又該有著怎麼樣的驚艷?

一個剛成婚的女子在看了青枝一眼后,扯了扯她夫君的衣袖道:「剛才你和我爭,說什麼同情孔大夫,就是看中了她的美貌了吧?你希望她能繼續行醫,就是為了以後可以經常見她吧?」

她夫君著急說道:「你想哪去了?我就是覺得孔大夫人還不錯才支持她的!」

剛才說話的女子道:「誰信你說的?你當然要否認了!反正你要是敢站到南邊去,咱們就和離吧!」

男的聲音更急了:「和離?你因為我支持一個該支持的人就和我和離?」

「該支持的人?什麼叫該支持的人?明明是該受罰的人!反正你要是敢站在南邊,我今天就不回家了,直接回我娘家了!」

「我們今天不是要買年貨去的,你不回家怎麼行?」

「你站南邊就說明你沒打算讓我和你一起買年貨,說明你以後想和孔大夫買年貨!」

「這......這不是胡扯嘛?」男子的聲音充滿無奈。

「怎麼就胡扯了,要我還是要她,你自己選!」

這時有另一位女子對她夫婿說道:「聽到別人說的沒有,等會你要是敢站在南邊,我也和那個女子一樣,不回家了,你以後就自己過吧……」

她夫婿道:「你放心,你站哪我站哪。」

青枝聽到這兩對夫妻的對話,再回想了一下剛才那個讓姑娘們不用多顧慮的那個人的話,暗想那人肯定也是被哪個大夫收買了冒充普通人在這兒帶節奏的,他那番話是故意讓江北城的女子們對自己心懷警惕,她不得不承認,對方實在是有備而來,這事目前來看有點棘手了。

要是平常,出門的女子不多,圍觀群眾里的女子也不會太多,但現在接近年關,好多女子和夫君一起出門買年貨,所以圍觀者里女子的比例不小。要是夫君們都被他們的妻子們要挾了,那麼等會排隊時支持自己的人將會極少。

暗想時,她再環顧了一眼四周的人群,還是沒看到哪個人像是大人物,她心裡暗暗有些焦急。

接下來她聽到了更多的夫妻對話,幾乎都和剛才的兩對夫妻談話內容差不多。要麼是夫君直接答應女方站到北邊去,要麼是夫君被要挾著不得已承諾了女方等會站到北邊去。

把所有的女方都煽動成自己的敵人,她不得不承認,對方走了一步好棋。

她懷疑這些都是方遠計劃好的,因為一直是他在主持著一切。

方遠環臂看著大家討論了一會兒之後道:「大家現在討論得差不多了,不如現在就開始站隊了吧?」

人群於是開始站隊。

眼看大多數人都去了北邊,南邊只有人群五分之一時,方遠笑道:「孔大夫,看來由不得你了,江北城百姓不想讓你繼續行醫了,這江北城你想必也不好意思呆下去了吧?你有什麼打算?是年前走還是年後走?」

就在青枝認為一定是陸世康的計策出了什麼狀況的時候,突然看到了人群外有個低調的黑色轎子,剛才因為人群里三層外三層,沒看到這隻轎子,現在因為人群被分成了南北兩邊,這轎子正好在南北分界處,所以便被看到了。

她看到轎簾動了一下,緊接著一個身影從轎內走了出來。。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25章 轎內何人

94.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