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7章 從今與君長相離

第547章 從今與君長相離

外面,齊方王呂和馬東三人站在院子里聊著天兒。

由於怕驚醒孔家屋裡睡覺的人,他們聊天的時候聲音刻意壓低了。

王呂:「你們往藥房看看,藥房裡面的燈好像滅了。」

出來后,他站的地方是面對著藥房的。

齊方本來背對著藥房,便轉身往藥房看了一眼,又轉過身來,道:「好像是。」

馬東側身往藥房看了一眼,又側過身來,道:「他們可能在黑暗裡聊著天兒。」

齊方:「關著燈說話,比較好說。有什麼矛盾就解開了。」他想起想著吳山說的話,他特別想知道孔大夫為什麼會那樣說。但是,他是不願意去偷聽兩人說話的。

剛才王呂想在門外面偷聽,被他強行拽到院子里來了。

王呂哼了一聲,道:「關著燈說話怎麼就比較好說了?開著燈說和關著燈說不一樣?」

齊方道:「你管他們開燈還是關燈幹嘛?這不是你該管的事情。」

王呂道:「我是管不著,我就是覺得啊,現在一切都早了點。」

齊方問:「什麼早了點?」

王呂道:「什麼都早了點。」

馬東咳了一聲,道:「咱們說話聲音小點。」

他倒不是怕別的,是怕這邊上的鄰居聽到他們的談話,在那兒瞎猜,明天再說閑話,那可就麻煩了。

雖然現在頗晚了,但也不能保證兩邊隔壁的鄰居們就沒有起來如個廁的。

齊方也道:「嗯,咱們說話是得小點聲。」

王呂道:「哎,現在都這麼晚了,也不知道兩個人能有什麼話說。三公子喝那麼多,孔大夫還不放他回去睡覺。」

齊方道:「不是孔大夫不放咱三公子回去睡覺,不是咱三公子非要來孔大夫這兒嗎?」

王呂道:「雖然確實是咱三公子非要來的,但是,孔大夫畢竟是個女子啊,女子不該矜持點兒嗎?兩個人就算再怎麼柔情蜜意,不也得等成親了再說?要是成親了,不是有的是機會?這個時候還啥都不是呢,就這樣明目張胆的讓咱三公子呆她藥房里那麼久?萬一有旁人知道這事,不會說閑話?」

齊方道:「咱們三個不說出去,誰知道這事?」

馬東也道:「就是,不會有人知道的。我反正肯定不會說出去的。」

齊方道:「我也不會。」

王呂沒吭聲。

齊方問王呂:「王呂,你不至於要到處說吧?」

王呂道:「我才不說。但是,我保不齊會和周大周三吳山他們說說。」

齊方道:「和他們也不要說。」

王呂道:「你管我呢。」

齊方道:「你說了不就把這事傳出去了?現在快過年了,周大周三一回去,難道不會給他們家人說?」

馬東道:「你們別瞎猜了,我猜兩人在裡面肯定是因為你們家三公子醉得睡著了,我家四姑娘便把燈熄了,讓他在椅子上好好睡會。」

王呂道:「你就信你自己想的吧,反正我不信。」

馬東看著王呂,雖然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臉,但似乎也能想像他帶著埋怨的神情,便問王呂:「王哥,您對我家四姑娘是不是有什麼偏見?」

王呂道:「偏見是沒有的。」

說這話時,他腦海里又回想起那天的雨夜孔大夫和何池站在同一個傘下的情形。每當他聽到或是看到三公子和孔大夫的種種,就會想起那個畫面。

於是便在心裡一萬分地排斥孔大夫。

馬東道:「沒有偏見就好,咱們以後就是一家人了,有什麼偏見,早點說出來比較好。」

王呂道:「我哪敢對孔大夫有什麼偏見?我只是希望我家三公子眼睛睜大點,好好看清楚人心。要是他看不清楚,我也想提醒他看清楚,但是,我又能左右什麼?不能。我家三公子才不聽我廢話。」

馬東心道,王呂這是話裡有話啊。

他到底想說什麼?

齊方道:「你不在三公子面前說廢話,就在我們面前說?」

王呂道:「那我得有一個說的地方啊!」

齊方問:「那我問你,你這麼排斥孔大夫的原因是什麼?」

王呂道:「我不和你說。」

那個雨中的畫面,是只有他和三公子見過的,他不願意說出去,因為說出去了,對三公子,孔大夫,何池三個人都不利。

三公子既然原諒了孔大夫,那說明這事過去了。

但是,在他心裡可過不去。

三公子是當局者迷,他是旁觀者清啊。

.

藥房里,青枝已經點起了蠟燭。

剛才陸世康竟然就在吻著她的時候迷迷糊糊又睡著了。

點起蠟燭以後,她決定寫一封信。

一封寫給陸世康的信。

她在給病人開方子的紙上寫下下面的幾行字:

陸公子:

今日白日,我曾見你於江中之舟,與人親密無間。此後更又聽某人言,你有意納我為妾,立她為妻。此實為我不能接受之事,故決定與君相離。曾經之事,請君莫要再憶。

落款處寫下:孔姓某人

寫完以後,她覺得這封信過於羅嗦,且又顯得自己善妒和小肚雞腸,畢竟,何櫻那話顯得她可大方了,她還說什麼願意與自己共侍一夫。又想起古代男子三妻四妾實是人間平常之事,只是自己不能接受罷了。於是她把已經寫好的這信撕了,將撕破的碎片放進櫃檯桌邊腳下的廢紙簍里,又重新拿了紙張寫了一行字:

曾經之事莫再憶,從今與君長相離。

接下來,她把寫有這兩行字的紙張放進了他的袖子里,便打開了藥房的對著院子的後門,往門外喊了一聲:「齊方!」

院子里的三人聽到她的喊聲,連忙一起走了過來。

看到三人進來,她對齊方道:「齊方,你家三公子剛才不小心倒在地上了,他還是睡著,你們把他抬回去吧。」

齊方心道,也不知道三公子是一直這樣睡著還是和孔大夫說過話又睡著了,當下只是應道:「是,孔大夫,不好意思夜色這麼深打擾你了。」

然後他扭過臉對王呂道;「王呂,咱們兩個把三公子抬到轎子里去。」

馬東道:「我幫你們一把吧。」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7章 從今與君長相離

97.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