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8章 涼意

第548章 涼意

齊方和王呂以及馬東三個人一起費了老大的勁,總算把陸世康弄上了轎子。

他們抬陸世康的過程中青枝壓根兒沒看他們,也沒看陸世康,她呆坐在櫃檯前,眼睛望著外面的夜色,就好像他們通通都不存在似的。

當齊方也進了轎子,王呂開始趕車時,她也懶得出去和他們告別。

馬東站在馬車前,迴轉身見青枝沒有出來的意思,於是又轉過身,對王呂客套說了句:「王哥,路上小心些。」

王呂道:「曉得了。」

說著往馬背上抽了一鞭子,馬便開始前行。

馬車駛離孔家藥房后,王呂對齊方道:「齊方,你看到沒有?孔大夫對咱家三公子可真是不上心。咱家三公子好心來看她,她對他可沒表現出什麼歡迎的態度,當她剛來藥房那一瞬間,就能看出來不是那麼歡迎咱家三公子,咱們帶著三公子離開時,她也是連面都不露,可見,她心裡壓根兒沒有咱三公子。」

齊方在轎內扶著自己三公子,免得他坐不穩,邊扶著三公子邊伸出另一隻手把轎簾拉嚴實了些,免得風吹進來,做好這些后他對王呂說了句:「也許其中有什麼誤會?」

「誤會?不見得是誤會,我覺得孔大夫對咱家三公子就是不那麼喜歡罷了。」王呂覺得自己分析的對。

「你又怎麼知道?」齊方覺得他想多了。

「我實在忍不住了,實話和你說吧,孔大夫喜歡的可能另有其人。」王呂道。

「另有其人?誰?」齊方問,他不太相信。

「何池。你聽過他和孔大夫的傳言沒有?」王呂問。

「那肯定都是別人瞎傳的。」齊方不怎麼相信。

「以前肯定也有人也以為咱家三公子和孔大夫是瞎傳的,結果呢?不管什麼事情,都不會空穴來風。和你說吧,我見過孔大夫和何池站在同一個傘下面過。就再何池住的那個巷子里。

齊方不出聲了。對於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他不想選擇相信或是不相信。

王呂哼了一聲,道:「孔大夫明明不喜歡咱們三公子,卻和他若即若離的,怕是看上了咱們三公子的家境了。你也知道,她就是當兩百年的大夫,也過不上嫁給咱們陸府這樣的好日子。嫁給陸府,不管是對她自己,還是對於她那藥房,都有莫大的好處。她一旦嫁進陸府,江北城人自然到她那裡看病的就更多了……」

齊方道:「我看孔大夫不是這樣的人。她可不是見錢眼開的人。」

王呂道:「就怕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齊方道:「你可別把自己瞎猜的往外亂說。包括孔大夫和何池那事,都不要隨意說出去。」

王呂的話未免太毀人清譽,再說了,都是沒根據的瞎猜。

王呂道:「我也只是和你說說,其他人都沒給說過。」

齊方道:「那就好。」

.

第二日,是臘月三十。

一大早,便有雪花零零散散地飄落下來。雪一片片落在陸府的院里,瓦上,樹上,地面上,然而雪落了一會兒了,尚只有薄薄的一層。

吳山一直等在三公子的床前,等著他醒來。

昨夜,他給三公子脫下外衣睡覺的時候,感覺到袖子里似乎有個東西,於是掏了下袖子,發現裡面有一張摺疊好的紙,他把紙展開,見紙上寫著一句話:

曾經之事莫再憶,從今與君長相離。

他昨天晚上一看到這張紙條便猜,這肯定是孔大夫寫給三公子的。

因為陸媛清昨天來給他說過孔大夫說的話有些古怪,彷彿要與自己三公子劃清界限的意思,而昨天晚上三公子又去了孔大夫那兒,也不知道兩人談了什麼,問齊方和王呂,兩人一問三不知。

所以他昨天晚上便把這紙張又放回了三公子的袖子里,打算今天一早再告訴他這張紙條的事情。

許是昨夜三公子喝多了,今日便醒得晚。

眼看天色亮了許久了,三公子還是沒醒,吳山急了,倒不是因為孔大夫的紙條沒讓三公子看到而急,而是怕三公子去給老太太請安太晚了。

雖然老太太向來對三公子很是體貼,他晚去會或是不去也不會引起老太太的任何不滿,但是,今日可是臘月三十,這一日的安是不能不請,也不易過晚的。

他先是給三公子端來了洗漱用的水,然後推了推自己三公子,邊推邊說了句:「三公子,醒醒。」

連著推了幾次后,陸世康睜開了眼睛。

「三公子你醒了,快點洗漱一番去給老太太請安了。」吳山道。

他決定等他回來再給他說說孔大夫那張紙條的事情。

陸世康便起了床,洗漱了一番,去給老太太請安去了。吳山也陪著他去了。

當陸世康回來的時候,吳山小心翼翼說道:「三公子,您右邊的袖子里好像有張紙條,昨天我給您脫衣服時看到了。您看看現在那張紙條還在不在?」

陸世康伸出左手,往右邊的袖子里摸了摸,掏出了一張紙條。

將紙條展開,便看到了一句詩:

曾經之事莫再憶,從今與君長相離。

吳山在他看著這張紙條的時候一直在看著他,但見他三公子把紙條放進了袖子里,然後問:「誰放的?」

吳山回道:「我猜……是孔大夫吧。」三公子剛才那樣問,難道是沒認出孔大夫的字跡?

還是,他壓根兒沒往孔大夫那兒想?

畢竟紙上只有這麼一句話,沒有署名。

他見三公子不語,便又說了一句:「三公子,我之所以猜這兩句話是孔大夫寫的,是因為您昨夜醉了,還非要去她那裡。您還記得這事不?」

沒聽到三公子的迴音,他又看了看三公子,就見他又掏出那張紙來,在仔細看著那上面的字,彷彿想辨認出那就是孔大夫的筆跡。

他不敢說話了,怕打擾到自己三公子,於是屏息靜音,就那麼看著三公子和他手裡的那張紙。

雪花一片片落在紙上,周遭的一切似乎都帶著些涼意。涼意似乎是從這張紙上發出的,而不是從空氣中。

上一章目錄下一章

女醫青枝

···
加入書架
上一章
首頁 女醫青枝 女醫青枝詳情
上一章下一章

第548章 涼意

98.57%